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57 頁


突然,黃大炮瘋了似的撲在玉珍的屍體上,嘴對著刀口拚命地吮吸。等他抬起頭時,一張絡腮鬍臉似刺蝟一般,嘴角和鬍鬚上沾着斑斑血跡,一對大眼珠子也被血浸紅了,充滿着餓狼食人時才有的凶殘之光。一旁的人最初都是一怔,瓷着眼看著
作者:賀緒林 / 頁數:(57 / 0)

這時,劉懷仁一夥聞聲都奔了過來,圍住了已經斃命的玉珍,面面相覷,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劉懷仁急問:「出了啥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狗日的要跑。」

劉懷仁踢了一下玉珍的屍體,笑道:「三號沒給你使美人計?」這個時候他還沒忘跟黃大炮開玩笑。
黃大炮悻悻道:「她能不使麼?」
「你將計就計了沒有?」
剛纔的殊死拚搏已經使黃大炮筋疲力盡,他沒心思跟劉懷仁開玩笑,罵了一句:「狗日的就是把褲子脫了,我也沒那個心思了。」

劉懷仁也覺得有點頭暈目眩,閉住了口,想省點力氣。
黃大炮掙紮起身,拔出了匕首。一股蚯蚓似的血液從玉珍發皺的肚皮流淌下來。一夥人瓷着眼看著那「蚯蚓」往沙地上蠕動,用發乾的舌頭舔着乾裂的嘴唇。
突然,黃大炮瘋了似的撲在玉珍的屍體上,嘴對著刀口拚命地吮吸。等他抬起頭時,一張絡腮鬍臉似刺蝟一般,嘴角和鬍鬚上沾着斑斑血跡,一對大眼珠子也被血浸紅了,充滿着餓狼食人時才有的凶殘之光。一旁的人最初都是一怔,瓷着眼看著這駭人的一幕。稍頃,都明白過來,瞬間眼裡都放出凶光,七八把槍刺從不同的方向捅向玉珍的屍體,隨後似一群餓狼撲了上去,嘴對著刀口,貪婪拚命地吸吮。時尚書屋
趴在沙地上的爺爺被這駭人的一幕驚獃了,他一時竟弄不清那是一群人還是一群狼!他已經沒有氣力去制止部下非人的行徑,竭盡全力地喝喊:「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可此時誰還聽他的,就連劉懷仁也那樣幹了起來。這群人已經不是人了,他們在乾渴饑餓的折磨下變成了一群野獸。爺爺的喝喊在荒漠上顯得軟弱無力,猶如蚊蟲嗡嗡。
極度虛弱的爺爺經不起這慘絶人寰的刺激,又氣又急,一下子昏了過去……

第6部分

第2十四章(1)
爺爺腳踩浮雲似的來到一個大殿,大殿正中央擺着一張文書案,文書案後邊坐著一個絡腮鬍子老漢,兩旁侍立着許多壯漢,那些壯漢面貌異常,瞪眼看著他,讓他不寒而慄。爺爺心中十分疑惑,這是什麼地方?莫非是徐大腳的匪窩?不對呀,徐大腳是個女的,上面坐的分明是個半茬老漢。爺爺正驚疑不定,絡腮鬍老漢開口問道:「你叫什麼名?」
爺爺報了姓名。絡腮鬍老漢對侍立一旁的文書模樣的漢子說:「查查看。」

文書翻了一下手中的紙簿,俯在絡腮鬍老漢耳邊低聲咕噥了幾句,爺爺只聽清了一句:他是自找來的。
絡腮鬍老漢仔細打量了爺爺一眼:「小伙子,你又走錯了路,這裡現在還不是你來的時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驚問道:「這達是啥地方?」
絡腮鬍老漢笑道:「你看這是啥地方?」
爺爺環顧了一下四周:「莫非是徐大腳的匪窩?」
絡腮鬍老漢哈哈大笑:「你說我這地方是土匪窩?小伙子,你擦亮眼窩往仔細地看。」

爺爺揉了揉眼睛,又仔細地看了看。這地方人倒是不少,相貌都很稀奇古怪,可沒有一個他認識的。
絡腮鬍老漢站起身走了過來:「你認得我麼?」
爺爺把他看了半天,搖了搖頭。老漢笑道:「你不認得我就對了。」

爺爺問老漢:「老漢叔,你是誰?」
老漢依然笑道:「我是誰你遲早會知道的。你現在還不到來我這地方的時候,回去吧。」

爺爺說:「這是啥地方?我迷失了路,不知道往哪達走。老漢叔,你給我指指路吧。」

就在這時,就聽有人大聲喊叫:「連長!」
爺爺聽著耳熟,疾迴首,只見兩個壯漢拖着一個人,看不清眉目,看那身影好像是王二狗。爺爺疾聲問:「二狗,是你麼?這是啥地方?」
「連長,這是閻羅殿,那個半茬老漢就是閻王爺。」

爺爺驚出了一身冷汗。再想問啥,二狗已被兩個壯漢拖走了。他轉過臉來,絡腮鬍老漢衝著他笑着臉。
這時又有兩個壯漢架着一個人過來,是常安民!
爺爺大驚,疾呼:「安民!安民!」
常安民並不應聲,只是獃眼看他,面無表情。絡腮鬍老漢一揮手,兩個壯漢架着常安民走了。隨後又有一隊人依次出來。爺爺仔細去瞧,都是已陣亡的士兵。時尚書屋
他打了個激靈,有點明白過來,想跟絡腮鬍老漢再問點啥,就在這時一個滿身是血的漢子走了過來。他仔細一看,是錢掌柜。錢掌柜的肚腹上扎着一把槍刺,還往下滴着鮮血。他大驚失色,叫道:「老哥,你沒死?」
錢掌柜看見爺爺也很吃驚:「你咋也到這達來了?」
爺爺說:「我也弄不明白咋的來到了這達。這是啥地方?」
錢掌柜說:「別問這是啥地方。你趕緊走吧,這地方你不該來。」

爺爺十分疑惑:「二狗說這是閻羅殿,我咋看著不太像。」

這時就聽一個少年開了口:「你看著不太像就別走咧。」

爺爺閃目一看,是鐵蛋。鐵蛋對他怒目而視。他有點詫異,可還是友好地跟鐵蛋打招呼:「鐵蛋,你也在這達,把你叔照顧好。」

鐵蛋十分惱怒地說:「都是你害了我們教導員!」
「你們教導員是誰?」
「就是我叔。他是我們營教導員,我是他的通訊員。要不是救你,我們教導員也不會到這鬼地方來。」
鐵蛋一臉的怒氣。時尚書屋
錢掌柜道:「鐵蛋,別這麼跟賀連長說話。讓賀連長趕緊走吧。這地方久停不得。」

爺爺還想問什麼,錢掌柜和鐵蛋倏地不見了蹤影。爺爺轉眼過來,只見絡腮鬍老漢沒看著他笑。他完全明白了,還是問了一句:「你是閻王?」
閻王只是一個勁地笑,並不作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