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29 頁


子那一刻,他抬起頭瞧見遠處隱隱約約有一隊小白點在移動。起初他以為看花了眼,仔細地瞧,那白點愈來愈現眼,再瞧,看見了馬匹。他俯下身看了好半天,是馱隊,趕馱的人穿著白衣白褲。他十分驚喜,急忙跑回來叫醒爺爺,報告了這一重大
作者:賀緒林 / 頁數:(29 / 0)

漸漸的,那股原始慾望又落了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在不知不覺中昏睡過去。忽然,有人在耳畔急呼他:「連長,醒醒!有情況!」他渾身一激靈,猛地坐起了身,一把掣出了手槍……
急呼爺爺的人是劉懷仁。爺爺忙問出了啥事。劉懷仁看了一眼爺爺身邊的女俘,示意爺爺跟他來。
爺爺跟隨劉懷仁出了沙窩子。劉懷仁壓低聲音說:「連長,那邊有個馱隊。」
這時天剛麻麻亮,爺爺順着劉懷仁指的方向去看,只看到起伏的沙丘,沒看見馱隊。
「在哪達?」
「就在沙丘那邊。」

說話間,馱隊出現在沙丘之間,爺爺瞧見了。原來劉懷仁被一泡屎憋醒了,他怕臭了弟兄們,走出沙窩子方便,就在提褲子那一刻,他抬起頭瞧見遠處隱隱約約有一隊小白點在移動。起初他以為看花了眼,仔細地瞧,那白點愈來愈現眼,再瞧,看見了馬匹。他俯下身看了好半天,是馱隊,趕馱的人穿著白衣白褲。時尚書屋
他十分驚喜,急忙跑回來叫醒爺爺,報告了這一重大發現。
爺爺瞧著馱隊,一臉的興奮:「咱們有救了!趕快叫醒弟兄們,跟着馱隊走!」劉懷仁說:「連長,我瞧著有點不對勁。」

「咋不對勁?」
「趕馱的人背着槍哩。」

「哦,都背着槍。」

「我咋瞧著趕馱的人比馱子還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瞪大眼睛仔細瞧,果然趕馱的人比馱子還多,這有點不合規矩。
劉懷仁憂心道:「萬一是土匪的馱隊咋辦?」
爺爺反問一句:「你說咋辦?」
「咱乾脆把馱隊剿了!」
「剿了?」
「如果是商馱,咱吃他的喝他的,讓他把咱帶出戈壁灘。如果是土匪的馱隊,咱打的是偷襲,也吃不了虧。」

國軍打劫商馱,這話既不好說,也不好聽。爺爺有點遲疑。劉懷仁看出了爺爺的心思,急忙說:「連長,都啥時候了,你還顧及個啥。就算是商馱,咱們回去賠他。時尚書屋
如果是土匪的馱隊,那可就是一箭雙鵰的大好事,不僅得了給養,而且也給咱圓了臉氣。」

爺爺一拳砸在沙地上,「就這麼辦!」
倆人急急回到沙窩子,集合起隊伍。爺爺留下李長勝和另外兩個士兵在沙窩子看守三個女俘。隨後把隊伍帶出沙窩子,說明了情況,並拿出剩下的兩壺水分給士兵們喝。大夥一聽要打馱隊,頓時都長了精神。時尚書屋
爺爺站在隊前訓話:「弟兄們,把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不要放過一個馱子!出發!」大步流星走在最前邊。隊伍拉成一條綫,人人貓着腰,鼓着勁,順着沙丘飛快地跑着。從波浪似的起伏的沙丘之間,出現了一條絳色的綫,隨着距離的縮短,士兵們看清了那就是馱隊。距離越來越近,馬背上的馱包也看得清清楚楚。時尚書屋
那沉重的馱包裏邊也許是乾糧,也許是水。水和乾糧在戈壁上就是生命!
士兵們如同饑餓的狼群,望着馱隊眼睛發出貪婪的凶光。爺爺壓低聲音威嚴地命令道:「不要把馬匹打死,要抓活馱子!」
回憶往事,爺爺說他當時下了一個十分錯誤的命令。如果當時不下那個命令,那些馬匹大多會被擊斃,他們會獲得更多的吃食及物品,不會受後來那麼多的苦。
天色這時已經大亮,景物看得清清楚楚。沙包依依偎偎,如荒敗的墳塚,起伏連綿,直擺到天的盡頭。爺爺的隊伍藉著沙包的掩護迅速地接近馱隊,成扇形包抄過去。馱隊沒有發現他們,從從容容、安安靜靜地走着。時尚書屋
馬背上的馱包看得很清楚了,沉甸甸的,左右搖晃。趕馱的人比馱子多出兩倍來,足足有二十幾個,都騎着馬背着槍。騎者無精打采,似乎還沒睡醒。
爺爺眼觀着馱隊,興奮地滿臉放光。在他身邊的黃大炮驚喜地說:「狗日的,送吃喝的來咧!」激動得乾嚥了一口垂涎。
劉懷仁在一旁也欣喜若狂:「好肥的一塊肉!」
爺爺下了命令:「我打中間,你倆帶人左右包抄!」隨後躍身而起,登上沙丘頂,手握盒子槍,打雷似的喊道:「站住,放下槍,不許動,誰動就打死誰!」他喊聲一落,士兵們端着槍,跑得氣喘吁吁,包圍了過去。
第10三章(2)
「弟兄們,把馱子趕過來!」爺爺大聲喊,朝天打了一槍。
趕馱的馬隊被突然出現的隊伍驚獃了,隨即一陣慌亂。只聽有人高聲喊道:「別怕,他們人不多,給我頂住!」
很快馬隊鎮定了下來,並開槍抵抗。爺爺的特務連畢竟是正規軍,訓練有素,伏在沙地上,開槍還擊。馬隊不像是一般的商隊,抵抗很頑強,且槍打得很準,爺爺身邊的一個士兵「啊!」的叫了一聲,伸直胳膊不再動彈了。爺爺紅了眼,扣住扳機不鬆手,一梭子彈全打了出來,馬背上栽下了兩個人。時尚書屋
爺爺換彈匣之時,劉懷仁貓着腰跑了過來,喘着粗氣說:「連長,不是商馱,看樣子是土匪。」

爺爺早就看出來了,對手是土匪,且是一夥悍匪,要想活擒馱隊是根本不可能的,眼前的形勢對他們很不利,土匪都騎着馬,而且裝備和體力都比他們強,如果衝過來,那後果將不堪設想。爺爺有點後悔不該來招惹這伙毛鬼神,額頭沁出了冷汗,可此時此刻容不得他吃後悔藥。
爺爺究竟是久經陣戰,處險不慌。他命令士兵不要貿然衝鋒,伏臥在沙地上瞄準對方的馬匹開槍。這一着很有效,對方的馬匹接二連三地倒下。
土匪沒有衝過來。他們弄不清這邊有多少伏兵,不敢往過沖,只是拚命打槍,掩護着馱隊撤退。
爺爺不敢貿然發起衝鋒追擊,也只是打槍,噼噼啪啪的槍聲震動着荒漠,打破了荒漠千年的沉寂寧靜。漸漸的,槍聲平息了。土匪丟下了幾具馱子和馬匹往東南方向撤去,片刻工夫消失得無影無蹤。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