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61 頁


頭。爺爺轉過目光,拍着胸脯說:「我保證!」不知為什麼,他堅信碧秀不會對他說謊。 劉懷仁和黃大炮相對而視,目光遲疑不決。爺爺看出有了迴旋的餘地,又說:「都到了這步田地,她為啥要騙咱們呢?就算她真的騙咱們,等她把咱們帶不
作者:賀緒林 / 頁數:(61 / 0)

爺爺垂下了槍口:「弟兄們,你們再聽我一次,先別動刀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直站在一旁的劉懷仁這時上前一步,目光凶狠地瞪着爺爺:「連長,她的話能信麼?」
爺爺轉過目光看著劉懷仁。往日脾氣綿軟和善的劉懷仁變了個人似的,白眼仁充滿了血,透出一股兇殺之氣。他本來就瘦,現在只剩下一個骨架撐着一張人皮,鬍子頭髮都老長老長的,胡亂奓着,找不着臉了。如果此刻他走出荒漠回到人群,一定沒人能辨別出他到底是人還是獸。時尚書屋
其實,他是這伙丘八的幕後操縱者。正所謂,蔫人出豹子。爺爺訝然地看著他,半晌,說道:「老劉,你信不過我?」
劉懷仁說:「連長,啥話不用多說,你能保證她把咱們帶出戈壁灘麼?」
爺爺迴首看了一眼碧秀,碧秀衝他點了一下頭。爺爺轉過目光,拍着胸脯說:「我保證!」不知為什麼,他堅信碧秀不會對他說謊。
劉懷仁和黃大炮相對而視,目光遲疑不決。爺爺看出有了迴旋的餘地,又說:「都到了這步田地,她為啥要騙咱們呢?就算她真的騙咱們,等她把咱們帶不出戈壁灘,咱再殺她也不遲嘛。這會兒還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你倆想想,是不是這個理?」
劉懷仁思忖了半天,對黃大炮說:「連長的話在理。」

黃大炮點了點頭。
劉、黃二人垂下了手中的刺刀。爺爺從劉懷仁手中要過刺刀,又說了一句:「她要把咱們帶不出去,你們就連我一塊宰了吧。」
說著,給碧秀割斷了綁繩。
碧秀身子一軟,倒在了爺爺懷中。爺爺抱著一個赤身裸體的女人,心裡並沒有什麼慾望,只是感到有一種難以言表的淒慘悲憤。他拿來衣服幫她穿上。碧秀穿好衣服,滿懷感激地看著爺爺。時尚書屋
黃大炮卻不耐煩了,在一旁催促道:「走吧,走吧。」

這時已經紅日西墜。經過剛纔一番驚嚇,一號女俘趙碧秀已是一副弱不禁風有氣無力的模樣,坐在沙地上喘作一團。爺爺看了一眼,眉毛皺成了墨疙瘩,用商量的口氣跟劉、黃二人說:「眼看天就要黑了,歇息一晚,養養精神,明天再走吧。」

劉懷仁看看天色,說:「大炮,連長說得對,夜不辨路,明兒個一大早咱就上路。」

「那就明兒個再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黃大炮躺倒在沙地上,隨即又坐了起來,一雙眼睛瞪着碧秀:「這狗日的娘們晚上跑了咋辦?」
爺爺說:「我看著她。」
黃大炮乜了爺爺一眼,那目光帶著幾分不信任。爺爺苦笑了一下,說道:「大炮,你是不是怕我也跑了?」
黃大炮不吭聲。
爺爺環視了一下四周,又苦笑一聲:「要真的有路能跑就好了。」

這時劉懷仁開了腔:「連長,那你就多受點累,把她看好了。」
隨後又對黃大炮說:「連長看著她,咱們就放心地睡吧。」
說著把身體陳放在沙地上。
責任落在了爺爺的肩上,他不敢掉以輕心。他倒不擔心碧秀會偷跑,他怕有哪個餓瘋了的士兵,趁他們熟睡之機殺了碧秀。他必須保護好最後一個女俘,倘若萬一她被誰殺害了,那他很可能會因此丟了性命。他要碧秀挨着他躺下,臨躺下時,還是不放心,問了一句:「你不會趁我睡着後跑球了?」
碧秀沒有避開爺爺的目光,稍頃,用繩子把自己的左手和爺爺的右手綁在了一起,緊挨着爺爺躺下。很單薄的衣服已無法阻擋他們肉體的親密接觸,她的身體已是骨多肉少,失去了應有的彈性,可體溫傳導過去,誘惑撩撥着爺爺那被幹渴、饑餓和疲憊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性愛慾望。爺爺乾嚥了一下口中潮起的少得可憐的分泌物。理智告訴爺爺,此時此刻不能幹傻事。時尚書屋
他挪了挪屁股,想離開女俘的身體。
爺爺竭力使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半晌,問道:「你當真能把我們帶出戈壁灘?」
碧秀不吭聲。
「你咋不吭聲哩?你給我說實話,你到底知不知道路?」
「不知道。」

爺爺大驚:「你敢哄騙我?!」
碧秀見爺爺變顏失色,笑了一下:「我嚇你哩。」

爺爺鬆了口氣:「我的命現在在你的手裡攥着哩,你若把我們帶不出戈壁灘,你死,我也得死。」

「我明白,咱倆現在是拴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

「你明白就好。你可不能害了我,我還想活哩。」

「我不害你,我也想活哩。」

碧秀說罷,身子往爺爺身子上偎了偎。爺爺感覺到她的身體哆嗦了一下,沒有再避開,就讓她那麼緊緊地偎着。他還想說點啥,可又不知道說啥才好,就靜靜地躺着。他聽到了自己的心跳,也聽到了身邊女人的心跳……
那個荒漠之夜本來應該再發生點什麼事,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事過多年,爺爺和奶奶回憶起那個荒漠之夜都有點遺憾。
第2十六章(1)
迷迷糊糊之中爺爺感到地震了,猛地睜開眼睛,原來是最後一個女俘碧秀在使勁搖他的肩膀。
「咋了?」爺爺以為有誰要對女俘下殺手,閃目疾看,劉懷仁他們橫七豎八地躺在一旁,呼呼大睡。
「天亮了,要趁早趕路。」
碧秀說。
爺爺舉目看天,天邊燃燒着朝霞,預示着這一天又是個艷陽高照的日子,戈壁灘最涼爽的時間是清晨,需趁早趕路。爺爺想站起身,右手不得勁,這才發現自己的右手腕和碧秀的左手腕還在一起拴着。碧秀坐起身,望着他竟然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顯出一臉的純真無邪。爺爺也還她一個笑容,解開拴在手腕的繩索,頓時覺得渾身輕鬆了許多。時尚書屋
爺爺爬起身來,吆喝大夥快點起來。大夥都明白今日是決定他們生死存亡的日子,儘管疲憊已極,但還是很快掙紮起身,準備出發。
爺爺看了碧秀一眼,說:「走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