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58 頁


「我這裡不是天堂。有道是,生即死,死即生。你要到我這裡來,先過奈何橋,再喝迷魂湯;再後上刀山,下火海,入油鍋……」 爺爺倒吸一口涼氣:「這麼說做鬼也難?」 「我剛纔說過了,生即死,死即生。做人不易,做鬼
作者:賀緒林 / 頁數:(58 / 0)

爺爺從小就聽人說過,閻王是個凶神,十分猙獰可怕。今日一見,傳說有誤,閻王並不凶惡猙獰,反而有幾分溫和慈祥,討人喜歡。這時他只覺得嗓子眼冒火,鬥起膽子說:「閻王爺,我渴得很,給我喝口水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閻王笑着說:「我這地方的水你喝不得。」

「為啥?」
「這地方是陰曹地府,啥東西都不對外。」

「我不是外人,我把你叫老叔哩。給我喝口水吧,我要渴死了……」

「我再說一遍,這地方的水你喝不得。」

「不,我要喝水!我要喝水!」爺爺大叫大嚷。
「喝了我的水你就是冥間客了,難道你不怕死?」
「活着受這樣的罪,還不如死了的好。」

「我這裡不是天堂。有道是,生即死,死即生。你要到我這裡來,先過奈何橋,再喝迷魂湯;再後上刀山,下火海,入油鍋……」

爺爺倒吸一口涼氣:「這麼說做鬼也難?」
「我剛纔說過了,生即死,死即生。做人不易,做鬼也難。」

爺爺說:「既然如此,你就放了常安民、王二狗他們一夥,還有錢掌柜和鐵蛋,他們都是我的好弟兄,我們一達裡來,也讓我們一達裡回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行,他們已經喝了我的水,吃了我的飯,是我的子民了,哪有放還的道理?」
爺爺嘆了口氣:「唉,那我也就不走了,反正在陽間陰間都受罪哩。你快給我吃點喝點吧,我實在受不了了。」

閻王說:「可你的陽壽還未盡哩。」
爺爺說:「活在世上整天殺殺打打的,死的傷的都是同類,我看在眼裡痛在心中。可我是軍人,必須服從命令去殺去打。人常說,瓦罐不離井邊破,將軍難免陣上亡。時尚書屋
我殺過人,遲早也會被人殺死。我算看透了,遲早都要做鬼,我既然來了,你就收了我吧。」

閻王說:「小伙子,你把世事沒看透。記住一句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回去吧,往後還有好日子等着你哩。」

「我還有啥好日子?」
「到時候就知道了。」

爺爺還想說啥,閻王板起了臉,喊了一聲:「送客!」兩個壯漢撲了過來,架起爺爺往外就走。爺爺拚命掙扎,兩個壯漢變了臉,成了牛頭馬面。爺爺嚇得起了一身的鷄皮疙瘩,這才真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爺爺眼看要被牛頭馬面架進鬼門關,扯着嗓子喊:「閻王爺,我不要水喝了,我迷失了路,不知該往哪達走,你給我指指路吧。」

閻王說:「我也不知道路。」

爺爺說:「你哄誰哩,你是閻王能不知道路?」
閻王說:「我當真不知道路。有人能知道路,他會帶你們走出戈壁灘的。」

爺爺急忙問:「是誰咯?快給我說說。」

閻王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爺爺還要問啥,閻王不耐煩了:「小伙子,別問了。你還沒娶媳婦吧,有個好女人在等着你哩。趕緊回去吧。」
說罷,一陣大笑。時尚書屋
牛頭馬面架着爺爺出了鬼門關。忽然一陣陰風撲面而來,那陰風來得甚是惡疾,爺爺禁不住,接連打了兩個尿顫。隨着陰風,兩個人影倏忽到了近前,他閃目一看,認出是三號女俘玉珍和二號女俘玉秀。他心中疑惑起來,玉珍被劉懷仁刺殺了,怎麼玉秀也來到這達?難道她也命歸黃泉了?他向牛頭馬面問個究竟。時尚書屋
牛頭馬面卻斥責他:「你都腳踏鬼門關了,還狗拿耗子管啥閒事哩。」
他又舉目搜尋,他真怕看到碧秀的身影。牛頭馬面不耐煩了,推搡着他催他快走。
爺爺讓牛頭馬面鬆開他,說他知道回去的路。可牛頭馬面並不鬆手,伸手向他要錢。爺爺摸了摸衣兜,空空如也,便說他沒錢,再一回來一定多帶點錢。牛頭馬面獰笑道:「騙人去吧!這是鬼地方,誰信你的!」
爺爺再三再四地說好話,牛頭馬面不但不鬆手,反而不耐煩了。牛頭怒道:「你知道麼,閻王好見小鬼難纏。你再不給錢,我們可讓你見識見識我們的手段。」
馬面說:「這傢伙是茅坑的石頭又臭又硬。時尚書屋
看他瘦得只剩幾根干骨了,也榨不出啥油水來,乾脆讓他活受一回罪。」

爺爺再三告饒,可牛頭馬面哪裡肯饒他。他忽瞧見了李長勝,疾聲大喊:「老蔫,給我點錢!」他知道李長勝背着上千塊銀元。可李長勝似乎沒聽見他的喊叫,快步如飛,霎時間不見了人影。他只好又向牛頭馬面求饒,牛頭馬面不但不饒他,反而大發雷霆,當即作法使出手段把爺爺變成了一隻狼。時尚書屋
變成狼的爺爺心裡還有幾分清醒,卻身不由己,舉止行為完全成為了獸類。
這匹狼好長時間沒有吃東西了,餓極了也渴極了。它在荒漠上四處奔走,尋找着水和可食的東西。突然,它瞧見了一個長着兩條腿的獵物,嚎了一聲,拚命追捕。兩條腿到底跑不過四條腿,獵物最終倒在了它的爪下。時尚書屋
它剛想飽食一頓,忽然不知從什麼地方鑽出了一群狼,虎視眈眈地撲向它的獵物。它長嚎一聲想嚇退那夥同類,那夥同伙饑渴已極,並不畏懼它,步步逼近它的獵物。它急了,想起了人類的一句話:先下手為強,一口咬斷獵物的喉嚨。那夥同類急了眼,撲過來抓它咬它。時尚書屋
它全然不顧,只管貪婪地吸吮獵物的血液。血液順着食管流進肚裡,它頓時感到有說不出的愜意和爽快,全身陡然生出一股生氣和力量……
「連長!連長!」
昏昏沉沉之中爺爺聽到有人呼喚他。最初呼喚聲十分遙遠模糊,漸漸的越來越近,猶在耳畔。他慢慢睜開眼睛,只見劉懷仁和黃大炮蹲在他身旁,劉懷仁給他嘴裡喂着一種腥味很重的紅色液體,儘管那東西很不好喝,可口感十分滋潤。他乾渴已極,喝了一口,禁不住咂巴了幾下嘴。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