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31 頁


為我在撒謊,剛纔的話你就當我放了個屁。你想朝啥方向走就朝啥方向走,我叔侄倆跟着你們也就是了。」 爺爺略一遲疑,隨即上前一步,拍着錢掌柜的肩膀說:「老哥我相信你。」 劉、黃二人想說啥,爺爺擺了一下手,用不容置疑
作者:賀緒林 / 頁數:(31 / 0)

錢掌柜說:「賀連長,有句話我不知該說不該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說:「你說吧。」

「咱們跟着土匪的馬隊留下的足跡走。」

爺爺瞪着眼睛看錢掌柜。錢掌柜迎着他的目光,說道:「我估摸土匪的馬隊一定認得道的。」

黃大炮在一旁說:「連長,別聽他的。這驢熊說不准是土匪的眼線,讓咱往匪窩裡鑽哩。」

鐵蛋瞪起眼睛,以牙還牙:「你個驢熊才是土匪的眼線!」
黃大炮上了火,動手要打鐵蛋。鐵蛋毫不示弱,也握起拳頭,被錢掌柜攔住了。
爺爺側目,用眼神徵求劉懷仁的意見。劉懷仁點點頭。爺爺走前一步,對錢掌柜言道:「錢掌柜,咱們在這裡相遇也是前生有約,今世有緣。咱們現在是同船共渡,萬一翻了船,淹死了我,也跑不了你。」
錢掌柜不卑不亢地說:「賀連長,你要是認為我在撒謊,剛纔的話你就當我放了個屁。你想朝啥方向走就朝啥方向走,我叔侄倆跟着你們也就是了。」

爺爺略一遲疑,隨即上前一步,拍着錢掌柜的肩膀說:「老哥我相信你。」

劉、黃二人想說啥,爺爺擺了一下手,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就這樣吧,跟着土匪的馬隊留下的足跡走!」
接下來,爺爺讓劉懷仁把馱子裝的乾糧和水分給士兵們。水和乾糧都不多,每個士兵只分到了有限的一點。有兩個馱子裝的竟然是槍支彈葯。爺爺用威嚴疑惑的目光詢問錢掌柜。時尚書屋
錢掌柜說,那是土匪的東西。
爺爺說,後來他才知道錢掌柜是共產黨的人,給陝北販運槍支彈葯,那兩馱槍支彈葯其實都是他的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黃大炮踢着裝槍支彈葯的木箱,罵罵咧咧地說:「狗日的咋不是鍋盔和水哩,這東西這會子都不如打狗棍。」
爺爺輕嘆一聲,讓把槍支彈葯分給士兵帶上。他是軍人,最愛的是這些東西,而且這兩馱槍支都是德國貨,烤藍耀眼,嶄新發亮。
他拿起一支槍,左看看,右瞧瞧,愛不釋手。槍是軍人的第2生命,當兵的都明白這個理。好幾個士兵扔了手中破舊的「漢陽造」,換上了鋥亮發光的德國貨,隨手又抓起黃澄澄的子彈往子彈袋裏塞。鐵蛋目睹此景眼裡冒着凶光,咬着牙要撲上去阻攔,卻被錢掌柜死死拽住了胳膊,並用威嚴的目光迫使鐵蛋安靜下來。時尚書屋
爺爺回頭看了錢掌柜一眼,錢掌柜面無表情,一語不發。爺爺最終還是放下了德國貨,槍是好槍,可太沉了,就他現在的體力扛上實在吃不消,有把盒子槍就行了。
爺爺看大夥收拾停當了,便命令隊伍出發。錢掌柜這時過來又進一言:「賀連長,這戈壁灘大着哩,誰知道幾時才能走出去?要我說,把那幾匹死馬剝了,把肉切成塊讓弟兄們帶上。」

這真是個好主意!
爺爺當即下令,讓士兵們剝馬取肉,把能吃的東西儘可能地都帶上。可又出現了新的問題,士兵們又要帶槍又要帶肉,不堪負重。爺爺剛舒展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錢掌柜這時又說:「賀連長,到了這一步田地,吃的喝的比啥都重要。剛纔那個長官說得對,這時槍都不如打狗棍。」

爺爺瞪着眼看著錢掌柜。錢掌柜並不避開他的目光,繼續往下說:「要我說,每個弟兄只帶一件武器,多餘的扔掉,多帶點子彈和吃的吧。」

爺爺思忖半晌,認為錢掌柜的主意是對的,便下令讓士兵們照此辦理。
多餘的武器扔了一大堆。錢掌柜獃獃看著,彎腰拿起一支槍,拉開槍栓,又推上,動作十分嫻熟。他把那支槍撫摸了半天,又彎腰輕輕放下,戀戀不捨。爺爺在他身旁站了半天,他都沒有發覺。時尚書屋
「你當過兵?」爺爺問。
錢掌柜轉過臉來,苦澀地笑了笑,沒有回答爺爺的問話。
爺爺說:「你也拿一支吧,萬一遇上啥情況,也有個防身的傢伙。」

錢掌柜又笑了一下:「你不怕我傷了你的人?」
爺爺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笑道:「老哥,我信得過你。」

錢掌柜拿起一支槍背在肩上。
「我也要槍!」鐵蛋也拿起一支槍挎上肩,槍桿太長,把他的身材比顯得更矮了,再加上還背着一袋水,讓他不堪重負,一挪步,槍桿直碰屁股,步子都走不穩。
爺爺笑道:「你能背得動就背上吧。」

錢掌柜也笑了一下:「別逞能了。把槍放下,那一袋水也夠你背了。」

鐵蛋很不情願地放下了槍。
白龍馬背上的馱子裝滿了水和乾糧以及卸成塊的馬肉。白龍馬連聲嘶叫,不堪重負。錢掌柜輕輕地撫摸着馬頭,嘆息般地說:
「老夥計你就多受點苦吧。」

白龍馬安靜下來,用嘴唇觸撫着錢掌柜的手背,顯然它聽懂了主人的話。
還有一些羊皮坎肩和毛皮堆在那裡,錢掌柜又開了口:「賀連長,把那些皮貨都帶上吧,戈壁上溫差大,夜晚上可讓兄弟們擋擋寒。」
爺爺已領略到了戈壁灘夜晚的寒氣,正在想著怎樣帶上那些皮貨。士兵們身上都背上乾糧、水和馬肉,還有槍支彈葯,不能再增加重量了。再者說,這麼炎熱的天,背着皮毛上路可真不好受。時尚書屋
最終爺爺把目光落在了三個女俘身上,頓時有了主意。他讓人把那堆皮貨捆成三卷,讓三個女俘各背一卷。錢掌柜在一旁說:「你還真能想出好辦法。」
語氣中帶著嘲諷。時尚書屋
爺爺得意地笑道:「咱們都背着東西,也不能讓她們幾個享清閒嘛。」

就要出發時,劉懷仁跑來報告,說是發現了一個皮箱,裝滿了銀元。爺爺讓抬過來,皮箱雖說不大,可滿滿一箱銀元少說也有四五千塊。這是個不少的繳獲,爺爺臉上泛起了笑意。特務連追擊土匪時,帶了一些錢做軍資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