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59 頁


黃大炮轉身又拿來一塊。 爺爺又把那塊東西吞吃了,用舌頭搜尋着夾在齒縫的殘渣。劉懷仁再讓黃大炮取一塊來。這時爺爺有了幾分清醒。他依稀記得他們斷吃斷喝有好幾天了,怎麼忽然有了吃的喝的?難道打下了什麼野獸?他環目四顧,還置
作者:賀緒林 / 頁數:(59 / 0)

「連長醒來了!」劉懷仁驚喜地喊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連長,吃點東西吧。」
黃大炮把一塊窩窩頭大小如焦炭般的東西送到爺爺嘴邊。
那東西黑糊糊髒兮兮的,看著都噁心。能讓他吃,想來那東西肯定能吃。正所謂饑不擇食,爺爺餓極了不管那東西有多麼臟,張口就咬。那東西很有韌性,有點皮焦裡生。時尚書屋
可爺爺的牙齒很好,猶如鋒利的鋸齒,撕割下一塊,用力地咀嚼着。他不等嚼爛品出味道就迫不及待地吞嚥下去,緊着又咬下一口。那東西被他三下五除二地吞進肚裡,眼睛還搜尋着是否還有那東西。他腦子還處在一片混沌之中,只是感到十分饑渴。時尚書屋
劉懷仁扭臉給黃大炮說:「給連長再拿一塊。」

黃大炮轉身又拿來一塊。
爺爺又把那塊東西吞吃了,用舌頭搜尋着夾在齒縫的殘渣。劉懷仁再讓黃大炮取一塊來。這時爺爺有了幾分清醒。他依稀記得他們斷吃斷喝有好幾天了,怎麼忽然有了吃的喝的?難道打下了什麼野獸?他環目四顧,還置身在那片胡楊林中,心裡不禁疑惑起來。時尚書屋
再細看黃大炮送到他嘴邊的食物,那食物狀如黑炭,聞着有皮肉燒焦的味道。
「這是啥東西?」爺爺疑惑地問。
黃大炮說:「連長,甭管是啥,能吃就行。」

爺爺越發疑惑起來,舉目四望,不遠處燃起一堆篝火,士兵們圍着篝火用刺刀挑着什麼東西燒烤。他尋思自己吃的東西就是士兵們燒烤的東西。他把那黑炭似的髒兮兮的東西拿在手中仔細看,又嗅了嗅,一股濃烈的皮肉燒焦氣味直鑽鼻孔,莫非是肉?哪時來的肉?他感到不對勁,張目再看,一號女俘碧秀縮在沙窩裡,雙手抱住胸,似一隻羔羊,瑟瑟發抖,黑葡萄般的烏眸滿含着恐懼和仇恨。他十分詫異,這些天來一號女俘並無如此恐懼的神色,是什麼把她嚇成了這個樣子?再仔細看,不見了二號女俘。時尚書屋
他急問:「二號哩?」
劉懷仁低頭不語。
黃大炮扭過臉去,裝聾作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二號哩?跑了?」他追問一句。
還是沒有人回答。
他清楚記得,三號女俘被劉懷仁刺死了,難道他們把二號女俘也殺了。他禁不住打了個寒戰,目光四處搜尋,看到附近一棵胡楊樹上印着斑斑血跡,駭然大驚。
「你們把她殺了?!」
爺爺猜得沒錯,二號女俘玉秀也被殺了。奶奶和玉秀看到玉珍被劉懷仁追上,不敢輕舉妄動。她們目睹着玉珍被刺死的全部經過,都嚇傻了。這伙丘八被幹渴和饑餓折磨得失去了人性,他們喝乾了玉珍的血,舔着嘴邊的血跡猶感不足。時尚書屋
有幾個沒有吮吸到血液的丘八把凶殘的目光射向了剩下的兩個女俘,持刀逼了過來,走在最前頭的是黃大炮和李長勝。
奶奶和玉秀都是土匪窩裡的人,慘無人道的事見過和聽到的可謂多矣,可被眼前的凶殘景象嚇傻了。她們緊緊相依,驚恐得瑟瑟發抖,喝人血她們是第1次看到。
那伙兩腳獸持刀向她們逼近。她們無處可逃,閉上眼睛,任其宰割。
衝在前頭的孫大柱伸手揪住奶奶的頭髮,就要動刀,被緊隨其後的黃大炮攔住了:「慢着!」
孫大柱沒有鬆手。狐疑地看著黃大炮。剛纔他遲了一步,嘴唇沒沾到半點血珠,這次他要占先!
黃大炮又說了一句:「放開她。」

孫大柱還不肯鬆手。
黃大炮的目光在奶奶的身上臉上掃了半天。儘管奶奶早已花容盡失,可在這夥人中依然是一朵鮮花。不知是黃大炮對奶奶還存覬覦之心,還是他憐香惜玉,他再三喝令孫大柱鬆開手。孫大柱這才極不情願地鬆開了手。時尚書屋
好半天,黃大炮把目光從奶奶身上移開,落在了玉秀的身上,面顯猙獰之相,說了聲:「她吧。」

玉秀嚇得渾身篩糠,顫聲說:「黃長官,別……別殺我,我原意給你做媳婦,任你騎任你跨……」

黃大炮獰笑一聲:「我不中你的美人計。老子這會兒不想要媳婦,就想吃肉!」
黃大炮話一落音,孫大柱手中的匕首就直朝玉秀刺去,隨後又有幾把刺刀刺進玉秀的身體……
這時劉懷仁想到了爺爺,拚命攔住發了瘋的士兵,割斷玉秀的大動脈,接了小半水壺血液灌進爺爺嘴裡,這才救活了爺爺。
儘管沒人吭一聲,爺爺已經完全猜出來他剛纔喝的是啥,吃的是啥。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帶的兵竟然變成了一群野獸。他氣得渾身打戰,大罵一句:「野獸!一夥野獸!」把手中那塊「黑炭」擲在地上。
黃大炮先是一怔,隨後也咆哮起來:「你他媽的也是野獸!不是我們省下點喝的吃的,你他媽的早就見了閻王!」罵著,撿起爺爺擲在地上的「黑炭」往嘴裡就塞,儼然是一條餓狼。
劉懷仁也埋怨道:「連長,都到了這步田地,你再怨弟兄們就是你的不是了。她們要跑,總不能讓她們跑了吧。殺了她們吃了喝了是廢物利用。」

爺爺一怔,痴獃獃地望着劉懷仁和黃大炮。這兩個下屬竟然敢罵他頂撞他,這是他未曾料到的,也是前所未有的。兩個下屬早已失了人形,形同餓鬼,又似餓狼,眼裡放射着凶殘的目光,全然不見了往日的人性。他禁不住連連打了幾個冷戰,再也說不出啥來,只覺得心口堵得慌,趴在沙窩裡乾嘔起來……
又堅持了兩天。
一干人又朝東北方向走了一遭,第2天下午卻又轉回到胡楊林。他們再一次遇上了「鬼打牆」。
絶望之中沒了一點可食之物,丘八們把凶殘的目光對準了一號女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