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52 頁


爍。匪徒們是奔火光而去的。有火光就有人,可是誰呢?他猜測十有八九是連長他們,不禁心中大喜,急忙低聲命令哨兵:「快把弟兄們叫起來,準備戰鬥!」 還真讓常安民猜準了,果然是爺爺他們。在危急之時,常安民率殘兵發起了攻擊,不
作者:賀緒林 / 頁數:(52 / 0)

常安民是個謹慎人,讓士兵們與匪徒保持着一段距離,不要暴露目標,只是小心翼翼地踏着匪徒們留下的足跡前進。那伙匪徒一直沒有發現屁股後邊這支殘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天晚上,彪子一夥匪徒在沙窩子裡宿營,常安民他們也在不遠處的沙窩子裡歇腳。常安民安排了一個崗哨盯着那伙匪徒。子夜時分,哨兵推醒了他,說是匪徒們要出發。他急忙爬起身出了沙窩子,隱約聽見那邊有命令聲,隨後影影綽綽看見一群人影晃動。時尚書屋
他心裡十分納悶:狗日們幹啥去?這時哨兵低聲道:「排長,那邊有火光!」
常安民順着哨兵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團亮光,猶如星火閃爍。匪徒們是奔火光而去的。有火光就有人,可是誰呢?他猜測十有八九是連長他們,不禁心中大喜,急忙低聲命令哨兵:「快把弟兄們叫起來,準備戰鬥!」
還真讓常安民猜準了,果然是爺爺他們。在危急之時,常安民率殘兵發起了攻擊,不禁使爺爺他們轉危為安,而且擊斃了匪首彪子……
聽了常安民的講述,一夥人都驚嘆不已。好半晌,爺爺感慨地說:「我們都以為你犧牲了,沒想到咱們在這達會師了。看來咱們命不該絶呀。」

常安民笑着說:「咱們是誰呀,閻王爺敢對咱們下手?!」
黃大炮打趣說:「別吹了,差點都喂了狼。」

常安民說:「你狗日的是沒看見,那沙漠狼吃人連骨頭都不吐。」

黃大炮說:「我這兒倒真想碰到一群狼,看是狼吃我還是我吃狼。」

劉懷仁在一旁笑道:「大炮也吹開了,你跟女人耍美男計也許行,跟狼鬥你肯定不勝安民。」

一夥人都哈哈笑了起來。
忽然,常安民看見了幾個女俘,訝然問道:「連長,她們幾個是幹啥的?」
沒等爺爺回答,黃大炮又取笑說:「是連長給你找的媳婦。」

常安民笑道:「這是好事麼。也有你一個?」
「那是當然的,我挑剩下的才能是你的?」
常安民笑罵道:「你狗日的也霸道了。她們到底是幹啥的?」
爺爺說:「是徐大腳的親兵。」

常安民很是吃驚:「她們是土匪?」
爺爺點頭。
常安民又問:「帶著她們幹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黃大炮又開玩笑:「我不是說了嘛,給你做媳婦哩。」

常安民笑道:「這樣的好事你早就占了,還能輪上我。」

黃大炮依然開玩笑:「我是想都占了,可連長硬是讓我給你留一個。你看上哪個了?」
常安民又罵道:「你狗日的就不能說點正經的。」
隨後又問爺爺帶著她們幹啥。
爺爺說:「咱們現在迷了路,她們很可能知道路徑。」

「那就審審她們。」

「審了好幾次,她們不肯說。」

常安民凶狠狠地說:「那就來點硬的!」
「咋來硬的?把她們斃了?殺了?」
常安民啞然了。
「走,看看錢掌柜去。」
爺爺說。
「錢掌柜是誰?」常安民問。
「是趕馱的,共產黨的人。」

「共產黨的人?」常安民很是吃驚。
爺爺點頭說:「剛纔要不是他,你就見不上我了。」
他邊走邊對常安民講敘和錢掌柜邂逅的經過。
一夥人找到了錢掌柜,只見錢掌柜兩眼圓睜,雙手緊握著槍筒,而那支槍的槍刺扎進了他的肚腹。他的一旁躺着一具匪屍,那具匪屍的心窩扎着一把匕首。
一夥人驚愕了。
爺爺講到這裡,語音發澀。他手中的煙鍋熄滅了,他沒有發覺。他的目光發直,望着遠方,似乎又看到了當年錢掌柜犧牲的壯烈場面……
良久,爺爺說,他實在想象不出錢掌柜受了那麼重的傷,是怎樣打死那個土匪的。
爺爺還說,他一生敬重的人有數,錢掌柜是一個,那是條真正的漢子。
爺爺跪下身子,想拔出那把槍刺,可錢掌柜雙手如鐵鉗似的緊緊握住槍筒,爺爺怎麼也拔不下。最終在常安民和劉懷仁的協助下,總算拔出了槍刺。爺爺輕輕合上錢掌柜的眼皮,慢慢站起了身。
良久,黃大炮說:「錢掌柜雖說是共產黨的人,可是條漢子,我敬服他。」

常安民和劉懷仁都點點頭。
爺爺在他肩頭拍了拍,說:「把鐵蛋抬過來,讓他倆安息在一起。」

黃大炮帶著幾個士兵把鐵蛋的屍體抬了過來,和錢掌柜並排放在一起。爺爺上前默默地整好他們的衣服,隨後雙手捧起黃沙撒落下去。一干人都捧起了黃沙……
稍頃,荒漠上又添上一個小沙包。爺爺拔出盒子槍,朝天打了一梭子。槍聲在寂寥的荒漠上響得十分豪放粗獷,且傳得很遠很遠……
第2十二章(1)
葬埋了同夥的屍體,擦乾了身上傷口的血跡,隊伍又要出發了。
可往哪兒去呢?發生了分歧。
再朝太陽升起的方向走他們都很懷疑這個方向是否是東方,會不會又遇到「鬼打牆」再者,朝這個方向走到底能不能走出大戈壁?來時往西,返回往東,應該是沒錯的。可事實上他們朝這個方向走,越走越荒涼,越走越荒無人跡。不朝這個方向走那又該朝哪個方向走?
劉懷仁提議兵分三路,朝西、北、南三個方向走,他對繼續往東走完全失去了信心,說再往東走,必死無疑。
沒人吭聲。其他人對此有同感。
劉懷仁又說:「咱們分開走,也許還能有人活着走出去,就看誰的命大。」

黃大炮開口說:「我同意老劉的意見,分開走。我帶幾個人,老劉帶幾個人,常排長帶幾個人,連長願跟誰走就跟誰走。」

可誰該往南,誰該往西,誰該往北?
沉默。
劉懷仁伸手在褲襠裡抓撓。黃大炮看了他一眼,說:「你抓啥哩?是不是老二要造反?」
劉懷仁從褲襠裡摸出一隻虱子來,扔進嘴裡,咬得一聲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