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43 頁


才把大夥吆喝起來。 隊伍又出發了。這一天的行軍極為艱難困苦,前進的速度如同蝸牛蠕動。中午時分,隊伍翻過一道沙梁,來到一個狹長的河谷。河谷裡鋪滿着鵝卵石,在烈日的映照下閃着碎銀子似的亮光。可它給這群生靈沒有帶來半點
作者:賀緒林 / 頁數:(43 / 0)

爺爺扯着已成破鑼的嗓子說:「弟兄們,剛纔的 龍捲風把咱們的馬馱刮丟了,可咱們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田地。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一定要把大家帶出大荒漠。打起精神,咱們走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一揮手,大步朝前走去。時尚書屋

隊伍繼續向前行進……

第10八章(1)
隊伍在一個沙窩子裡宿了一夜。
爺爺睜開眼睛時,太陽已經冒花了。他急忙爬起身,環望四周,大夥都還橫七豎八地躺着,三個女俘擠在中間,大蝦似的蜷縮成一堆。「起來!」爺爺喊了一嗓子。
沒人動彈。
爺爺又喊了幾嗓子,還是沒人動彈。早晨天氣涼,他想趁着天氣涼多趕點路。他盼着能早一刻走出這令人詛咒的大荒漠。可眼前卻是如此情景。時尚書屋
他惱火了,挨個用腳去踢,費了好半天勁,才把大夥吆喝起來。
隊伍又出發了。這一天的行軍極為艱難困苦,前進的速度如同蝸牛蠕動。中午時分,隊伍翻過一道沙梁,來到一個狹長的河谷。河谷裡鋪滿着鵝卵石,在烈日的映照下閃着碎銀子似的亮光。時尚書屋
可它給這群生靈沒有帶來半點奇蹟和驚喜。
這道河谷在遠古時代曾經流淌着飴如甘露的一江清水,可此刻卻乾涸得只剩下了黃沙和卵石,偶爾可以看到一蓬沙柳或駱駝草。爺爺走到一蓬沙柳跟前,伸手摺下一個枝條,放在嘴裡咀嚼,企望能嚼出點水分來。那枝條已乾枯如柴,爺爺的牙齒都嚼疼了,也沒嘗到濕潤的滋味。他懊喪地把一嘴木渣吐在了沙地上。時尚書屋
這蓬沙柳已經死了,它長在這裡只是向這群生靈表明它增頑生存過。
一群人都在沙柳跟前駐了足,許多人都伸手去折沙柳條,如他們的長官一樣在嘴裡咀嚼,希望是一樣的,失望也是一樣的。最終都吐掉嘴裡的木渣,垂着頭默默無語,似乎在哀悼沙柳。
稍頃,爺爺轉過臉望着白花花的卵石說:「這裡是一條大河。」

站在他身邊的錢掌柜說:「是條大河。」

「不知在這達能不能挖出水來?」
錢掌柜抹了一把臉上的油汗,眯起眼睛遠眺,好半晌,說:「我看難。」

爺爺說:「不管咋樣,挖挖看。」
便讓黃大炮和幾個士兵用刺刀在河床裡挖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幾個人忙活了大半個時辰,總算挖出一個三尺來深的坑。黃大炮和幾個士兵累的躺在坑邊大口喘氣。爺爺走過去,趴下身子抓了一把坑裡的卵石,是熱的。他又把頭伸進坑裡,吸着鼻子,鑽進鼻孔的是嗆人的沙土味,沒有半點潮濕的氣味。時尚書屋
他明白再挖也是白費力氣,拍了一下手,站起身來,臉色變得黑青。士兵們都獃眼看著他們的長官,神情木然。爺爺抬眼看看天,烈日已經移到了頭頂。找不到水,這地方不能久停。時尚書屋
河谷裡更加酷熱難耐。
隊伍走出河谷,繼續向前。
開始有人掉隊了,爺爺不得不命令隊伍停下來等候掉隊者。隨着時間的推移,掉隊的人越來越多,而且出現了傷亡。第1個傷亡者是李長勝。
早晨出發時爺爺就發現李長勝十分虛弱,他爬起身一邁步就打了個趔趄,要不是爺爺扶住,很可能就跌倒了。爺爺說:「老蔫,把那東西丟了吧,會把你壓垮的。」
爺爺說的「那東西」是李長勝背在背上的銀元。
李長勝搖搖頭,問他的長官:「連長,咱們今日格能走出去麼?」
「難說。」

「明日格呢?」
「也難說。」

「後天呢?後天總能走出去吧?」
爺爺不敢看李長勝質問渴盼的眼睛,把臉轉到了一邊。好半天,他又說一句:「老蔫,把那東西丟了吧。這會兒能保住命比啥都要緊。」

李長勝還是搖搖頭:「連長,你可能在肚裡罵我是從錢眼兒裡爬出來的,愛錢連命都不要了。給你說心裡話,把我家人老幾輩加在一起,都沒見過這麼多的銀洋。有了這些銀洋,我可以買上幾十畝地,再買牛買車,再娶媳婦,好好地孝敬我的爹媽,美美地過日子。我將來的好日子就指靠這些銀洋了……連長,我不是見錢眼開的人,我實在是窮,沒有錢啊……」

爺爺只覺得鼻子有點發酸,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不再說啥,帶隊向前走去……
日懸中天,地表溫度高達五十多度。每個人都如同拋在岸上的魚,大口喘息,拚命掙扎。就在這裡,李長勝倒下了。爺爺來到他身邊時,他已經奄奄一息。時尚書屋
爺爺俯下身,卸下他背在身上的銀元,用發澀的聲音說:「老蔫,這東西我替你背着。你堅持住,趕天黑咱們就能走出去。」

「連長,我沒一絲力氣了,我走不出去了……」

「老蔫,別說喪氣話。……」

「連長,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我真的不是見錢眼開的人,我實在是窮啊……」

爺爺不知說什麼才好,只覺得鼻子發酸,嗓子眼發辣。
李長勝入伍時,爺爺剛當上連長。爺爺見他身體壯實,讓他去當機槍手。他梗着脖子不願去,漲紅着臉一個勁地說:「我是來吃糧的,我是來吃糧的。」
爺爺看出他是個老實人,笑問道:「你不願當機槍手,那你想幹啥?」
他說:「我想當伙頭兵。」

在隊伍里,伙頭兵被大家認為最沒出息。因此,這個差事沒誰願幹。爺爺沒想到他卻爭着要干,不由得重新打量他一眼。李長勝膀大腰圓,身材魁梧,是扛機槍的好料。時尚書屋
他見爺爺用怪異的目光看他,急忙說:「連長,我怕餓肚子。」

爺爺明白了,答應了他的要求。此時此刻,爺爺憶起往事,心中一陣痠痛……
「連長,我家裡很窮,在家裡我很少吃飽過肚子。我出來當兵就圖能吃飽肚子……我是伙頭兵,我沒想到我會渴死……會餓死……」
李長勝的聲音十分微弱,似乎在說囈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