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24 頁


粗壯的胡楊樹上假寐着。 大漠之夜有一種難以名狀的寂寞,四周聽不到一點天籟之音,似乎連風兒也死去了。沒有月亮,只有滿天星斗閃閃爍爍。 爺爺的心海卻不似大漠之夜風平浪靜。他心潮洶湧,思緒萬千……此時他吃起了後悔藥,悔
作者:賀緒林 / 頁數:(24 / 67)

忽然,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猛地坐起了身。安寨宿營必須有安全防禦措施,這是帶兵者不可忘記的。他想派幾個崗哨,可耳邊都是一片如雷的鼾聲。他略一思忖,掙紮起身,準備自己去站崗。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躺在他身邊的黃大炮睜開眼睛,問道:「連長,幹啥去?」爺爺說:「得有個崗哨盯着點。」

黃大炮嘟噥道:「這熊地方鬼都不願來,還盯誰哩?你就安心睡吧。」

躺在另一側的劉懷仁也沒睡着,也說道:「剛纔找水時我察看了一下地形。這是大戈壁灘,給誰個金娃娃誰也不會來這個鬼地方。」
爺爺站住了腳,剛纔他也察看了地形,四周是一眼望不到邊的沙丘,估計土匪不可能跟蹤尋跡到這個荒漠之地來襲擊他們。可一種本能卻沒有使他完全放鬆警惕。時尚書屋
他把三個女俘趕到一個沙窩裡,捆了她們的雙手,隨後仰靠在沙窩口一棵水桶般粗壯的胡楊樹上假寐着。
大漠之夜有一種難以名狀的寂寞,四周聽不到一點天籟之音,似乎連風兒也死去了。沒有月亮,只有滿天星斗閃閃爍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的心海卻不似大漠之夜風平浪靜。他心潮洶湧,思緒萬千……此時他吃起了後悔藥,悔不該當初接受這個任務。他原以為能輕而易舉地殲滅這股殘匪,做夢都沒想到會敗得這樣慘,竟然到了性命都難保的田地!想當初他是跟父親賭氣才跑出來扛槍當兵的,只想著憑本事能一刀一槍掙功勞,弄個高官厚祿,閙個衣錦還鄉,好讓父親和家鄉父老對他刮目相看。可這會兒卻要馬革裹尸了。時尚書屋
唉,一時衝動,心血來潮,閙得滿盤皆輸,他這是被名利所害啊!認真想想他扛槍當兵以來,打的都是些沒名堂的仗,跟吳佩孚打,跟閻錫山打,跟共產黨打。說白了,都是窩裡鬥。日本人侵略了東三省,國人義憤填膺,當兵的更是摩拳擦掌,要上前線跟日本鬼子拚個你死我活,可蔣委員長卻不讓他們往東北開。再說剿匪吧,這一帶土匪多如牛毛,特別是民國十八年年饉之後,關中西府一帶,塬大溝深,遍地是匪,的確禍害得老百姓不得安寧。時尚書屋
可話又說回來,頑匪只是少數,大多數土匪都是逼上樑山的老百姓,並沒有犯下殺頭的彌天大罪,但上峰卻命令只要是土匪一律格殺勿論。這樣一來,凡土匪都明白落到國軍手中就不得活命,因此拼性命與他們作對。他是農家出身,看著那些農民裝束的土匪哀號着死在他們的槍下,他實在有點於心不忍。昨晚那一仗,他的特務連几乎拼光了。時尚書屋
常言說,殺人一千,自傷八百。土匪的傷亡絶對不會小的。一仗打下來,幾百條人命沒了,真真是傷慘啊!仔細想想,人比虎狼更凶殘。今日你打我,明日我打你為的是啥?圖名的為名而死,圖利的為利而亡,到頭來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時尚書屋
爺爺自覺自己有點想明白了,長長地吐了口氣。他是個不怕死的硬漢子,扛槍當兵就是把腦袋拴在褲腰帶上討生活。如果拚死在沙場,他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可要這麼受折磨受熬煎地死在戈壁灘上,他實在不甘心。時尚書屋
他在心中拿定主意,如果這次大難不死,能平安地走出戈壁灘,他就解甲歸田,回家去種地。他忽然想到了劉媛媛,不知他當了農民人家肯不肯嫁他?如果肯嫁他那是最好不過了。可人家是洋學生,能嫁給一個農民嗎?他如果能當上團長,娶她做媳婦估計沒啥問題。如果他是一個打牛後半截(種地)的農民,肯定沒戲。時尚書屋
想到這裡他的心不禁一沉。半晌,又想,只要活着就好,好歹娶個媳婦,男耕女織與世無爭,過一個清閒自在的逍遙日子。這麼一想,他的心境有點開朗起來。
子夜時分,溫度驟然降了下來,和白天的高溫判若兩季。爺爺禁不住打了個寒戰,揉了揉發澀的眼睛,只見四周一片漆黑,天上的星星比剛黑時繁了許多。他把軍裝的紐扣扣了起來,又紮上了武裝帶,還是有點冷。他很早就聽人說過,戈壁的氣候是:早穿棉衣午穿紗,抱著火爐吃西瓜。時尚書屋
此言果然不謬。可惜沒有火爐,更沒有西瓜。獃坐片刻,他只覺得眼皮發沉,直髮迷糊。他怕堅持不住昏睡過去,便掙紮起身,折了些樹枝,燃起了一堆篝火。時尚書屋
篝火的烈焰撕破了黑暗,把近旁的一切映照得清清楚楚。三個女俘就橫躺在眼前,篝火的橙色給她們的臉上抹上一層淡淡的紅暈。子夜的寒冷並沒影響她們的睡眠,她們實在是太睏乏太疲倦了。熟睡中的女俘沒有了白日裡的敵視冷漠對抗的表情,還原了女人溫馨柔情如水的本色。時尚書屋
被黃大炮列為「一號」的女俘躺在邊上,距爺爺不足一丈遠。篝火把她輝映得更加嫵媚俏麗,她白皙的膚色並沒有被戈壁的烈日曬黑,而是紅了些,卻更加嬌艷迷人。她的睫毛很長,鼻樑高挺且直,嘴巴很小,只是嘴唇不再嬌艷紅潤,佈滿了細密的血口子,那是乾渴缺水所致。她的呼吸很急促,每次都把胸綳得很緊,似乎單薄的綢衫限制住了她的呼吸。時尚書屋
綢衫是粉紅色的,好久沒洗了,油汗浸透出一種發光的物質,與綢料自身的光澤融為一體,在跳躍的篝火映照下忽明忽暗地變幻着,把女人身上豐腴的一切都出賣在爺爺的眼裡。乍看上去,她很像剛從泥水中撈出來的
裸體女人。
爺爺看獃了。說實在話,他還從沒這樣近距離如此專心致志地看過一個女人。他以前跟劉媛媛談話,可不敢如此忘情地瞪着眼看她。每每接觸劉媛媛,他都是驚鴻一瞥,慌忙垂下目光。時尚書屋
如今回憶起來,他都想不起劉媛媛到底長得啥模樣。面前這個俏麗的女人睡着了,他的目光不僅大膽,且十分放肆地在她的身上徜徉瀏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