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2 頁


生卻落落大方,拿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把爺爺上下打量了好幾遍,直看得爺爺額頭鼻尖都沁出了汗,覺得兩隻胳膊弔的都不是地方。女學生看出爺爺的窘迫相,忍俊不住,笑出了聲。爺爺越發窘迫尷尬,恨不能找個老鼠洞鑽進去。就在這時,彭
作者:賀緒林 / 頁數:(2 / 67)

奶奶剜了爺爺一眼:「你乾脆就說我比人家差一大截子。我是土匪,人家是洋學生嘛,肯定人家比我強。要不,過去了幾十年,你還惦唸著人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又是嘿嘿一笑:「你看你,一提劉媛媛你就上火。算了算了,我不說哩。」

我急了,央求奶奶讓爺爺快講。奶奶又剜了爺爺一眼,隨後笑道:「別賣關子了,給娃快說,看把我娃急的。」

爺爺軍人似的說了聲:「是!」接着往下講……
其實,爺爺第1次與劉媛媛接觸時,根本就沒看清女學生長得啥模樣。爺爺那時二十剛出頭,血氣方剛,風華正茂,可還從沒接觸過陌生的年輕女人。劉媛媛走進團部的一剎那,他只覺得眼前忽地一亮,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出,身子站得筆直,目不斜視。女學生卻落落大方,拿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把爺爺上下打量了好幾遍,直看得爺爺額頭鼻尖都沁出了汗,覺得兩隻胳膊弔的都不是地方。時尚書屋
女學生看出爺爺的窘迫相,忍俊不住,笑出了聲。爺爺越發窘迫尷尬,恨不能找個老鼠洞鑽進去。就在這時,彭鬍子從裏屋走了出來。女學生上前跟舅舅打招呼,彭鬍子與外甥女寒暄了幾句,便讓爺爺給外甥女沏茶。時尚書屋
爺爺的緊張勁還沒緩過來,遞茶水時竟然沒拿穩茶杯,茶水潑出來燙了女學生的手。女學生「哎喲哎喲」直叫喚,爺爺慌得拿過毛巾捉住女學生的手,擦板凳腿似的趕緊擦。爺爺的手很粗糙,力氣也很大,無意中又把女學生的纖纖細手捏疼了,女學生又「哎喲哎喲」地叫了起來,嚇得爺爺趕緊鬆開了手,不知所措。彭鬍子卻在一旁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第1次見面,劉媛媛給爺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手很綿軟,很嫩,很白。時間長了,倆人也熟識了,有時還說說閒話。一般都是劉媛媛問話,爺爺回答。
「你家在哪裡?」
「雍原賀家堡。」

「家裡都有啥人?」
「我爹我媽,四個兄弟兩個妹子。」

「你是老大?」
「我是老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多大出來當兵的?」
「十七。」

「你爹你媽捨得讓你出來當兵?」
「捨得。我兄弟姊妹多,出來一個家裡少一個張口吃飯的。」

諸如此類,一問一答,有點乏味,可女學生卻興趣盎然,樂此不疲。
後來,爺爺下連隊去帶兵。劉媛媛每次來都要跟她舅舅問起爺爺,有時還去找爺爺諞閒傳。劉媛媛說跟爺爺在一起諞閒傳很有意思很開心。其實,她跟爺爺在一起時,爺爺都很緊張,惟恐說錯了啥話惹得女學生不高興。時尚書屋
一次,他倆在一起諞閒傳,劉媛媛突然問爺爺有沒有對象。那時「對象」這個詞對爺爺來說十分陌生。爺爺沒聽明白,不知如何作答,看著劉媛媛眼睛發瓷。劉媛媛見爺爺沒聽明白,便直截了當地問爺爺有沒有找下媳婦。時尚書屋
爺爺原本就是個紅臉漢,一下臉漲成了豬肝色,使勁地撓着頭,好像頭髮裡有一大把虱子,吭吭哧哧了半晌也沒說出個子丑寅卯來。那副尷尬相惹得女學生笑彎了腰,如春風吹彎了太陽花。
那時爺爺家道小康,丁卻不旺。曾祖父年過而立,卻膝下無子。曾祖父的一位表哥是個算卦先生,擅長易經。曾祖父無奈之中向表哥要主意。時尚書屋
表哥子丑寅卯、甲乙丙丁推算了一番,讓曾祖父先抱養一個孩子,以後賀家會丁旺如林。曾祖父聽信了表哥的話,抱養了一個男娃,這男娃便是爺爺。曾祖父的表哥果然言中,曾祖父抱養了爺爺後,曾祖母六年裡生了四個丁其中有個雙胞胎。後來,爺爺成了家,頭幾年奶奶沒有生養,便抱養了我的父親。時尚書屋
有了我父親之後,奶奶生了兩個叔父和兩個姑姑。因此,我在前面說爺爺奶奶不是我的親爺爺奶奶,可爺爺奶奶待我比親孫子還親。這些都是後話。
家裡一下添了四個張口要飯吃的「丁」,日子便艱難起來,曾祖父的脾氣變壞了,動不動就罵老婆打娃娃。曾祖父動手的主要對象是爺爺,一是爺爺不是他親生的。二是爺爺已經十歲了,多多少少也挨得起打了。在曾祖父的打罵中爺爺長大了。時尚書屋
爺爺對曾祖父很有怨氣,卻懾于曾祖父的威嚴不敢反抗,把怨氣一直窩在肚裡。那一年抽壯丁,年僅十七歲的爺爺背着家人報了名。臨行前,曾祖父自知有點對不起大兒子,拉住爺爺的手不鬆手,很有點依依不捨。
爺爺卻抽出了手,氣剛剛地說:「爹,我要混不出個人樣來,決不回來見你。」
說罷,轉身就走。
曾祖父扯着嗓子喊:「過兩年回來,我給你娶媳婦!」
「你別操那心。我有本事自個兒找媳婦,沒本事就打光棍。」
爺爺說這話時頭也沒回。
爺爺雄心勃勃,在心裡打定主意:騎馬就要騎駿馬,娶媳婦就要娶俊媳婦。可他也明白,只有幹出個人樣來才能娶個好媳婦。爺爺在隊伍上幹了八年,二十五歲了,幹成了上尉連長。應該說,爺爺混得很不錯。時尚書屋
可好媳婦在哪裡呢?爺爺還沒找到目標。
爺爺去特務連走馬上任的那一天,彭鬍子突然問:「石頭,今年多大了?」
爺爺回答:「二十五了。」
他有點莫名其妙,不明白彭鬍子為啥突然問他的年齡。
彭鬍子看了爺爺一眼,說:「該娶個媳婦了。」

爺爺紅了臉,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想娶哩,可沒女人看上咱。」

彭鬍子也嘿嘿一笑,忽然又問:「這些日子媛媛沒來找你?」
爺爺搖頭。
「你抽空去看看她吧。」

「她病啦?」
「沒病就不該去看看她?我看你倆在一起話稠得很麼。」
彭鬍子在爺爺後腦勺拍了一巴掌,笑罵了一句:「你這碎熊看上去靈靈的,咋是個木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