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27 頁


去,似乎不屑一顧。一號女俘看了爺爺一眼,眼裡閃出一絲別樣的東西,但稍縱即逝。爺爺走到她的眼前,竭力把聲音放得很溫柔:「你說吧,我們絶不難為你。」把手中的水壺和乾糧遞到她的面前。一號女俘沒有看水壺和乾糧,只是望着爺爺
作者:賀緒林 / 頁數:(27 / 0)

爺爺略一思忖,便命令給每人喝一口水,發半塊鍋盔。在士兵們分吃鍋盔時,他把三個女俘帶到一旁。隨後他向劉懷仁要了一壺水,又跟黃大炮要了一塊鍋盔。劉懷仁和黃大炮不明白他要幹啥,都瞪着眼看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來到三個女俘跟前,掃視她們一眼,舉起手中的水壺和乾糧,說道:「誰說出走出戈壁灘的道,這壺水和這塊鍋盔就歸誰。」
三個女俘冷眼看著爺爺手中的水壺和鍋盔。爺爺把剛纔的話又重複了一遍。他以為這三個女俘都是徐大腳的親隨女侍,而徐大腳曾來過這裡住過半年,不可能不知道這地方的路徑。時尚書屋
爺爺的猜測沒有錯,陳元魁曾帶徐大腳多次在戈壁灘打獵,有一次不知怎的走進了這片胡楊林。他們在胡楊林宿了一夜,第2天早晨陳元魁把他們帶出戈壁灘。那次她們三人都跟隨着徐大腳和陳元魁。
三號女俘看了一眼爺爺手中的水壺和乾糧,很快扭過臉去,似乎不屑一顧。一號女俘看了爺爺一眼,眼裡閃出一絲別樣的東西,但稍縱即逝。爺爺走到她的眼前,竭力把聲音放得很溫柔:「你說吧,我們絶不難為你。」
把手中的水壺和乾糧遞到她的面前。時尚書屋
一號女俘沒有看水壺和乾糧,只是望着爺爺,目光裡充滿着懷疑和不信任。爺爺還想再說點啥,只聽三號女俘高聲喊道:「碧秀,別信他的,這伙丘八沒有一個好東西!」
爺爺這時才知道一號女俘名叫碧秀。碧秀眼裡的懷疑和不信任霎時變成了敵視和仇恨。黃大炮撲了過來,罵道:「臭娘們,我叫你嘴硬!」掄起武裝帶就要抽打三號女俘,被爺爺急忙攔住。爺爺已經看出,三個女俘中三號女俘最頑強凶悍,二號女俘最狐媚狡猾,一號女俘有幾分野性傲骨,也有幾分純情良善。時尚書屋
爺爺看問不出什麼結果,準備收起誘供品,忽然發現二號女俘用異樣的目光看他,心裡不禁一喜。
這時奶奶插言說,那玉秀本是個青樓女子,姿色不俗,陳元魁看中掠了去,做了貼身侍從。她很會誘惑男人,一雙狐媚子眼睛很特別,能把男人撩撥得渾身發酥。你爺爺也是個賤骨頭,只被玉秀撩撥了幾眼就不知道姓啥為老幾了。
爺爺爭辯說:「她沒你長的漂,我對你都沒動心,還能對她動心。你別冤枉人了。」

奶奶說:「誰冤枉你了?她會騷情,我不會騷情麼。」

爺爺說:「我是急着想讓她說實話,沒想到上了她的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奶奶說:「你別詭辯了。你敢說你當時沒往別處想?男人那點花花腸子我清楚着哩。再硬的漢子也經不住有姿色的女人撩撥。」

爺爺不再爭辯,只是傻笑……
那時爺爺的確被玉秀迷惑住了,他走到玉秀面前,讓玉秀說。
「長官,先讓我喝口水吧。」
玉秀一雙目光溫柔多情,聲音也軟綿綿的使人不忍拒絶。
爺爺有點遲疑。
「長官,喝口水我就說。」
玉秀又扮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任誰都會憐香惜玉。
爺爺把持不住,把水壺遞了過去,玉秀眼裡閃出一絲狡黠的亮光,接住水壺,擰開蓋子,對著嘴就灌。爺爺急忙說:「只許喝一口!」
玉秀似乎沒聽見他的話,一個勁地往嘴裡灌。爺爺慌了,急忙搶過水壺,厲聲喝道:「快說!」玉秀長出一口氣,說:「我不知道。」

爺爺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你說不說?」
「長官,我真的不知道嘛,你要我說啥哩。」

爺爺氣急敗壞,揚手一個耳光扇了過去,玉秀的嘴角流出血,溫柔的目光霎時變得仇恨起來。爺爺說,他是頭一次下手打女人,他實在是氣極了。
這時,黃大炮過來說:「連長,把這個騷娘們宰球了!」
爺爺強按心頭的怒火,搖了搖頭。理智告訴他,這幾個女俘可能真的有用,不能殺她們。半晌,他轉過身,黑着臉大聲命令道:「出發!」
隊伍迤邐前進。最初的行走速度還是比較快的。休息了一夜,又喝了口水吃了點幹糧,加之早晨天氣涼爽,大夥都有了一些精神和體力。隨着太陽的漸漸升高,行軍的速度越來越慢。時尚書屋
太陽升到了頭頂,腳下的黃沙和卵石好像炒過似的,隔着鞋腳都燙得慌。
黃大炮光着膀子,阿拉伯人似的把衣服裹纏在頭上,黝黑的脊背滾動着閃亮的油汗珠子。他抬頭看了看似乎釘在頭頂的太陽,邊走邊罵:「他娘的腳,這是個啥球地方!比孫猴子過的火焰山還要熱!」走了幾步,又嚷嚷:「連長,給弟兄們喝口水吧?」他雖然背着幾壺水,此時還知道請示長官。
沒等爺爺發話,隊伍就停了下來。大夥看了看連長,目光最後全都落到了黃大炮腰間的水壺上,伸出舌頭舔着早已乾裂起泡的嘴唇。
爺爺掃視了隊伍一眼,士兵們喘着粗氣,全都打了蔫。他抬起頭看了看天空,太陽懸在頭頂,往下噴着流火。他輕嘆一聲,點了一下頭。大夥立刻圍住了黃大炮。時尚書屋
黃大炮摘下水壺,威嚴地說:「每人只許喝一口!連長,你先喝吧。」
遂把水壺遞到爺爺面前。
爺爺接過水壺,只見大夥都盯着他手中的水壺,目光貪婪且凶悍。他遲疑一下,舉起水壺仰喝了一口,渾身頓覺清爽起來,可更感到乾渴,恨不能連水壺都喝進肚裡。但他還是把水壺遞給站在他身旁的王二狗。他十分清楚,自己是這支隊伍的最高長官,士兵們的眼睛都盯着他,此時此刻萬萬不能搞半點特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