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39 頁


」 倆人又都無話可說。 突然碧秀「媽呀!」驚叫一聲,撲到爺爺懷中。爺爺嚇了一跳,急忙問咋了。碧秀指着洞裏邊,半晌說不出話來。爺爺心中疑惑,是啥東西竟然把當土匪的女人嚇成這個樣子。他定睛往裡瞧,不禁大駭,頭髮
作者:賀緒林 / 頁數:(39 / 0)

她看著面前的男人發獃,顯然她還沒有靈醒過來。爺爺也獃眼看她,默然無語。好半晌,她終於靈醒過來。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一把推開爺爺,坐直了身子,用手理着額前的亂髮,竭力平息着慌亂的心。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吸着煙,煙霧飄散開來,遮掩住了他的尷尬。倆人垂着目光,誰也不去看誰,但彼此聽得見對方的呼吸甚至心跳。洞裡是一陣難熬的沉默,可他們誰都不願打破這沉默。他們似乎都在沉默中品嚐什麼,抑或在遐想什麼。時尚書屋
不知過了多久,一絲亮光從洞口的縫隙透了進來。碧秀最先打破了沉默,自語似的說:「天亮了。」

爺爺驚醒過來,看著洞口,也說了一句:「天亮了。」

倆人又都無話可說。
突然碧秀「媽呀!」驚叫一聲,撲到爺爺懷中。爺爺嚇了一跳,急忙問咋了。碧秀指着洞裏邊,半晌說不出話來。爺爺心中疑惑,是啥東西竟然把當土匪的女人嚇成這個樣子。時尚書屋
他定睛往裡瞧,不禁大駭,頭髮也豎了起來。
原來靠洞裡洞壁坐著一個人,不,是一具屍體。他的衣服可能被風沙吹蝕掉了,全身赤裸着,腿部的肌肉已不存在,露出了森森白骨;臉部和上半身基本完好,皮膚呈棕褐色,像是風乾了的臘肉;兩個眼珠不見了,露出兩個黑洞,似乎在看他們,十分的嚇人。
碧秀驚魂未定地說:「她是個女人。」

爺爺再仔細看,死者頭部有一條粗黑的髮辮,這不僅說明她是個女人,很可能還是個姑娘。
她是什麼人?怎麼死的?死了多少年?不得而知。可以猜想,她迷了路,誤入荒漠戈壁,在這裡遇上了沙暴,鑽進洞中躲避。由於饑渴疲憊她再沒有力氣走出這個洞。
爺爺與碧秀面面相覷。他們沒想到昨晚竟然和一具女屍獃了一個晚上,都有點膽顫心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走吧。」
碧秀輕聲地說。她已經平靜了下來,不再感到恐懼,而是面對那具女屍,心中油然而生兔死狐悲之感。
爺爺喃喃道:「她可能跟你年齡一般大,還沒結婚哩,可死在了這達,而且死得這樣慘……她說不定生前長得比你還俊,可如今卻成了這般模樣,乾巴得如同牛皮紙人。唉,真是可憐……」

「別說了。」
碧秀轉身出了洞。她眼裡已有了淚花。
爺爺尾隨而出。他也不忍再看那具女屍。
在那個大荒漠的風沙之夜,一個小伙和一個姑娘在一個風蝕洞裡獃了一夜,本應發生些故事來,卻什麼也沒發生。是不是原本發生了故事,爺爺和奶奶羞於說出口?後來我仔細回憶當年爺爺講這段往事時,臉上有一種深深遺憾的表情。而且奶奶在一旁也說,那時她真的睏倦極了,醒來時又被那具女屍嚇傻了,只想趕緊逃離那個洞穴,別的啥也沒有想。
我想,任誰看見那具女屍都會毛骨悚然,都會趕緊逃離那個洞穴,都不會再有什麼慾念。
沙暴早已停息,大地一派寧靜。東方是一片燦爛的朝霞,一輪紅日正在霞光中冉冉升騰,蔚為壯觀。可爺爺和碧秀卻驚獃了。
他們並不是被大自然的壯觀美麗所征服,而是被大自然的暴虐和威力所震懾。呈現在他們面前的景物完全改變了模樣,城堡廢墟不見了蹤跡。放眼望去,鋪天蓋地的黃沙呈現出波紋狀,猶如凝固了的海洋波濤。原先的城堡廢墟几乎被沙浪吞噬了,只剩下了半壁石崖和幾座斷牆殘垣。時尚書屋
爺爺痴獃獃地戳在那裡,面有恐懼之色。人在大自然面前顯得那麼渺小,可憐無助。好半晌,他穩住神,大聲吼叫起來:「老劉!大炮!」
沒有回應。
爺爺額頭沁出了冷汗,一個勁地扯着嗓子吼叫:「大炮!老劉!你們在哪達?」碧秀也是一臉的慌恐,緊跟在爺爺身後,嘴張了幾張,卻不知該喊叫誰,只好又閉上了。茫茫荒漠只剩下了他們倆人,他倆面面相覷,只覺得一種巨大的恐怖籠罩住了他們。他倆惶惶然,不知所措。忽然,從沙窩窩裡鑽出個活物來,倒把他倆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那活物抖掉滿身的沙子,現出原形來。他倆定睛仔細看,是錢掌柜。錢掌柜也看清了他倆,吐了一口痰,全是沙子。他回頭叫了一聲:「鐵蛋,出來。」

鐵蛋從沙窩窩裡鑽了出來。原來錢掌柜和鐵蛋的藏身之處是個風蝕洞。風蝕洞被黃沙掩埋了一大半,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這地方有個風蝕洞。
爺爺左右看看,急問道:「馬呢?」
錢掌柜說:「在洞口臥着哩。」

黃沙几乎把洞口埋沒了,哪裡還有白龍馬的影子!錢掌柜把手指塞在嘴中,很響的打了個唿哨。那匹白龍馬是他馴出來的,聽見唿哨聲就會奔跑過來。可他打了半天唿哨,卻聽不見馬蹄聲。爺爺和錢掌柜都着急了。時尚書屋
馬丟了不怎麼要緊,要緊的是馬背上的馱子,馱子裝的是乾糧和水,那是他們一夥人的性命啊!
錢掌柜登上一個沙梁,舉目四望,到處都是漫漫黃沙,哪裡有白龍馬的蹤影!沙暴到來之時,他想把馬牽到洞裡去,可洞太小,馬根本就鑽不進去。情急之中,他讓白龍馬伏臥在洞口。沒想到白龍馬跑了。錢掌柜連連跺腳,直罵自己混蛋。時尚書屋
他要獨自去找白龍馬。爺爺一把拉住他,凶道:「你上哪達找去?你是尋死去哩!」
鐵蛋也嚷嚷着要去尋找白龍馬,爺爺火了:「咋的,你倆想趁機逃跑?別做夢了!」爺爺說白龍馬丟了怨不得錢掌柜,都是大沙暴造的孽。錢掌柜和鐵蛋上哪達找去?在戈壁灘上孤獨的行走那是趕着上閻王的門哩。他那時要不發火還真攔不住錢掌柜和鐵蛋。
見爺爺發了火,錢掌柜不再固執己見,只是狠狠打了自個一拳,罵一句:「我真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