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46 頁


那一堆篝火灰燼讓錢掌柜看。錢掌柜沉默片刻,嘆氣道:「咱們這回真的撞見鬼了。」「咋的又撞見鬼了?」 「你聽說過鬼打牆麼?」 「聽說過。莫非咱們遇到了鬼打牆?」 錢掌柜費勁地點了一下頭。 爺爺問:「你以前遇
作者:賀緒林 / 頁數:(46 / 0)

現代科學認為,人的一條腿稍長於另一條腿,如果在不辨方向的一個大廣場行走,足跡是一個圓圈,爺爺他們當時根本不懂這個奧秘,以為遇上了「鬼打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歪靠在一棵樹幹上,手抖抖地伸進衣袋,半天摸出一根皺巴巴的紙煙。這幾天他把這根菸摸過無數次,卻因為極度的乾渴不想抽。他把煙送到嘴邊,嘴唇乾裂出了許多血口子,竟叼不住。一氣之下,他把煙一把揉成了碎未。時尚書屋
忽然,他聽到有腳步聲,扭臉一看,是錢掌柜。
錢掌柜一屁股坐在爺爺身邊,他也疲憊已極,乾渴和饑餓使他只剩下了一副大骨架。
「賀連長,這地方你們到過?」
爺爺點點頭,說是前幾天這地方宿過營,並指着那一堆篝火灰燼讓錢掌柜看。錢掌柜沉默片刻,嘆氣道:「咱們這回真的撞見鬼了。」
「咋的又撞見鬼了?」
「你聽說過鬼打牆麼?」
「聽說過。莫非咱們遇到了鬼打牆?」
錢掌柜費勁地點了一下頭。
爺爺問:「你以前遇到過鬼打牆麼?」
「沒遇到過。可我聽人說起過,你費多大的勁只是走圈圈,好像鬼打了一圈牆似的。」

爺爺不吭聲了,用指頭在沙地上畫着,無意間畫了一個「水」字。他獃獃地看了半天,一拳把「水」字砸了個稀巴爛。
錢掌柜忽然說道:「賀連長,附近可能有水源。」

爺爺忽地坐直身子,急忙問:「水源在哪達?」
錢掌柜說:「這片胡楊林不小,能長樹的地方肯定有水。你沒讓人在附近找找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找過,至少二三十里方圓沒有水源。」

錢掌柜喃喃自語:「咋能沒水哩?這片胡楊林很少見,樹上的葉子也還茂密,不可能沒有水吧?」
爺爺說:「我也這麼想,可就是找不到水。把他家的!」他又在那個稀巴爛的「水」字上砸了一拳。
錢掌柜不吭聲了。
倆人沉默無語,獃眼望着西天。
太陽像一個血紅的火球在天邊燃燒,逞了一天威似乎也疲倦了。荒漠的氣溫開始回落。不知什麼時候從南邊湧起一堆烏雲,先是一塊烏雲把夕陽塗抹得極為慘淡,隨後的烏雲湧過來把這份慘淡也吞沒了。天地之間頓時混沌起來。時尚書屋
爺爺驚叫一聲:「不好,要變天!」
錢掌柜也說了一聲:「要變天。」

爺爺說:「錢掌柜,你給咱把馬馱照料好。」

錢掌柜一怔,隨即苦笑道:「哪達還有馬馱哩。」

爺爺這才醒悟過來,白龍馬被
龍捲風捲走了,不知是死是活。沒了馬馱,他隨後想到的是女俘,一種本能使他的神經繃緊了。他已經嘗到過沙暴和龍捲風的厲害,絶不敢掉以輕心。他掙紮起身去尋找女俘。時尚書屋
女俘們躺在一個沙窩裡,閉目喘息。她們披散着頭髮,形同餓鬼。身上的衣衫已破爛不堪,近乎半裸,裸露的乳房失去了誘人的韻味和風采,松耷耷地弔在胸前。她們身旁躺着一夥同樣近乎半裸的漢子。時尚書屋
可此時此刻誰也沒心思去瞧誰一眼。乾渴、饑餓和疲勞完全把他們打垮了,已經使他們忘記了性別和慾望。
爺爺的腳步聲驚動了三個女俘。她們睜開眼睛,看了一眼爺爺,二號和三號女俘又閉上了眼睛。碧秀獃望着爺爺,倆人目光對峙了半天。爺爺本想用繩索拴住她們,可臨時改變了主意。時尚書屋
「要變天了,可能又是大沙暴,你要注意點。」
爺爺對碧秀說,原本是怕女俘趁機逃脫,語話中卻分明透着關照。
碧秀舉目看天,果然天空聚集着大團的烏雲。她感激地衝着爺爺點了一下頭。
爺爺轉臉去吆喝士兵們趕緊起來,作防沙暴的準備。說話間起了風,風勢來得迅猛強勁,雖然比不上上一次沙暴的兇猛威力,卻也吹得飛沙走石,樹枝亂搖,發出呼嘯亂叫。爺爺身子晃了幾晃,跌倒在女俘身邊。他體力消耗殆盡,已經弱不禁風了。時尚書屋
在狂風的呼喚和催促下,天邊的烏雲似脫繮的野馬奔騰而來,霎時壓過頭頂。黃沙攪着烏雲遮天蔽日,提前拉開了夜幕。
忽然,半空中躥出一條銀蛇,亮得使人目眩;隨後是一聲霹靂,如同炮彈在頭頂炸響,震得大地都顫抖起來。躺倒在沙窩裡的這群人都忽地坐起了身,仰臉看天。只見天空中銀蛇狂舞,炸雷聲聲。
「下雨了!下雨了!」
有人驚喜地叫喊起來。果然有銅錢大的雨點打在臉上身上,冰涼冰涼的。
「老天爺,下大點吧!救救我們吧……」
劉懷仁跪倒在沙地上,雙手捧着瓷碗,大聲祈禱。
兩天前經歷了一場風暴,誰都知道沙暴的厲害。可這時大夥沒有一個躲的藏的,就是三個女俘也獃獃地仰臉看天。大夥見劉懷仁跪下了,也都齊刷刷地跪下,祈求上蒼賜降甘霖。爺爺也跪倒在地。時尚書屋
風在刮,電在閃,雷在鳴。可雨點卻越落越稀,後來竟然銷聲匿跡了。這場風雨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約摸兩袋煙工夫,雲過風止,夕陽在西山頂上復出,冷笑着瞧著沙地上跪着的這一群生靈。時尚書屋
這一群生靈眼看著希望化為泡影,起初目瞪口獃,後來嗚嗚大哭,咒天罵地。再後,耗盡了氣力,都一攤泥似的酥軟在沙地上。
這場雨來時爺爺沒有太大的驚喜,反而有許多恐懼,上次的沙暴讓他觸目驚心。因此,俄頃而失他也不怎麼感到失望,甚至有點慶幸,慶幸只是一場狂風而已,而不是大沙暴。他心裡清楚,到了這一步田地只能聽天由命,怨天尤人只是傷精傷神,於事無補。他長長嘆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沙地上。時尚書屋
另一個顯得鎮靜的人是錢掌柜。他長年趕馱跑這條道,大戈壁上這種乾打雷不下雨的自然現象他見得多了,並不為奇。剛纔這伙兵跪下求雨時,他站在一旁默然看著。但他心裡同樣渴望着天降大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