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21 頁


她拖不動,徐大腳跳下馬過來看了一眼,抽出刀來要把黃羊大卸八塊。利刀割開了黃羊的腹腔,徐大腳驚叫一聲,手中的屠刀「咣啷」一聲掉在了地上。原來黃羊的肚子裡有兩隻胎兒,已經成形,一公一母。奶奶這時才明白黃羊為啥要彎下腿向她
作者:賀緒林 / 頁數:(21 / 0)

她的手扣住了扳機。黃羊兩條前腿突然一彎,竟然跪了下來。她嚇了一跳,清楚地看到兩行長淚從黃羊的眼裡流了出來。她全身一顫,這只有靈性的生靈在向她求饒。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的心完全軟了,扣扳機的手指鬆開了,慢慢地放下舉起的槍。身後忽然有人冷笑一聲,隨後是一聲槍響,那只黃羊倒下了,它倒地後仍是跪臥的姿勢,用哀怨的眼光望着她,不肯閉上,兩顆淚珠還掛在眼角。
她驚獃了。醒過神來,她迴首去看,是徐大腳。徐大腳穩坐在馬背上,手中盒子槍的槍管冒着一縷青煙。徐大腳衝著她冷笑道:「打黃羊都下不了手,還能吃江湖這碗飯嗎?」
徐大腳要她下馬去把那只黃羊拖過來用馬拖走。她只能從命。那只黃羊很肥壯,肚子出奇的大。她拖不動,徐大腳跳下馬過來看了一眼,抽出刀來要把黃羊大卸八塊。時尚書屋
利刀割開了黃羊的腹腔,徐大腳驚叫一聲,手中的屠刀「咣啷」一聲掉在了地上。原來黃羊的肚子裡有兩隻胎兒,已經成形,一公一母。奶奶這時才明白黃羊為啥要彎下腿向她下跪,它是求獵人留下自己的孩子呀!
她不知道徐大腳以前殺人越貨有沒有愧疚和惶恐不安,可那時她從徐大腳的神情上看出了愧疚,看出了惶恐,看出了不安。徐大腳沒有把黃羊大卸八塊,而是用那把屠刀和她在沙地上挖了個坑,把黃羊和它的一雙還沒有出世的兒女埋葬了。自始至終,她眼裡含着盈盈淚水,徐大腳哭喪着臉,沉默不語。對於徐大腳來說,這是從沒有過的事。時尚書屋
回憶這段往事,奶奶昏花的老眼裡又泛起了瑩瑩淚光。我忍不住說:「依您這麼說,徐大腳還挺善良的。」
奶奶說:「徐大腳是女人,生養過娃娃。她知道當媽的對兒女的那份情意。時尚書屋
那只黃羊雖是野獸,可它是隻母獸,也通人性。徐大腳對它自然有了同情心。」

我不明白,又問:「那她殺人咋不手軟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奶奶說:「也許她覺得畜牲對她沒有威脅和傷害,而人很可能找她報仇並殺害她吧。話又說回來,善人也有惡的時候,惡人也有善的時候。這話跟你一時半時也說不明白。你長大了,自然也就明白了。」

爺爺在一旁說:「別刨根問底了,你還聽不聽故事。」

我不敢再問了,怕打斷了爺爺和奶奶的故事。

奶奶接着往下講……

陳元魁是那一方的霸王,不僅凶悍,而且十分好色。凡他看上眼的婦女都逃不出他的魔掌。
他沒有正經娶過老婆,可身邊卻有一個女衛隊,那些女子年齡在十六到二十五歲之間,個個面容姣好。這些女人都被陳元魁睡過。說來也真是奇怪,這些女人都是陳元魁搶掠來的,最初她們都哭哭啼啼的以淚洗面。可時過不久,她們都心甘情願地跟陳元魁在一起,且對陳元魁十分忠心。時尚書屋
仔細想來,也不奇怪。那地方十分苦焦,苦做苦受一年卻吃不飽肚子,常常是半年糠菜半年糧。那些女子都是窮家小戶出身,從來就沒吃過飽飯,穿過囫圇衣裳。到了陳元魁那裡上頓有菜有肉,下頓有肉有菜,而且啥好穿啥,陳元魁還有個特別,特別憐香惜玉,對待漂亮女人十二分的好。時尚書屋
那些女子都覺得掉進了福窩窩裡了,心裡說,女人總是要嫁人的,嫁誰還不都是嫁,只要能吃好穿好就行。
就說玉珍吧,她出生一個貧寒之家,母親早亡,留下她和弟弟與父親相依為命。為了養家餬口,父親給鄰村的周大戶扛長工。家裡實在太窮,到了青黃不接的二三月便揭不開鍋。玉珍的爹不忍心一雙兒女在家裡忍饑挨餓,每天偷偷地從牲口棚拿點飼料帶回家,讓兒女充饑。時尚書屋
此事終被周大戶發覺,打了玉珍爹兩個耳光,臭罵一頓,還砸了他的飯碗。玉珍爹見飯碗被砸,一雙兒女瘦得皮包骨頭,全家生計無望,一怒之下投了陳元魁做了土匪。
陳元魁的人馬常年活動在玉珍家鄉一帶,那時,玉珍剛剛十五歲,家裡日子過得很難,她帶著弟弟經常去找父親要錢買糧。每次找到父親,他們都能打一打牙祭,享一下口福。在她的眼裡土匪過着皇帝的日子,天天有酒喝有肉吃。她不願喝酒只想吃肉。時尚書屋
一次陳元魁的人馬去州城搶錢莊,失了手,折了好多人馬,玉珍的爹也被打死了。玉珍是找父親要錢時才知道父親被打死了,她眼圈紅了半天,兩串淚水滾出了眼眶,但她沒有號啕大哭。她早已知道父親干的是搶劫勾當,遲早會被人打死的。她沒想到的是父親會死得這麼早,她今後找誰要錢買糧呢?
那年玉珍已經十七歲。俗話說,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這話一點也不假,她出脫得亭亭玉立,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就在她十分絶望之時,陳元魁騎馬走了過來,他好像一隻花蝴蝶,當下就被這朵即將開放的野菊花迷住了。陳元魁下了馬,問她是誰,來幹啥。時尚書屋
她很早就認識陳元魁,當下便說來找爹要錢買糧。陳元魁又問她爹是誰,她說了爹的名字。陳元魁驚奇地說:「你爹是王大憨!沒想到大憨養出了這麼俊氣的女子來。」
隨後一拍胸脯,你爹死了你別怕,往後你找我,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穿綢的。時尚書屋
玉珍卻說了一句石破天驚的話:「我不喝辣的,只要能吃上香的穿上綢的我就給你做媳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