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35 頁


女俘玉秀出盡了風頭。天剛蒙蒙亮,爺爺就命令隊伍出發。 清晨的戈壁寒氣沒有消散,頗有涼意,正是行軍的大好時機。給養的補充使隊伍有了生機,隊伍中有了歡聲笑語,又是黃大炮幾個拿三個女俘取樂。黃大炮哼着酸曲撩撥二號女俘玉
作者:賀緒林 / 頁數:(35 / 0)

我趴在奶奶身邊要她唱支曲子給我聽聽。奶奶笑道:「我牙都掉光了,說話都漏氣,還能唱啥曲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再三纏着奶奶。奶奶拗不過我便輕聲唱了起來。
奶奶在馬戲團獃過好幾年,走南闖北,陝甘寧幾省的曲曲調調都會唱。她唱的是陝北的信天游:
百靈過河沉不了底,
三年兩年忘不了你。
有朝一日見一面,
知心的話兒要拉遍。
奶奶雖說掉了牙嘴裡漏風,可嗓音還不錯,把那個情情調調都唱了出來。爺爺在一旁眯着眼無聲地笑,似乎喝醉了酒。完全想象得出來,奶奶年輕時嗓子賽過銀鈴,展開歌喉會羞得百靈鳥也緊閉住嘴。可在幾十年前那個荒漠之夜,奶奶一句也沒唱,讓二號女俘玉秀出盡了風頭。時尚書屋
天剛蒙蒙亮,爺爺就命令隊伍出發。
清晨的戈壁寒氣沒有消散,頗有涼意,正是行軍的大好時機。給養的補充使隊伍有了生機,隊伍中有了歡聲笑語,又是黃大炮幾個拿三個女俘取樂。黃大炮哼着酸曲撩撥二號女俘玉秀。玉秀起初不搭理,後來也唱了幾句,還用眼光撩撥黃大炮。時尚書屋
黃大炮得意忘形,越發放肆。拿捏着嗓子,學着劉懷仁的聲腔唱了起來:上一道道坡來下一道道梁想起我的乾妹子哥哥心裡揪得慌眾人齊聲喊好,又起鬨要玉秀唱。玉秀是見過世面的,她瞟了黃大炮一眼毫不示弱:上一道道坡來下一道道梁大老遠瞭見哥哥你妹子心裡暖洋洋又贏來一片喝彩聲。
黃大炮越發得意起來,沖玉秀飛了個媚眼,唱起了酸曲:只要跟妹說句話耳光扇哥也沒啥只要跟妹親個嘴挨上幾鞭也不悔只要跟妹睡回覺殺頭不過風吹帽又是一片哄笑。
玉秀是青樓出身,本來就野性十足,放蕩不覊,跟隨陳元魁當了土匪後,又添了不少凶悍和霸氣。她現在雖說做了俘虜,可還不願在氣勢上輸給爺爺他們。她一甩長髮,還了黃大炮一個媚眼,亮着嗓子唱道:想跟我說話也沒啥你先把我叫聲媽想跟我親嘴我不嫌就怕你的牙沒長全想跟我睡覺也能行就怕你的牛牛不打鳴黃大炮對不上詞來,撓着頭,一張黑臉漲成了青紫色,惹得眾人哈哈大笑。
劉懷仁笑道:「大炮,你當心點,她給你使美人計哩。」

黃大炮醒過神來,又來了勁咋咋呼呼地說:「她敢給我使美人計,我就將計就計。」

他的話又引起一陣哄笑。
黃大炮又道:「老劉,她咋不給你使美人計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劉懷仁說:「我一沒有你身體壯,二來也不敢將計就計。」

又是一陣哄笑……

爺爺沉着臉走在最前邊。他的心情並沒有多少好轉。他不知道啥時候才能走出這個鬼地方。
太陽很快就露臉了,清涼之意頓時煙消雲散,隨即而來的是滾滾熱浪。隨着時間的推移,那熱浪一浪高過一浪,把整個隊伍淹沒了。行軍的速度被熱浪衝垮了,變得十分緩慢。已經沒人拿女俘取樂了,一步一喘,不住地咒罵老天。時尚書屋
爺爺忽然聞到一股怪異的腥臭,舉目搜尋,沒有發現可疑目標。他吸吸鼻子,那怪異的腥臭味直鑽鼻孔,令人噁心得直想吐。他心中疑惑,停住了腳步。他又吸了吸鼻子,感覺到怪異的腥臭味是從士兵們身上發出來的。時尚書屋
這時只見幾個士兵彎下腰嘔吐。嘔吐之物的腥臭味霎時瀰漫開來,而且極具傳染性。爺爺身旁的王二狗忍不住了,「哇……」
的一下把一堆臟物噴在了腳地。爺爺皺了一下眉,肚裡一陣翻江倒海,差點把昨晚進肚的東西都搗騰出來。時尚書屋
這時錢掌柜拉著馬趕了上來:「賀連長,馬肉臭了。」

原來怪異的臭味來自士兵們身上帶的馬肉!天氣太熱,馬肉昨天就有了味道,大夥並沒在意。今天那味道隨着氣溫的升高越來越濃烈,令人噁心直想嘔吐。
錢掌柜從馬背上拿出一塊馬肉,那肉已腐爛不堪,直流血水,奇臭無比。
「賀連長,這肉不能吃了,扔了吧。」

爺爺噁心得差點要吐,連連擺手:「扔了扔了,趕緊扔了。」

扔掉了臭了的馬肉,隊伍繼續前進。
李長勝邊走邊罵娘。他已經把水壺的水喝完了,儘管走得一步三喘,可還是把那些銀元背在身上。跟在他身後的二狗攆上來一步,說道:「老蔫,我給你講個故事。」

李長勝沒精打采地說:「你個屎屁眼娃能講個啥個故事。」

「你聽不聽?」
第10五章(2)
「講吧,就當聽你諞閒傳哩。」

「從前,一條河發了大水,把一個村子淹了。一個窮漢跑出來時給懷裡揣了幾個饃,一個富漢背了一袋子元寶。倆人被大水困在樹梢上。那水幾天沒退,窮漢餓了掏出饃來吃,富漢也餓了,掏出元寶咬了一口,把牙硌掉了。時尚書屋
富漢要買窮漢的饃,說一個元寶買一個饃。窮漢不賣。富漢餓極了,要用一袋子元寶換窮漢一個饃。窮漢說,你就是拿十袋元寶來我也不換,那東西這會子能吃麼?後來大水退了,富漢也餓死了。」
二狗講完,擰開水壺蓋喝了口水,狡黠地笑了。
李長勝舔了一下乾裂的嘴唇:「你個崽娃編故事笑話我哩。說啥我也要背着。」
二狗說:「我等着誰用一袋銀元換我一壺水哩。」

大夥都笑了。
日頭斜到西天,隊伍來到一座小山前。
王二狗驚叫起來:「快看,那山冒火哩!」
眾人舉目遠眺,那座小山果然有火苗跳躍,雖然在強烈的陽光照耀下,那跳動的火苗卻清清楚楚地映入每個人的眼帘,可見火勢之大。黃大炮喃喃道:「怪不得這麼熱,原來這達有座火山!」
眾人驚疑不定,不敢貿然向前。這時錢掌柜趕了上來,手搭涼棚看了看,對爺爺說:「不是火山,像是座沙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