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41 頁


被烈日曬死的空氣突然迅猛地流動起來,扯起了這夥人的頭髮。一股嗆人的沙塵撲面而來,直鑽鼻孔。沒人能禁住,都很響地打起噴嚏。 爺爺驚叫一聲:「大旋風!」 錢掌柜說:「是 龍捲風,快讓大夥躲一躲!」 往哪裡躲?
作者:賀緒林 / 頁數:(41 / 0)

隊伍剛剛停下來,忽然,白龍馬連連打了幾個響鼻,前蹄不住地刨地,顯得煩躁不安。爺爺忙問錢掌柜,白龍馬怎麼了?錢掌柜撓着白龍馬的鬃毛,自言自語地說:「可能要出啥事?」要出事?能出啥事?爺爺警覺起來,張目四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西邊的沙樑上出現了一個黃色的球狀東西,向這邊滾動而來。大夥遙望着那東西,不知是福是禍。
只見那球狀物越滾越快,且越來越大,呼呼有聲,攪起一片黃沙,遮住了半邊天,而頭頂的烈日依然高懸着。反差成為一種奇觀。又是沙暴?但不太像是。昨天那場大沙暴歷歷在目,是何等的可怕!
大夥正驚疑不定,那東西倏忽到近前,變成一個碩大無朋的漏斗,拔地而起,直接蒼穹,旋轉而來,發出可怕的呼嘯聲。清楚地可以看見有無數樹木和塊狀物體如鵝毛般的在漏斗頂端飄舞。剛纔似乎被烈日曬死的空氣突然迅猛地流動起來,扯起了這夥人的頭髮。一股嗆人的沙塵撲面而來,直鑽鼻孔。時尚書屋
沒人能禁住,都很響地打起噴嚏。
爺爺驚叫一聲:「大旋風!」
錢掌柜說:「是 龍捲風,快讓大夥躲一躲!」
往哪裡躲?四下都是光禿禿的沙地,連個溝坎都沒有。
錢掌柜說:「讓大夥趴下!」
「趴下!」爺爺大喊一聲,趴在地上。
士兵們都趴在地上。
那匹白龍馬振鬃長嘶一聲,猛地掙脫了繮繩,竟然迎着龍捲風狂奔而去。錢掌柜打了個唿哨,卻被呼嘯的風聲刮跑了。他急了,要去追白龍馬。爺爺躍身而起,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時尚書屋
爺爺把他按倒在地,凶他:「你不要命了?」
錢掌柜眼睜睜地看著白龍馬被龍捲風捲走了,痛叫一聲,一拳砸在沙地上,閉住了眼睛。
那匹白龍馬真的十分有靈性,它早就嗅到了空氣中的沙塵味。它以為又遇上了昨天那樣的大沙暴,想跑回哪個石崖背後去躲避。沒想到大自然變化無常,今日的沙暴比昨日的不同。今天刮的是龍捲風,雖不及昨日大沙暴威猛,卻比昨日的大沙暴更凶險。時尚書屋
一旦被捲進去,就會屍骨無存。
龍捲風擦着爺爺他們身邊急匆匆地颳走了,沒有造成人員傷亡,只是捲走了白龍馬。說實在話,捲走了白龍馬比捲走幾個士兵更可悲、更可怕。白龍馬馱着水和乾糧,那是他們一夥人的命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昨天那場大沙暴把白龍馬丟了,後來錢掌柜把它找了回來。今天又遇到了龍捲風,白龍馬最終沒有逃脫厄運。這難道是上蒼給他們的暗示麼?爺爺真不敢去想。他已經感覺到他們已完全陷入絶境,凶多吉少。時尚書屋
爺爺的臉色變得鐵青。
不管怎樣,還得往前走。
烈日依然當頭照着,倏然而過的龍捲風除了捲走白龍馬外,並沒有把灼熱的溫度降下來。在這個神鬼也怕的地方,似乎處處有魔鬼在追隨着他們,要置他們于死地。隊伍失去了生氣,士兵們沒吃沒喝,蔫頭耷腦的,沒誰說啥,一個跟着一個,在荒漠上踉踉蹌蹌地走着。馬馱沒有了,吃啥喝啥?可能連三個女俘都在想這個問題。時尚書屋
爺爺和錢掌柜並肩走在隊伍前邊,倆人的臉色都板得鐵青。王二狗和鐵蛋跟在他們的身後。
王二狗瘦了一圈子,越發顯得矮小,他大口喘着氣,腳步趔趔趄趄的。忽然,他「撲通」一下栽倒在地上。鐵蛋驚叫起來:「二狗,你咋了?」伸手去拉他,可怎麼也拉不起。
爺爺驚迴首,見此情景,急忙抱起二狗,疾聲呼叫:「二狗!二狗!」
第10七章(2)
王二狗雙目緊閉,不吭聲。後邊的人趕了上來,都圍了過來。錢掌柜俯下身子,翻了一下王二狗的眼皮,說:「他是渴壞了,誰有水?給他喂口水。」

爺爺放下王二狗,解下腰間的水壺,擰開壺蓋,給王二狗的嘴裡慢慢灌水。王二狗在昏迷中嗅到了水氣,貪婪地吮吸着。爺爺移開了水壺。王二狗忽地睜開了眼睛,喃喃道:「水,我要喝水……」

爺爺大聲喊:「誰有水,快拿來!」
士兵們的水壺都空空如也。這時就見鐵蛋解下背上的皮囊,皮囊雖說癟了,但還有水。爺爺接過皮囊讓二狗喝,王二狗貪婪地喝了起來。爺爺說:「這是鐵蛋的水,你潤潤喉嚨就行了。」

鐵蛋說:「二狗,你再喝一口吧。」

王二狗又喝了一口,把皮囊還給了鐵蛋。鐵蛋伸手把他拉起來,笑着說:「你把我嚇了一跳。這達可不是你屋的熱炕,把吃奶的勁使出來走吧。」

王二狗衝他感激地一笑,掙扎着往前走。鐵蛋搖了搖皮囊,水已經不多了。他伸出舌頭舔了一下乾裂的嘴唇,紮住了皮囊口,背在身上去追王二狗。
爺爺和錢掌柜相對一視,都輕嘆一聲……
天氣愈來愈熱,大夥似乎置身在蒸籠之中,都感到快要被蒸熟了。看著頭頂,太陽似一個碩大的火球懸在半空,那麼的遙遠,又那麼的逼近。黃大炮忽然拔出手槍,衝著太陽打了一梭子。爺爺吃了一驚,迴首忙問出了啥事。時尚書屋
黃大炮罵罵咧咧地說:「狗日的這麼毒,我真想把它一槍揍下來。」

「混蛋!」爺爺罵了一句,垂着頭向前走去。
隊伍緩慢艱難地前進着,沒誰說話,只有「刷啦,刷啦」的疲憊不堪的腳步聲。錢掌柜走在隊伍中間,往後看了一眼,舔了一下乾裂的嘴唇,沙啞着嗓子說:「我給大夥講個故事。」

這個時候誰還有啥好心情聽故事。可有故事聽總比沒故事聽要好一些。後邊的人趕了上來。錢掌柜邊走邊講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數百人的商隊穿過一個大沙漠,帶的水和乾糧喝完了吃光了,大夥饑渴難忍,精神都出了毛病,他們都怨恨跟隨商隊的一個和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