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23 頁


進了嗓子眼,似火上澆了油,嗓子眼疼得鑽心。他下意識地摸着腰間的水壺,遲疑半晌,解下來喝了一口。當他放下水壺時,發覺三個女俘都瞪着眼看他手中的水壺,伸出舌尖不住地舔着裂出血口子的嘴唇。他沒有理睬,閉上眼睛蓄精養神。
作者:賀緒林 / 頁數:(23 / 0)

爺爺四下察看了一番,這是他的習慣。胡楊林也就十多畝大吧,被沙漠鎖在了一隅。他走了一圈,在一棵枯樹前站住腳。他仰臉看樹,樹冠光禿禿的,沒有一片葉子,伸手推了一下,枯樹竟然轟然倒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吃了一驚,看著倒在沙地上的枯樹發獃。這棵枯樹立了多少年?難道等待他的這一推?訝然良久,他心中油然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長長嘆息一聲。他忽然想到三個女俘,環境雖然惡劣,也不能掉以輕心。
爺爺把三個女俘安頓到一棵大胡楊樹下,便靠着另一棵胡楊樹坐下,目光正對著三個女俘。他渾身的骨頭散了架似的痠疼疲憊,摸出煙叼在嘴角,想抽口煙解解乏。剛抽了一口,他就咳嗽起來,趕緊掐滅了煙。他的嗓子眼着了火似的生疼生疼,那煙進了嗓子眼,似火上澆了油,嗓子眼疼得鑽心。時尚書屋
他下意識地摸着腰間的水壺,遲疑半晌,解下來喝了一口。當他放下水壺時,發覺三個女俘都瞪着眼看他手中的水壺,伸出舌尖不住地舔着裂出血口子的嘴唇。他沒有理睬,閉上眼睛蓄精養神。
忽然,耳邊響起一陣騷動聲。爺爺一驚,全身的肌肉繃緊了,下意識地握住槍把,忽地站起了身。原來兩個士兵為爭一塊乾糧打閙起來。
行軍途中大夥都被幹渴折磨得奄奄一息,饑餓的感覺被擠到了角落。此刻找到了陰涼地,歇息了片刻精神稍有了恢復,饑餓這個魔鬼從角落裡爬了出來開始在士兵們空空如也的腸胃裡盡情地唱獨角戲。出發時,連隊有由兩個班組建的馱隊載着物品給養,可昨晚那一場惡仗把馱隊做了對方的戰利品,士兵們隨身帶的乾糧也丟失不少。適纔,就是一個丟了乾糧的士兵餓急了眼,搶吃王二狗的乾糧,而打了起來。時尚書屋
爺爺疾步走了過去,大聲喝道:「李長勝,住手!」
身坯粗壯的李長勝很不情願地住了手。他三十出頭,是伙頭兵。平日裡他沉默寡言,人送外號李老蔫。昨晚的戰鬥中他把鍋都丟了,現在攥着兩個空拳頭。時尚書屋
王二狗擦了一把鼻血,叫了聲:「連長!」淚水就流了出來。
爺爺走過去拍拍王二狗的腦袋,心裡很不是滋味。
今年開春,隊伍在雍原縣城招兵。一個小叫花子說啥都要吃糧當兵,負責登記註冊的劉懷仁見他年齡小,不願意收他。小叫花子便大吵大閙起來。這時爺爺恰好從連部出來,過來問是咋回事。時尚書屋
劉懷仁說明情況。爺爺仔細一看,小叫花子也就十五六歲模樣,衣衫襤褸,頭髮蓬亂,一臉菜色。爺爺隨口問道:「你叫啥名?多大啦?」
第10一章(2)
「王二狗,十六啦,吃十七的飯。」

「你年齡小了點,過了十八再來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長官,收下我吧,我扛得動槍。」

「你家裡人願意你當兵嗎?」
「我爹病死了,我媽帶著弟弟嫁人了,就剩下我吃百家飯。」

爺爺的心「咯噔」了一下,動了惻隱之心。想當年他也是十七歲出來扛槍當兵的,與其說讓這孩子吃百家飯,還不如讓他扛槍吃糧。
王二狗十分機靈,看出爺爺是個拿事的,再三懇求:「長官,收下我吧,我啥都能幹。」

「部隊上苦哩,你受得了?」
「受得了。」

「好,我收下你了。」

從此王二狗穿上了軍裝,做了爺爺的傳令兵……
此時此刻,爺爺看到二狗被打出了鼻血,肚裡的火直往上躥,真想抽李長勝幾個耳光。可他看到李長勝卻毫無懼色,一雙求食的目光虎視眈眈地盯着二狗手中的鍋盔。饑餓使這個平日裡蔫啦巴唧的漢子不再安分守己。爺爺想訓斥他一頓,怎麼把鍋都丟了!可想到就是有鍋又有什麼用?背着也是累贅。時尚書屋
昨晚那一場惡仗,能活着出來就是福分。他輕嘆一聲,消了肚裡的火氣。他下意識地去摸自己的乾糧袋,卻摸了個空。他的乾糧袋不知啥時候弄丟了,不禁皺緊了眉。時尚書屋
他發現其他士兵都瞪着眼睛看他,當下心裡明白這件事必須謹慎處理,略一思忖,命令道:「二狗,把你的乾糧分一半給李長勝。」

王二狗訝然地看著爺爺,見爺爺的臉色不容置疑。他垂下目光看著手中的鍋盔,半晌不肯動手。爺爺的聲音嚴厲了:「王二狗,執行命令!」
王二狗這才極不情願地把手中的鍋盔掰了少一半給李長勝。李長勝拿過鍋盔,大口吞吃着。爺爺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說:「老蔫,二狗還是娃娃,你讓着他點。」
李長勝一邊吞吃,一邊點頭。時尚書屋
他貪婪的吃相勾引得爺爺也饑腸轆轆,他轉過身去,乾嚥了一口涎水。稍頃,他把黃大炮和劉懷仁叫到一旁,三人嘀咕了半天。
隨後爺爺留下倆人看守俘虜,命令其他人四處尋找水源和能吃的東西。
時辰不大,出去的人一個個都垂頭喪氣地回來了。這個胡楊林並不大,兩根菸的工夫他們就尋了個遍。沒有水源,沒有走獸,連一隻飛鳥也沒找見。
爺爺的臉黑得很難看,默然無語。黃大炮說他帶上弟兄們再仔細找找看,不相信連個兔子都找不到。爺爺搖搖頭。他心裡明白,沒有水源哪來的飛禽走獸。時尚書屋
在這個荒涼的大戈壁灘上這塊巴掌大的胡楊林能存在已經是個奇蹟了,不可能再有奇蹟出現了。
黃大炮請示爺爺:「連長,咋辦?」
爺爺沉吟半晌,有氣無力地揮了一下手:「讓弟兄們好好休息休息,保存點體力明日格好行軍。」

天很快就黑了下來。
乾渴、饑餓和疲憊已經把這支隊伍折磨垮了。士兵們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昏沉沉地死睡過去。爺爺身心皆十分疲憊,可沒有睡意。他躺在還有些發燙的沙地上閉目養神。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