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53 頁


說:「是能吃。連長,老劉,你們也來一塊。」他割下兩塊遞給爺爺和劉懷仁。爺爺把皮帶塞進嘴裡,根本就嚼不動,強着嚥了下去。劉懷仁說:「吃這東西費牙。」 常安民說:「這東西抗餓。」 劉懷仁說:「這皮帶是牛皮的
作者:賀緒林 / 頁數:(53 / 0)

「你還真會找肉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黃大炮竟然很羡慕。他伸手也在身上摸,半天摸出一隻虱子來,也扔進嘴裡卻沒有咬響,悻悻地說:「狗日的虱子都餓蔫了,沒老劉的肥。」

爺爺看了兩個下屬一眼,心裡很不是滋味。劉懷仁原本是個很愛乾淨的人,這回竟然連褲襠的虱子都吃。他無聲地嘆息一下,說道:「你們說咋辦?」
沒人吭聲。劉、黃二人在身上摸虱子。常安民拿槍刺割了一塊皮帶塞進嘴裡咀嚼,口裡缺少水分,他伸長脖子把皮帶囫圇吞棗地嚥了下去,隨後又割下一塊塞進嘴裡。黃大炮瞪眼看著他,訝然道:「那東西能吃?」
常安民說:「這東西是肉哩,比你身上摸的那東西油水可大得多。」

黃大炮一想,也對,皮帶是牲畜的皮做的,好歹也算是肉。他解下自己的皮帶,用槍刺割了一塊塞進嘴裡,吞嚥下去,說:「是能吃。連長,老劉,你們也來一塊。」
他割下兩塊遞給爺爺和劉懷仁。時尚書屋
爺爺把皮帶塞進嘴裡,根本就嚼不動,強着嚥了下去。劉懷仁說:「吃這東西費牙。」

常安民說:「這東西抗餓。」

劉懷仁說:「這皮帶是牛皮的,要是豬皮的就好了。」

黃大炮嘲笑他說:「你就窮漢別嫌饃黑了。」

四個人把一條皮帶吞嚥了下去。沉默片刻,爺爺又催問他們,到底該怎麼辦?
劉懷仁說抓鬮,可沒筆沒紙沒法寫鬮。黃大炮說:「咱猜拳,讓連長出拳,第1次猜中的往南走,第2次猜中的往北走,沒猜中的往西走。連長,你出拳吧。」

爺爺面無表情,沒動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時常安民開了腔:「老劉和大炮的意見也許對,可我反對。我帶著十多人在荒漠上走了七八天,遭的那個罪就甭提了。我常常是一點主意都沒有,不知該往哪達走。咱們好不容易走到了一起,我再不想和你們分開了。」

劉懷仁和黃大炮都默然了。好半晌,他們三個都把目光投向爺爺。爺爺不能再沉默了,他的聲音完全沙啞了:「你們的意見我都聽明白了,都有道理。要我說,咱們還是別分開的好,假若分開走,再遇上土匪咋辦?合在一起走,凡事也好有個商量有個照應。」
爺爺頓了一下又說:「閻王爺若要咱們的命,咱們就死在一起;閻王爺不要咱們的命,咱們就活着一起走出荒漠。老劉、大炮,你倆說哩?」
劉、黃二人站直身子,異口同聲:「我們服從連長的命令。」

爺爺讓他們二人帶人去打掃戰場,看能不能找個活口,問問情況。時辰不大,他們垂頭喪氣地回來報告,沒找到一個活口。爺爺的心不禁沉了一下。
常安民忽然問道:「連長,有沒有水和乾糧?我們好幾天都沒吃沒喝了。」

「本來還有點幹糧和水,可昨天那一場沙暴來得兇猛,馱乾糧和水的馬跑丟了。唉……」
爺爺嘆了口氣。忽然眼睛一亮,讓士兵們仔細打掃戰場,看能不能找到一點幹糧和水。
士兵們都仔細搜尋起來,卻一無所獲。土匪們在荒漠上也奔波了數日,也水盡糧絶了。
忽然,傳來了一聲槍響。大夥都是一驚,尋槍聲看去,只見常安民單腿跪在沙地上,一手握槍,一手抓着皮囊,身子晃了幾晃,倒了下去。
爺爺情知不妙,叫喊一聲:「安民!」跌跌撞撞地疾奔過去。
原來,常安民翻了幾具匪屍,沒找到乾糧和水。他忽然想起,有一個土匪騎馬想逃,被爺爺擊斃了。看模樣,那是個匪首。也許匪首身上帶著乾糧和水。時尚書屋
他便獨自走了過去。還真讓他猜中了,匪首彪子身上帶著一個皮囊。他大喜過頭,俯下身就解彪子身上的皮囊。彪子受了重傷,這時已漸漸甦醒過來。時尚書屋
他覺察到有人在解他身上的皮囊,他沒有動。他是個奸詐之徒,微微睜開眼睛,只見解皮囊的人穿著一身軍裝,便知道不是同夥,右手悄悄地去拔藏在後腰的匕首。
常安民本是個謹慎的人,可此時此刻他被幹渴折磨得完全喪失了警惕性,一門心思全在那個裝着半袋水的皮囊上。再者,躺在沙地上的土匪身上的斑斑血跡迷惑了他的眼睛,他怎麼也沒料到這個奸詐的土匪會詐死。就在他剛剛解下皮囊的那一刻,彪子的匕首扎進了他的軟肋處。他感到一陣刺痛,一時沒明白過來。時尚書屋
那匕首又往前進了半寸,巨痛使他驟然猛醒,他清楚地看到躺着的土匪忽地側起身來,睜大眼睛,冒着凶光。他什麼都明白了,使出全身的力氣,拔出腰間的盒子槍,扣了一下扳機,土匪彪子很重地「哼」了一聲,再次躺在沙地上,眼睛瞪得如同牛卵子。
皮囊落在了沙漠上,塞子也掉了。比珍珠還要珍貴千萬倍的活命水從囊口流淌出來,一下子被沙子吞噬掉了。如果是糧食還好一些,撿起來吹掉沙子就可以吃。可是水一旦被吸進沙子,就再也撿不起來了。時尚書屋
常安民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拼盡全身,一把抓住皮囊口,死死地攥着……
爺爺抱起常安民,疾聲呼喚:「安民!安民!……」

常安民睜開眼睛:「連長,這裡有水……」
他掙扎着,但已無力舉起手中緊抓的皮囊。
爺爺拿起皮囊,鼻子一陣發酸,但眼裡已流不出淚水。
「連長,讓弟兄們喝口水吧……」
常安民的聲音已經很微弱了。
爺爺解開皮囊,湊到常安民的嘴邊,讓他喝第1口。常安民睜開眼睛,士兵們圍成一圈,用舌尖舔着乾裂的嘴唇,眼巴巴地看著連長手中的皮囊。半晌,他張開嘴,喝了一口水。
爺爺說:「你再喝一口。」

常安民搖了一下頭。
「你再喝一口。」
爺爺又重複了一遍。
劉懷仁也道:「安民,你再喝一口吧。」

士兵們異口同聲地說:「常排長,你就再喝一口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