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40 頁


,全然沒有了以前賣弄風情的騷味。爺爺明白了,在洞裡黃大炮一定對二號女俘使壞了。他在肚裡狠狠罵了黃大炮一句:「狗日的真是個叫驢!」可嘴裡啥也沒說。 劉懷仁也看出了端倪,在一旁笑道:「大炮,是不是二號又給你使美人計了
作者:賀緒林 / 頁數:(40 / 0)

爺爺拍了一下他的肩頭:「這也怨不得你。只要人平安無事就好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隨後又問:「你看沒看到老劉和大炮他們?」
錢掌柜說:「我和鐵蛋把白龍馬往洞口牽時,看見他倆一人帶一個女俘往左邊的洞穴跑。可能還在洞裡哩。」

有了尋錢掌柜的經驗,他們幾人邊喊叫邊在沙窩窩裡仔細尋找。還真不錯,很快找到了許多人。大夥一個個灰頭土臉的,像是一群土撥鼠。劉懷仁和黃大炮一人押着一個女俘,模樣都狼狽不堪。時尚書屋
爺爺忽然發現黃大炮的臉上和裸露的胸脯有斑斑血跡,仔細一瞧,好像被誰抓撓破了。爺爺再看黃大炮身邊的二號女俘,頭髮散亂,衣衫不整,衣領處被撕裂了,半個乳房裸露着。二號女俘發現爺爺在看她,便一臉仇恨地瞪着爺爺,隨後把仇恨的目光移到了黃大炮身上,全然沒有了以前賣弄風情的騷味。爺爺明白了,在洞裡黃大炮一定對二號女俘使壞了。時尚書屋
他在肚裡狠狠罵了黃大炮一句:「狗日的真是個叫驢!」可嘴裡啥也沒說。
劉懷仁也看出了端倪,在一旁笑道:「大炮,是不是二號又給你使美人計了?」平日裡他倆啥玩笑都開,這會劉懷仁拿黃大炮尋開心。「你將計就計了沒有?」
黃大炮悻悻地罵道:「這個騷×,是個嘴把式,光說不練。動真格的還對我下手哩。」

劉懷仁笑道:「這麼說二號沒給你使美人計,是你給人家使美男計哩。她中計了麼?」
黃大炮壞壞地一笑:「她敢不中計麼。」

劉懷仁笑罵道:「都啥時候了,你狗日的還有那邪勁。」

「人活着也就短短的幾十年,不找找樂子不是太虧了麼。」
黃大炮乜了劉懷仁一眼,又壞笑了一聲:「老劉,你別豬笑老鴉黑。我就不信你能老老實實的跟三號在洞裡獃一夜?」
劉懷仁並不惱:「我也想不老實獃着,可身子不聽使喚,使不出勁來,只好老老實實地睡覺。再說,二狗跟我在一個洞裡,我就是有你那邪勁,當着二狗面也使不出來。」

黃大炮有點不相信,轉臉問二狗:「你跟劉排長在一個洞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王二狗點頭作答。
黃大炮又問:「劉排長跟三號沒幹那個啥事?」
王二狗聽不明白,問:「幹啥事?」
黃大炮罵道:「你個碎熊是真不明白,還是裝不明白?」
「我明白啥呀,劉排長讓我盯着三號,他自己睡覺。害得我一晚上沒敢闔眼,這會眼皮都不想睜哩。」
王二狗苦着一張臉,滿腹的牢騷。
「你這下信了吧。」
劉懷仁得意地笑了,「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騷狗似的,看見母的就想耍鞭。」

爺爺這時重重地咳嗽了一聲。他倆這才停止了打嘴仗。
爺爺清點了一下人數,發現少了三個士兵。他讓大夥再四處找找,可一個也沒找着。他估計他們十有八九葬身在大沙暴之中,心裡不禁一陣痠痛。這時大夥都知道了馬馱被沙暴捲跑了,丟了馬馱意味着什麼,誰心裡都很清楚,一時間心情都十分沉重,誰也不說話。時尚書屋
太陽漸漸升高,把燥熱灑向荒漠。爺爺望着一望無垠的沙地,心中更加焦灼。沙暴把土匪馬隊留下的足跡抹得乾乾淨淨,該朝哪個方向走呢?他沒有一點主意。劉懷仁走過來,說:「連長,出發吧。」

出發?往哪個方向出發?爺爺茫然地看著劉懷仁,似乎沒聽見他在說什麼?
劉懷仁又說了一句:「連長,咱們走吧。」

爺爺醒過神來,說了句:「走吧。」
卻沒動窩。他不知該朝哪個方向走。
忽然,爺爺發現不見了錢掌柜和鐵蛋,心中大驚,難道他們真的趁機逃跑了?一夥人正驚疑不定,忽聽有人大聲叫喊:「賀連長!」
爺爺尋聲看去,只見錢掌柜牽着白龍馬從石崖那邊走來,馬後跟着鐵蛋。
原來錢掌柜和鐵蛋趁爺爺他們尋找其他人之機,四處尋找白龍馬。他倆終於在石崖那邊找到了白龍馬。爺爺見找到了白龍馬,大喜過望,大夥臉上都泛起笑紋。剛纔還死氣沉沉的隊伍有了生氣。時尚書屋
爺爺走上前摸着白龍馬的鬃毛,詢問士兵似地說:「你跑到哪達去了?」
白龍馬似乎聽懂了他的問話,打了兩個響鼻作答。爺爺笑着拍了拍它的腦門,轉過目光問錢掌柜:「你們在啥地方找到了它?」
「在石崖背後,它是個有靈性的牲靈。昨晚他在石崖背後的一個溝坎裡躲了一宿,那地方十分避風,」錢掌柜牽着馬繮繩,又說:「咱們該上路了吧!」
爺爺說:「該上路了。昨晚的大沙暴把土匪馬隊留下的足跡颳得無影無蹤,咱們往哪個方向走?」
錢掌柜手搭涼棚四處眺望,皆是漫漫黃沙。他皺起了眉,也沒了主意。好半晌,他問爺爺:「賀連長,你看該往哪個方向走?」
「我們來時往西,回時該往東吧?」爺爺說的很不自信。
「那就往東走吧。」

爺爺看了錢掌柜一眼,問了一句:「往東走?」
錢掌柜點點頭。
爺爺眯起眼睛看著太陽,半晌,拔起腿朝太陽升起的方向走去。一夥人尾隨在他的身後……
隊伍又出發了,朝着太陽升起的方向。錢掌柜和鐵蛋牽着白龍馬走在前邊,爺爺的隊伍緊隨其後。
翻過一道沙梁,前邊又是一道沙梁,滿眼都是如海的沙浪,不知路途還有多遙遠?
太陽打一露臉,就把赤火灑了下來。此時,太陽已快升到頭頂,那毒辣辣的熱浪似乎要把人烤焦。士兵們一步三喘,身上的水分蒸發光了,從毛孔眼裡開始往外冒油。行軍的速度愈來愈慢。時尚書屋
爺爺命令隊伍休息休息,吃點東西喝口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