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49 頁


的特務連畢竟訓練有素,很快就鎮定下來,趴在沙地上開槍還擊。 錢掌柜放下鐵蛋,眼裡射出復仇的怒火,抓起身邊一個中彈身亡的士兵扔下的槍,扣動了扳機,出膛的子彈呼嘯着奔向仇敵。 彪子所率的二十幾個匪卒都是職業土匪,不僅
作者:賀緒林 / 頁數:(49 / 0)

錢掌柜和爺爺忽地站起身,爺爺順手拔出了手槍。倆人朝鐵蛋呼喊的方向跑去。沒跑出幾步,藉著火光就看見鐵蛋慌慌張張跑了過來,邊跑邊喊:「土匪來咧!土匪來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時就聽見一陣槍響,錢掌柜急奔過去,鐵蛋一個趔趄,撲進錢掌柜的懷中,說了聲:「林子那邊有土匪……」
頭歪在了一旁。
「鐵蛋!……」
錢掌柜驚呼一聲,他摟抱鐵蛋的手觸到了鐵蛋的後背,黏糊糊的一片。
這時爺爺大聲喊叫起來:「弟兄們,抄傢伙!有敵情!」
士兵們急忙爬起身,操起了武器。這時,林子那邊槍聲響成了一片,子彈飛蝗似的飛了過來。幾個士兵栽倒在地上不再動彈,陣腳頓時大亂。爺爺大聲喊道:「弟兄們,不要怕,跟狗日的拚個魚死網破!」
爺爺的特務連畢竟訓練有素,很快就鎮定下來,趴在沙地上開槍還擊。
錢掌柜放下鐵蛋,眼裡射出復仇的怒火,抓起身邊一個中彈身亡的士兵扔下的槍,扣動了扳機,出膛的子彈呼嘯着奔向仇敵。
彪子所率的二十幾個匪卒都是職業土匪,不僅凶殘,悍不畏死,且有備而來。他們藉著夜色的掩護,步步逼近。爺爺他們是疲憊之師,而且沒有防範,形勢對他們十分不利。
槍彈聲在荒漠之夜顯得那麼的驚心動魄,猶如晴天霹靂;又是那麼的蒼白無力,猶如蚊蟲嗡嗡。
這場戰鬥很快就分出了勝負。彪子一夥慣匪越戰越勇,包圍圈越縮越小。爺爺他們傷亡慘重,拚死抵抗,已露敗跡。
這時又有了新的危機,子彈所剩無幾。爺爺壓低聲音,命令道:「不要放空槍,等狗日的靠近了再打!」
彪子見爺爺他們不打槍了,當即就明白是咋回事,扯着嗓子喊:「狗日的沒子彈了,給我衝!」
匪徒們嚎叫着衝了過來,距離越來越近,看著只有二十幾步了,爺爺咬牙喊了聲:「打!」手中的槍就響了。衝在最前頭的幾個匪徒趴在沙地上不動了。其餘的匪徒慌忙臥倒。
忽然,傳出一聲呼救聲:「彪子,快救我們呀!」
是女人的聲音,尖厲而嘹喨,蓋過了槍彈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彪子一怔,隨即聽出了聲音,扯着嗓子問:「玉秀,是你麼?」
「是我!彪子,快救我們呀!」
「誰都和你在一起?」
「玉珍和碧秀!」
爺爺低聲喝道:「讓她給我閉嘴!」
趴在玉秀身邊的黃大炮一把按住她,罵道:「你個傻×,喊叫啥哩!」
玉秀掙扎着揚起頭,扯着嗓子喊叫:「彪子,快來救我們!」
爺爺火了:「大炮,你狗日的還讓她喊!」
黃大炮收起憐香惜玉之意,惡狠狠地把玉秀的頭往沙地上按。玉秀拚命掙扎。黃大炮面露猙獰之相,拔出了匕首。恰在這時,爺爺扭過臉來,急忙喊:「別弄死她!」
黃大炮收起了匕首,整個身子壓在了玉秀的身體上,趁機在她身上胡亂挖抓。這個傢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這股邪勁。玉秀雖拚命掙扎,但遠不是黃大炮的敵手,只能讓其占盡便宜。
「玉秀——」彪子大聲喊叫。
玉秀耳聞其聲,卻被黃大炮壓得喘不過氣來,哪裡還能應聲。
彪子不見玉秀回答,情知不好,發出了公狼似的嚎叫:「弟兄們,給我衝!」躍身而起,兩把盒子槍左右開弓,打得火光四濺。
匪徒們嚎叫着尾隨彪子衝了過來……
奶奶說,那時彪子像匹發了瘋的公狼,不要命地往上衝。你爺爺他們都不可能知道,玉秀是彪子的情人。
玉秀原本是沙柳鎮一家妓院的姐兒,也是那地方的花魁。去年秋天,彪子跟隨徐大腳來到這裡買馬,徐大腳與陳元魁勾搭上了,冷落了彪子。彪子不甘寂寞,便背着徐大腳去沙柳鎮尋歡作樂。
從古到今,嫖要有貌和錢。彪子兩樣都有,他相貌英俊兜裡有錢。一進妓院他就點名要花魁。他出手大方,很快就贏得了玉秀的芳心,倆人打得火熱。時尚書屋
離開這地方時,不是懾于徐大腳的威嚴與凶殘,彪子就給玉秀贖了身,把她帶回陝西。
這次彪子跟隨徐大腳逃竄過來,看到玉秀成了陳元魁的人,心裡十分不是滋味。原來他們走後,陳元魁偶去沙柳鎮遊玩,夜宿那家妓院,恰巧是玉秀接的客。一夜風流,陳元魁完全被風情萬種的花魁迷住了。臨走時,陳元魁掠走了玉秀,妓院的老鴇早就知道他的惡名,屁都沒敢放個響的,眼睜睜地看著搖錢樹被人搶跑了。時尚書屋
當彪子看到玉秀時,陳元魁身邊的俊俏女人足足有一個班。儘管陳元魁比彪子更剽悍更有錢,也憐香惜玉,可分身無術,不能專一地愛一個女人。玉秀雖是青樓女子,卻嚮往有一個傾心愛她的男人。因此,她一直記掛着心儀的彪子。時尚書屋
那天倆人乍一見面都有驚喜之色,但當着那麼多人的面又不好說啥,只是以目傳情。
那個時候,彪子聽不見玉秀的回答,以為玉秀被打死了,當下紅了眼睛,大聲吼叫着:「玉秀,我給你報仇來啦——」
彪子不惜命地往前衝,跟在他身後的嘍囉都是亡命之徒,不甘落後,蜂擁而上。
爺爺他們負隅頑抗。匪徒們攻勢十分兇猛,子彈飛蝗般飛了過來,爺爺身邊的兩個士兵又中彈身亡。爺爺紅了眼,挺起半個身體,舉槍猛烈還擊。衝在前頭的兩個匪徒栽倒在沙地上。時尚書屋
可匪徒們的囂張氣焰並沒遏止住,反而攻勢更兇猛,又有幾個士兵亡命于槍林彈雨之中。
「弟兄們,打!」爺爺狂怒了,手中的駁殻槍吐着火舌。
趴在他身邊的錢掌柜開槍一邊還擊,一邊大聲道:「賀連長,不能硬拚!」
爺爺似乎沒聽見錢掌柜的話,單腿跪起射擊。他有點失去理智了。
「賀連長,臥倒!」錢掌柜喊了一嗓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