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33 頁


愈重。爺爺讓把三個女俘背的羊皮坎肩分給大家,士兵們每人穿了一件,舒適地睡着了。三個女俘沒有羊皮坎肩可穿,每人裹了一張羊皮,擠成一堆,在篝火堆旁也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錢掌柜沒有睡,用一個罐頭盒做成的茶罐在篝火上熬茶喝,
作者:賀緒林 / 頁數:(33 / 0)

爺爺默然望着胡楊林,良久,說了聲:「就在這裡宿營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士兵們用枯樹枝生起了篝火,熊熊的火焰在荒漠中燃起一團生機。錢掌柜從馱子裡取出一個鐵鍋,支了起來,把皮囊的水倒進鐵鍋,再用匕首把鍋盔削成碎塊倒進鐵鍋,又割了些馬肉,削成薄片加了進去,又放了些作料。不大的工夫,鐵鍋飄出了令人饞涎欲滴的香味。黃大炮乾脆把馬肉挑在槍刺上用火燒,許多士兵都如法炮製,片刻工夫,肉香直鑽鼻孔,令人垂涎三尺。時尚書屋
這一頓晚餐十分豐盛,是他們走進荒漠唯一吃的一頓飽飯。士兵們放開肚皮吃,人人都吃了個肚兒圓。就連三個女俘也吃飽了肚子。
夜色愈來愈濃,白天的酷熱很快褪盡了,寒氣襲來,愈來愈重。爺爺讓把三個女俘背的羊皮坎肩分給大家,士兵們每人穿了一件,舒適地睡着了。三個女俘沒有羊皮坎肩可穿,每人裹了一張羊皮,擠成一堆,在篝火堆旁也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錢掌柜沒有睡,用一個罐頭盒做成的茶罐在篝火上熬茶喝,鐵蛋裹着一張羊皮躺在他的旁邊睡着了,圓圓的臉上露出跟他年齡極不相稱的憂鬱之色。
爺爺也沒有睡,他沿著胡楊林邊轉了一圈,沒有發現什麼情況。他回到篝火旁,錢掌柜熱情地招呼他,並遞上他剛熬好的釅茶。爺爺坐下身,接過茶罐喝了一口,不禁皺了一下眉。那茶比中藥湯還苦。時尚書屋
錢掌柜笑道:「苦吧?這是正宗的青海磚茶,能提神醒腦長精神,再者,還幫助消化,你就是把石頭吃進肚裡,一罐茶下肚也能克化掉。」
爺爺一聽有這麼多好處,就皺着眉把那罐苦茶喝了。
錢掌柜給茶罐續滿水,一邊熬一邊瞥了火堆那邊三個女俘一眼,漫不經心地問:「那三個女的真格是土匪?」
爺爺點點頭。
「女人當土匪少見。」

「是不多。聽口音你是陝西關中人?」
「關中雍原人。」

「那咱們還是鄉黨哩。北原有個女桿子頭叫徐大腳,你知道麼?」「知道。那娘們凶殘得很。」

「是個凶殘的母老虎,鄉黨們提起她都打尿顫哩。她們幾個是徐大腳的親隨護兵。」

「徐大腳咋跑到這達來了?」
爺爺便把跟蹤追跡剿除徐大腳的經過說了一遍,又說了徐大腳和陳元魁合兵一處打了他們的伏擊,几乎全軍覆沒,後又誤入戈壁。臨了長長嘆了一口氣:「唉,打了一輩子雁,沒想到竟被雁鵮瞎了眼。」
又問:「錢掌柜,你趕馱多年,當真不知道這裡的路徑?」
錢掌柜苦笑道:「賀連長,你問這話還是信不過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說:「據我所知,凡商隊出行都要僱用嚮導,難道你們沒有僱嚮導?」
「哪能不僱嚮導,我們僱了好幾個嚮導哩。」

「嚮導哩?」爺爺用目光四處搜尋,似乎錢掌柜把嚮導藏起來了。「嚮導都被土匪打死了。整個馱隊只剩下了我和鐵蛋。」

沉默。
良久,爺爺又問:「嚮導沒有跟你說過這達的路咋走?」
「嚮導帶我們馱隊走的是戈壁邊緣那條道。那場沙暴來得兇猛,把幾個嚮導都颳得昏頭昏腦,閙不清東南西北,我們糊里糊塗走進了大戈壁。後來就遭遇上了那股土匪,再後來就碰上了你們。」

「唉——」爺爺仰天長嘆,「老天這回是要收我們的生哩。」

「賀連長,別這麼說,有道是天無絶人之路。」

「話是這麼說。可咱們的食物和水都有限,誰知道幾時才能走出戈壁荒漠。」
錢掌柜瞥了一眼火堆那邊的女俘,說:「徐大腳常來這地方買馬遊玩,她們是徐大腳的親隨護兵,也許知道路徑哩。」

爺爺說:「我審過她們,她們不肯說。我估計十有八九她們知道路徑。要不是為這,早就把她們斃了,帶著她們實在是個累贅,還要消耗給養。」

錢掌柜搖搖頭:「不能斃不能斃。她們是女人嘛,女人當土匪肯定是被逼上樑山的。再者說,她們也沒犯下死罪。」

爺爺說:「她們是沒犯下死罪,可到了這一步田地,死不死就由不得她們了。」

錢掌柜說:「她們的命在你手裡攥着。你說讓她們活着,誰還敢放個屁。」

爺爺苦笑道:「你可別這麼說。這會兒咱們的命還不知在誰的手裡攥着哩。」

錢掌柜不再說啥,把熬好的茶遞給爺爺。爺爺皺着眉慢慢呷那如同中藥般的苦茶。
夜愈來愈深,寒氣也愈來愈重。
士兵們凍醒了,把篝火燒得旺旺的,圍住篝火取暖。忽然有人低聲唱起了信天游:
白脖子鴨兒朝南飛,
你是哥哥的勾命鬼。
半夜裡想起幹妹妹,

狼吃了哥哥不後悔……

聲音雖然壓得很低,可誰都聽得清清楚楚。唱聲一落,便有人叫好,吆喝着再來一個。原來唱信天游的是三排長劉懷仁,他是陝北人,嗓子很好,閒着沒事就愛唱幾句。大夥都嚷着要他再唱一段。時尚書屋
他卻抽起煙,不肯再唱。黃大炮一把搶下他手中的煙鍋:「老劉,你把人的心火逗起來了卻不唱了,你這是弄啥哩嘛。唱,給咱再唱段夠味的。」
劉懷仁不好再推辭,清了清嗓子,又唱了起來:

你要來你就牆上來

二妹子解下紅褲帶

把哥哥吊上來

半夜裡來了鷄叫裡走

哥哥好像偷吃的狗

妹妹我好難受

又贏得了一處喝彩聲,大夥們笑着叫着要劉懷仁接着唱,一時間都忘了疲勞和寒冷。
錢掌柜忽然問爺爺:「劉排長是陝北人?」
「他是陝北綏德人。」

錢掌柜說:「米脂的婆姨綏德的漢,清澗的石頭瓦窯堡的炭。看得出,劉排長是條漢子。」

爺爺點頭問道:「你去過陝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