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20 頁


,解開了衣扣。當太陽升到了頭頂時,天氣悶熱得像個大蒸籠,所有的人都死魚般地張大着嘴巴,出氣如牛喘。平日裡最講究軍人儀表的爺爺也解掉了武裝帶,敞着懷,摘下軍帽直擦汗。黃大炮、劉懷仁他們乾脆脫了軍裝,光着膀子行軍。三個女
作者:賀緒林 / 頁數:(20 / 0)

舉目遠望,清晨的戈壁莽莽蒼蒼,滿目皆是大大小小的沙丘,沙丘上有着如同海浪般的波紋,一直湧到了看不到頭的天邊。天色如洗,浮動着幾塊白雲,看不到飛鳥,瞧不見走獸,沒有綠色,只有一望無垠的荒涼與令人心寒的寂寥。天盡頭有一輪無與倫比的如畫般的火球,區彆著天與地的界限。如果這是一幅油畫,景色可謂雄渾壯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這不是油畫,這是現實,不能不讓爺爺驚恐不安憂心忡忡。
太陽愈升愈高,天氣也愈來愈熱。士兵們的軍裝早已被熱汗溻透,隨即又被陽光曬乾,曬乾後又被溻透,如此這般地循環着。那一片帶咸腥味的破衣服就在身上咔咔地響。隊伍前進的速度明顯地減慢了。時尚書屋
有人直喊熱。脫了帽子,解開了衣扣。當太陽升到了頭頂時,天氣悶熱得像個大蒸籠,所有的人都死魚般地張大着嘴巴,出氣如牛喘。平日裡最講究軍人儀表的爺爺也解掉了武裝帶,敞着懷,摘下軍帽直擦汗。時尚書屋
黃大炮、劉懷仁他們乾脆脫了軍裝,光着膀子行軍。三個女俘的綢料衣褲早已被汗水浸得雨淋了似的,緊緊貼在身上,把女人特有的曲綫勾勒得顯山露水的,惹得這伙大兵的目光錐子一樣的往她們身上鑽。卻因驕陽的炙烤,他們都沒了最初的心情,只是放蕩了目光而已。
隊伍行軍的速度減慢了。大夥默然不語,只有疲沓的腳步聲沙沙作響。爺爺回頭看了一眼死氣沉沉的隊伍,眉頭皺了一下,對緊跟在身後的劉懷仁說:「老劉,別走啞馬路,活躍一下氣氛,唱兩嗓子。」

劉懷仁祖籍陝西綏德,是個熱閙的人,平日裡愛唱幾句信天游,當下他唱了起來:「走頭頭那個孫子三盞盞燈……」

只唱了一句他就打住了。
爺爺問:「咋不唱了?」
「我嗓子疼。」

爺爺乾咳了一聲,吼起了秦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王爺着了忙選娘為帥

兒的父先行官前把路開

兵行到黑虎關紮下營寨

與胡兒打一仗敗回營來

爺爺的鬚生唱得很不錯,可這時士兵們被大漠的烈日曬得沒精神氣了,誰也沒心聽爺爺的亂彈。
爺爺忽然覺得這段亂彈唱得不合時宜,而且嗓子眼發乾發疼,便鉗住了口。
天氣愈來愈熱,行軍的速度越來越慢。消耗掉的水分需要補充,黃大炮仰起脖子把水壺裡最後一滴水倒進喉嚨,賭氣似的把水壺扔得老遠,水壺在沙地上滾動着,發出一陣令人沮喪的咣啷啷的聲響。爺爺轉臉去看,看到還有好幾個士兵都喝乾了水。他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腰間的水壺。時尚書屋
他的嗓子眼早都冒煙了,可他捨不得喝一口水。他已經看出了問題的嚴重性,知道乾渴剛剛開始。腰間的這壺水就是性命,每喝一口生命也許就接近死亡一步,不到最關鍵的時刻他絶不輕易動用這壺水。他停下腳步,用舌尖舔了舔已經乾裂的嘴唇,沙啞着嗓子對大夥說:「弟兄們,忍着點,水要省着喝。」

黃大炮伸出大舌頭環舔了一下嘴唇,有氣無神地說:「連長,歇歇腳吧。」
說著一屁股坐在地上,隨即蛇咬了似的跳了起來。原來是沙地上的鵝卵石烙了屁股。
「他娘的,這石頭蛋賽過了煤球!」黃大炮一腳把一塊鵝卵石踢得老遠,悻悻地罵了一句。
爺爺仰臉看著天。天藍得發青,沒有一絲雲彩,沒有一絲風,太陽似一個碩大無比的火球在頭頂上空懸着,耀眼得令人目眩,毒辣辣的陽光烤得空氣都發燙,吸進肺裡都有點嗆人。環眼四野,別說遮蔭的樹木,連棵草也難得瞧見。
爺爺無聲嘆息一下,說了句:「慢慢走吧。」
垂下頭又朝前移動腳步。
士兵們面面相覷,無人吭聲,可誰都明白連長的話是對的。這時候誰也都看得出他們的處境不妙,不禁心中都是一沉,再沒有人對那三個年輕俊俏的女俘感興趣。此時在這個地方歇腳會被活活烤死的。他們強打起精神,默然無語地往前趕路。時尚書屋
太陽斜到了西天,眼前終於出現了一點綠色。黃大炮最先瞧見了,打了一支強心針似的喊叫起來:「連長,快看!」
爺爺手搭涼棚,順着黃大炮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天盡頭處隱隱約約現出一抹綠色。他立刻興奮起來,大聲命令道:「弟兄們,加速前進!」
大夥都瞧見了那抹綠色,隊伍立刻有了生氣,行軍的速度明顯地加快了。三個女俘交換着眼神,黃大炮搡了二號一把:「磨蹭啥,還不快點走!」
奶奶這時插言說:「別埋汰人了。黃大炮說的二號叫玉秀,三號叫玉珍。凌晨逃跑時被殺死的那個叫玉嫻。她們的名字都是陳元魁起的。」
奶奶又說,她們年前跟徐大腳那裡買馬時,陳元魁曾帶她們來這地方打過獵。她們幾人都知道那裡有片胡楊林。
我急忙說:「你就給我說說這段吧。」

奶奶笑了一笑,說:「好吧,我就給你說說這段,免得你爺爺他瞎編派。」

奶奶說,徐大腳雖然十分凶殘,可對她還挺不錯的,甚至還有幾分偏愛。
那年,她跟隨徐大腳來到過陳元魁的地盤。一天,陳元魁請徐大腳去打獵,她也跟着去了。他們發現了一群黃羊,窮追不捨,一直追到了那片胡楊林。一夥人舉槍就射,幾隻黃羊中了彈,其他四散而逃,她騎馬緊追一隻黃羊不捨。時尚書屋
忽然那只黃羊不跑了。她也勒住了馬,舉起了槍。說來真是奇怪,那只黃羊回過頭來,用乞求的眼神望着她。她的心顫了一下,但沒有放下槍,到手的獵物她怎肯輕易放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