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最後的女匪 第 6 頁


來,閤府上下的人都鬆了口氣。朱家大少爺在外做官,現在是二少爺當家。朱家二少爺自幼讀書,書讀得不少但對社會上的事知之甚少。他自思大哥當警察局長,這幾日帶著人馬正在四處抓捕兇犯徐大腳——朱家人現在都這麼稱呼徐小玉。在這個
作者:賀緒林 / 頁數:(6 / 67)

來到一個三岔路口,小玉忽然站住了腳,眼看著左邊。不遠處有星星點點的燈火閃閃爍爍,偶爾傳來幾聲犬吠鷄啼。緊跟在她身後的麻老五收住腳,忙問:「咋不走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小玉咬牙切齒地說:「那邊就是朱家寨,朱明軒狗日的殺了我的全家人,我要以牙還牙,殺了他的全家!」
麻老五眼裡閃着凶光,惡狠狠地說:「你說收拾誰咱就收拾誰!」
小玉說:「去朱家寨!」
「去朱家寨!」麻老五大手一揮,身後的人馬跟着他排着一字長蛇陣,直撲朱家寨……
第3章(1)
夜幕下的朱家寨一片靜悄悄。
昨天朱家剛剛埋葬了老掌柜夫婦,忙碌了幾天總算消停下來,閤府上下的人都鬆了口氣。朱家大少爺在外做官,現在是二少爺當家。朱家二少爺自幼讀書,書讀得不少但對社會上的事知之甚少。他自思大哥當警察局長,這幾日帶著人馬正在四處抓捕兇犯徐大腳——朱家人現在都這麼稱呼徐小玉。時尚書屋
在這個緊要關口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還敢上門尋釁滋事?他放鬆了警惕,加之這幾日勞累過度,天剛擦黑就上了炕,頭一挨枕頭就打起了呼嚕。他做夢都沒想到麻老五和徐大腳會帶領人馬偷襲朱家寨。
麻老五的人馬進入朱家大院還是遇到了一點小麻煩。兩隻守門的大狼狗閉着眼睛打盹,被一個輕微的響動驚醒了,隨後它們嗅到了一股生人味,急睜狗眼,發現一隊黑影越牆進了宅院。它們就意識到有了賊,立刻躍身而起,一邊狂吠一邊兇猛地撲向賊人。進入宅院的賊人原以為他們是神不知鬼不覺,沒有料到被看家狗發現了,都吃了一驚,慌忙躲避。時尚書屋
兩隻狼狗十分忠於職守,吠聲疾且厲,撲得更加兇猛,大有生吞對方之勢。為首的賊人惱怒了,罵了聲:「狗日的,找死來了!」一抬手,「啪!啪!」兩聲槍響兩條狼狗的狗頭開了花,變成了死狗。
狗吠聲和槍響聲把大宅院裡的人都從睡夢中驚醒了,一時沒明白是怎麼回事。這時就聽有人喊:「土匪來哩!」大夥這才靈醒過來,驚叫着四處逃竄。
朱二少爺一手提着褲子一手拉著媳婦的手,慌恐地往炮樓跑,恰好與迎面而來的小玉相遇了。他驚叫了一聲:「徐大腳!」扭頭就往回跑。
小玉怒喝一聲:「拿命來!」手中的槍響了。朱二少爺和媳婦雙雙倒在血泊之中。
麻老五揮着手中的槍惡狠狠地喊道:「不要留一個活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一場屠殺開始了,朱家大宅院的男女老少乃至長工女傭一個不留地被這伙匪徒殺害了,鮮血流成了河,把堆在角落的煤堆都洇紅了。臨撤出朱家時,殺紅了眼的麻老五又放了一把火,頓時熊熊大火衝天而起,映紅了整個天空。麻老五望着衝天大火,得意地獰笑着。小玉面南而跪:「爹,媽,兄弟,我為你們報仇了!」
麻老五問道:「表妹,下步棋咋走?」
小玉站起身,咬牙說:「斬草就要除根,去縣城找朱明軒把賬徹底算清!」
「好嘞!」麻老五一揮手喊了聲:「去縣城!」
麻老五的人馬剛撤出朱家寨,在村口就和朱明軒的人馬相遇了。說來也真是奇怪,朱明軒的右眼皮跳了一整天,到了傍晚只覺得心神不安,魂不守舍,覺得家裡要出點啥事。他忽然想到土匪會不會趁着他家裡辦喪事之際來打劫?他禁不住打了個冷戰,思之再三就帶著警察局幾十號人連夜往家裡趕。大老遠他就看到了衝天大火,心裡叫了聲:「不好!」急令人馬跑步前進,趕到村口時正好和麻老五的桿子相遇了。時尚書屋
起初,朱明軒並不知道是麻老五的桿子,那衝天的大火把村裡村外照得通亮,火光中小玉先瞧見了朱明軒,怒聲罵道:「朱明軒你這個驢熊,殺我爹媽和我兄弟,我要以血還血!」
朱明軒也瞧見了小玉,咬牙切齒地叫罵:「徐大腳,你個婊子客,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小玉還要罵,麻老五攔住了她:「表妹,甭跟他磨牙了,打狗日的!」便命令開火。
朱明軒哪裡肯示弱,急令還擊。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當下雙方交戰的槍聲響得如同爆豆一般。兩下實力相當,但都摸不清對方的底細,加之天黑,雙方只是打槍,並不敢貿然往上衝。
漸漸的東方露出了魚肚白色。麻老五的人馬慣于夜戰,眼看天要放亮,麻老五不再戀戰,大手一揮,帶著人馬撤了。
朱明軒帶著人馬進了村子,朱家大宅院已化為灰燼,一片狼藉,燒焦的屍體發出難聞的臭味。朱明軒看著如此慘景,頓足捶胸地哭喊:「麻老五,徐大腳,我朱某人不殺了你們誓不罷休!」
麻老五這次偷襲朱家寨雖然沒有打死朱明軒,但血洗了朱家,總算給小玉出了一口惡氣。小玉沒有食言,回到盤龍山的當天晚上就睡到了麻老五的炕頭。麻老五迫不及待地去解她的衣扣,她伸手攔住了,淚水流了出來。麻老五一愣,不高興地說:「咋,你反悔了?」
小玉搖頭:「我不反悔。」

「那是咋了?」
「朱明軒還沒死。」

麻老五說:「我當是啥事呢,你放心,我們做了夫妻,你的仇就是我的仇,我一定殺了他。」

小玉躺倒在炕上,閉上了眼睛,任憑麻老五為所欲為……
奶奶的故事很是精彩,可我心中犯疑惑,忍不住問道:「婆,徐大腳的這些事您是咋知道的?您在給我編故事吧。」

奶奶笑道:「這些故事我編不出來,都是徐大腳閒時給我們講的。」

「是徐大腳給你們講的?!」我更是疑惑不解,眼睛瞪得有鷄蛋大,看著奶奶。
爺爺從嘴裡拔出煙鍋嘴,嘿嘿笑道:「你婆當年是徐大腳的親兵哩,外號紅刺玫,名氣大得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