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38 頁


頭,慢慢舉起槍來,只要食指一動,爺爺就會在夢鄉中直奔另一個世界。 這段往事是奶奶講的。奶奶講到這裡用手中的針去撥燈花。我着急了,忍不住問:「你開槍了沒有?」 「沒有。」 「你咋不開槍呢?」 奶奶回過頭,
作者:賀緒林 / 頁數:(38 / 0)

不知過了多久,爺爺打起了呼嚕,那呼嚕聲似乎在和洞外的風聲爭強鬥勝。他實在是太睏乏了。碧秀沒有睡,她一雙烏眸在洞裡發出熠熠亮光。她輕輕咳嗽了一聲,爺爺沒有動靜。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又重重地咳嗽了一聲,爺爺鼾聲如舊。稍頃,她搖了一下爺爺的肩膀,爺爺的鼾聲戛然而止。她嚇了一跳,急忙縮回洞裡。爺爺的身子側了一下,鼾聲又漸漸而起,由弱到強。時尚書屋
她又壯起膽子,伸手去搖爺爺的肩膀,卻意外地碰到了爺爺插在腰間的盒子槍。她的心猛地一跳,稍一遲疑,隨即鼓足勇氣,從爺爺腰間抽出了盒子槍。爺爺全然不覺,鼾聲如舊。
碧秀手握盒子槍,心跳如鼓。她穩住神,竭力使自己平靜下來。她張開機頭,慢慢舉起槍來,只要食指一動,爺爺就會在夢鄉中直奔另一個世界。
這段往事是奶奶講的。奶奶講到這裡用手中的針去撥燈花。我着急了,忍不住問:「你開槍了沒有?」
「沒有。」

「你咋不開槍呢?」
奶奶回過頭,訝然地望着我:「你想要我打死你爺爺?」
爺爺在我後腦勺上拍了一巴掌,笑罵了一句:「這個崽娃子!」
我這才意識到問錯了話,可還是嘟噥說:「你打死了爺爺,就可以逃走了。」

奶奶說:「我起初是這麼想的,可臨到頭我卻下不了手。」

「為啥?」我問。
「你爺爺是條漢子,也是個好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你們是水火不容的仇敵呀。」
我說。
奶奶說:「我們是仇敵。可那會兒他吃喝時想到了我,沒把我當仇敵看,我也不能把他當敵人待。」

「就這麼簡單?」我還是不明白。
爺爺在一旁笑道:「你給娃往明白的說。」

「婆,你說嘛。」

奶奶笑了笑:說:「我喜歡你爺爺那樣的硬漢子。」

爺爺哈哈大笑,滿臉的得意之色。
我完全明白了。
許久許久,碧秀舉起的槍又垂了下來。她想到了剛纔那半塊飥飥饃和兩口水。儘管她是爺爺的俘虜,他們是仇敵,可一路上的接觸,讓她看得出他是個正直的軍人,是個真正的男子漢,而且有一顆良善的心。她不能恩將仇報,趁他熟睡之機打死他。時尚書屋
再說,他和她是鄉黨,常言說得好,親不親,故鄉人。在這個荒無人煙的大戈壁能和鄉黨相遇儘管他們並不相識,也是緣分呀。不知怎的,她在心底對他生出了愛憐之情。她的思想如一匹奔馬,到處撒歡……她想到,她被徐大腳強迫當了土匪,雖說徐大腳待她還不錯,可還是沒把她當人看,把她當作了禮物送給了陳元魁。時尚書屋
如果陳元魁真心愛她也就罷了,可陳元魁的女人無數,只是把她當作玩物而已。她又想到,自己才十八歲,總不能當一輩子土匪,女人總是要嫁人的,難道自己將來嫁給一個土匪?不,她打心底不想當土匪,更不願嫁給土匪。她的目光落在了爺爺身上,這個男人英俊魁梧,而且正直耿介,也不乏良善之心,還是自己的鄉黨。若是能嫁給這個男人終生都會有依靠。時尚書屋
轉而又覺得自己這個想法荒唐可笑,人家一個堂堂的國軍上尉連長會娶她這個當土匪的女人做老婆?再說如今他們是仇敵哩!想到這裡,她在肚裡罵自己:「瓜女子,都啥時候了還想這種事。」
輕輕嘆了口氣。
碧秀下意識地咬了一下嘴唇,轉身提着槍貓着腰來到洞口,想趁機逃走。她撕開羊皮,洞外漆黑一片,如同墨染一般,沙暴雖然有所減弱,但仍似萬千虎狼在怒吼。一陣風沙撲面而來,沙粒子打在臉上好似刀割一般。這個時候出了洞往哪兒跑呢?沙暴還不把她吞了!想到這裡她禁不住打了個寒戰,急忙縮回了頭,把羊皮重新堵好。時尚書屋
稍頃,碧秀回到洞裡,爺爺的鼾聲依舊。她挨着爺爺坐下,思忖片刻,悄然把手中的盒子槍插回爺爺的腰間。她放棄了逃跑的念頭,睏倦和瞌睡開始向她發起進攻。她無法抵擋,長長打了個哈欠,靠住洞壁打盹。時尚書屋
漸漸的,她的身體失去了控制,頭靠在爺爺的肩膀上沉沉地睡着了……
第10六章(1)
爺爺做了一個夢。他在樹林裡打獵,發現了一隻梅花鹿。那是隻母鹿,看樣子還沒有做母親,毛皮光亮,身上的梅花斑十分好看,一雙楚楚動人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爺爺。爺爺舉起槍瞄準着它,它沒有跑開,眼裡閃出一絲恐懼,但更多的是視死如歸。時尚書屋
爺爺十分驚詫,也動了惻隱之心,放下了槍,朝梅花鹿走去,梅花鹿依然不跑不躲。快到近前時,爺爺猛地一撲,抱住了梅花鹿。梅花鹿十分溫順,偎依在爺爺的懷中,還用舌頭舔着爺爺的面頰,那愜意愉悅的感覺令爺爺陶醉,他忍不住去親吻梅花鹿那紅潤可愛的嘴唇。梅花鹿突然掙脫了他的摟抱,爺爺猛地驚醒,發現懷裡抱著一個東西。時尚書屋
他一時弄不清自己是否還在做夢。好半晌,他終於靈醒了,仔細一看,懷裡抱的不是梅花鹿,而是女俘趙碧秀。趙碧秀偎在他的胸前睡着了,熟睡中的女俘已完全失去了戒備和敵意,還原了女兒本色。她的面龐雖然被烈日和沙暴侵蝕得十分憔悴,但依然掩不住天生麗質,長長的睫毛低垂着,鼻樑高且直,鼻翼微微歙動着,嘴唇雖然失去了紅潤豐滿,卻微微張開着,似乎在等待着一種渴望。時尚書屋
爺爺獃望着懷中的女人,心跳如鼓,只覺得心頭一股烈火在燃燒,熱血在周身奔湧,直衝腦門。他不能自已地俯下頭想去吻那張微張着的櫻桃小口。就在這時,懷中的女人突然動了一下,嚇了爺爺一跳,他急忙收住心猿意馬,正襟危坐。女人的長睫毛忽閃了幾下,眼睛睜開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