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42 頁


把吃他們的乾糧喝他們的水吐出來。 這時商隊的頭領開言道:「大夥別嚷嚷了,怨不得這位師傅。師傅一人能吃咱們多少糧?喝咱們多少水?就是讓他把吃的乾糧喝的水都吐出來,那東西還能吃能喝嗎?就算那東西能吃能喝,咱們幾百人夠吃夠
作者:賀緒林 / 頁數:(42 / 0)

那個和尚是商隊在途中遇到的。和尚說他要到沙漠那邊的一個寺院去拜佛。一個人穿過沙漠等於自尋死路,和尚懇求商隊帶上他同行。參加商隊的商人都是要出錢的,也叫同行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因為要僱趕馱人、嚮導,路上過關卡還要給官吏通行費,食品飲水也要集中在一起搬運,所以要花很多錢。現在商隊水盡糧絶,唯一沒有付同行費的是這個和尚。收留和尚同行時大夥都認為這是行善積德的好事,因此破例沒有向和尚收取同行費。現在乾糧吃完了,水喝光了,大夥幾天滴水未沾,渴得精神出了毛病,眾口一詞指責和尚,埋怨和尚白吃了他們的乾糧,白喝了他們的水。時尚書屋
現在乾糧吃完,水喝光了,要和尚把吃他們的乾糧喝他們的水吐出來。
這時商隊的頭領開言道:「大夥別嚷嚷了,怨不得這位師傅。師傅一人能吃咱們多少糧?喝咱們多少水?就是讓他把吃的乾糧喝的水都吐出來,那東西還能吃能喝嗎?就算那東西能吃能喝,咱們幾百人夠吃夠喝嗎?咱們現在誰也別埋怨,要團結一心,想法走出去。」

頭領這麼一說,大夥頭腦都有點清醒了,不再吵嚷。和尚這時說道:「你們也別太急,我給你們弄點吃喝來。」

大夥都以為和尚發高燒說胡話哩,不相信地看著他。和尚說:「別瞪着眼睛看我,把眼睛閉上吧。」

大夥雖說不相信,可心裡卻都抱著一綫希望,閉上了眼睛。
和尚說:「唸佛吧。」

頭領說:「我們不會唸佛。」

和尚說:「阿彌陀佛,你們會念吧。」

大夥異口同聲地說:「會念。」

和尚說:「那就念阿彌陀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大夥齊聲念:「阿彌陀佛。」

約摸一袋煙的工夫,就聽和尚說:「睜開眼睛吧。」
大夥睜開眼睛,只見眼前出現了一個明鏡似的小湖,湖邊是一大片已經成熟的玉米地。大夥歡呼着跑向小湖,痛飲湖水,又掰來玉米棒煮着吃。大夥吃飽了喝足了,這才發現那個和尚不見了……
鐵蛋忍不住問道:「那個和尚上哪達去了?」
錢掌柜笑着說:「他是天上的神仙,回天宮去了。」

王二狗不住地張目四望。錢掌柜問他:「二狗,你看啥哩。」

王二狗說:「我尋那個小湖和玉米地哩。」

大夥都笑了,笑得很苦澀。
忽然,劉懷仁驚喜地叫了起來:「快看!那是啥?」
爺爺順着劉懷仁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七八里外的地方有汪清亮亮的明鏡般的湖泊,湖邊綠樹成蔭,鮮花芳草連成一片。青青瓦舍隱沒在綠蔭之中,有人挑擔,有人趕着牲口;還有店舖作坊,飯館酒店,清晰可見;遊人如織,熙來攘往,好像是集市,似乎能耳聞閙嚷之聲。大夥都是一怔,以為自己還沉浸在錢掌柜的神話故事之中。
爺爺起初也以為看花了眼,急忙揉揉眼睛再看,沒錯,一切景物都真真切切。這時大夥都看到了,歡呼起來。真沒想到,眼前竟有如此這般的好地方。真是天無絶人之路!
士兵們不等爺爺下命令,笑着叫着直朝湖泊奔去,三個女俘也都面現笑顏,跟在士兵們身後奔向湖泊。翻過一道山梁,天上飄來一塊烏雲遮住了太陽,遠處的湖泊集市變得氤氤氳氳,模糊起來。估摸那距離,似乎比剛纔更遠了些。爺爺心裡有了疑惑,怎麼愈走離湖泊集市愈遠?難道走錯了方向?湖泊集市就在前方,不可能走錯方向!
大夥鼓足力量,一口氣又奔了兩個多小時,面前始終是連綿起伏波浪洶湧的沙浪。忽然,黃大炮驚叫起來:「連長,咱們撞見鬼了!」
爺爺忙問是怎麼回事。黃大炮指着前方:「你看,啥都沒有了!」爺爺瞪着眼睛往前看。剛纔看著真真切切的湖泊集市不知什麼時候消失了,眼前只是一望無邊的荒漠沙浪。爺爺驚獃了,干張着嘴說不出話來。時尚書屋
士兵們也都怔住了,面面相覷。
半晌,劉懷仁醒過神來,說:「連長,我帶兩個弟兄再到前邊去看看?」
沒等爺爺開口,錢掌柜搭了話:「劉排長,別費那個勁了,前邊根本就沒有啥湖泊集市,那是海市蜃樓。」
「海市蜃樓?啥叫海市蜃樓?」劉懷仁疑惑不解地問。
錢掌柜說:「啥叫海市蜃樓我也說不明白,這麼說吧,剛纔咱們看到的湖泊集市是個虛景,根本就沒有。」
剛纔大夥都看得清清楚楚,怎麼能說是虛景?怎麼能說根本就沒有那個湖泊集市。大夥都聽糊塗了,向錢掌柜投去質詢憤怒的目光,似乎錢掌柜施了什麼魔法把湖泊集市弄沒了。黃大炮率先開口道:「依你這麼說,咱們真的撞見鬼了?!」錢掌柜點點頭:「咱們是撞見鬼了。時尚書屋
以前我遇到過這種情景,跑了大半天,等到太陽一落山,啥都沒有了。後來我才聽人說那是太陽日的鬼。」

大夥都不吭聲了。沉默。
儘管誰也說不清啥叫海市蜃樓。可誰都聽明白了,剛纔看到的一切根本不存在,是虛景。他們撞見鬼了。許久,許久……
空氣似乎都不流動了,連目光也凝固了。
突然,有人號啕大哭起來,似一匹被打斷了脊樑的蒼狼。大夥都是一驚,獃眼看著號啕者。
爺爺先是一驚,隨之心中一震,定眼看那號啕者,是李長勝。他的兩道濃眉皺成了墨疙瘩,脫口罵道:「號叫球哩!把你爹你媽死啦!」李長勝強忍號啕之聲,泣聲道:「連長,咋辦呀?咱們撞見鬼了……」
爺爺呵斥道:「瞧你這個熊樣,還像個漢子麼?還像個兵嗎?」
李長勝抽泣道:「連長,我不想死……我還沒娶媳婦呢……」

爺爺獃了半晌,上前一步,拍着他肩膀,緩和了一下口氣說:「兄弟,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把眼淚擦乾。」

李長勝拭去臉上的淚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