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63 頁


黃昏時分,這支隊伍來到了沙樑上,垂目看去,下面是個狹長的沙谷,由西向東迤邐通向遠方。谷內樹木成林,芳草茵茵,最惹眼的是沙谷中嵌着一個如鏡般的小湖。 這群人都是一怔,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几乎每個人都在揉自己的眼睛,弄明
作者:賀緒林 / 頁數:(63 / 0)

沙地上出現了紅柳、駱駝草等植被,先是極其稀少,且十分低矮。漸漸的,紅柳、駱駝草多了起來,也高大起來。忽然,黃大炮彎腰撿起一團乾巴巴的糞塊,疑惑道:「連長,這是啥?」遞給爺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看了半天,不敢肯定地說:「像是狼糞,也許是狗糞吧。」
他臉上現出驚喜,在荒漠上走了半個多月,總算看到了綠色和走獸的行跡。
忽然,走在他前邊的碧秀打了個趔趄,跌倒在地。爺爺急忙上前問道:「咋了?」
「我的腿發軟……」
碧秀有氣無力地說。她遭受到了前所未遇的驚嚇,體力實在不支。
爺爺略一遲疑,攙扶起女俘。碧秀衝他做了一個感激的笑臉,喘着氣說:「翻過前邊的沙梁就到了。」

「咱們走吧。」
爺爺攙扶着女俘艱難地往前走。沙梁近在眼前,卻似乎又遠在天邊。一干人拼着全身的氣力艱難地跋涉。時尚書屋
黃昏時分,這支隊伍來到了沙樑上,垂目看去,下面是個狹長的沙谷,由西向東迤邐通向遠方。谷內樹木成林,芳草茵茵,最惹眼的是沙谷中嵌着一個如鏡般的小湖。
這群人都是一怔,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几乎每個人都在揉自己的眼睛,弄明白不是做夢時,都咧着嘴無聲地傻笑了,有幾個竟嗚嗚地哭了起來。
黃大炮喊了一嗓子:「老天爺,我們得救了!」
劉懷仁喜極而泣,喃喃道:「我們得救了……」
腳下一滑,連滾帶爬地下到了谷底。
黃大炮一夥扔了手中的樹枝,踉踉蹌蹌下了沙梁,直奔小湖。爺爺獃獃地站在沙樑上,彷彿置身于夢幻之中。好半天,他明白這不是夢,兩滴淚水竟然湧出了眼眶。他全然不覺,滿懷感激地看著碧秀。時尚書屋
碧秀也滿眼盈淚地看著他。
此時此刻他們淚眼相望,不知說什麼才好。爺爺雖說對碧秀帶路充滿着希望,可他在內心深處抱著和碧秀同死的決心。他十分清楚,趕在天黑之前還走不出荒漠,他和最後一個女俘也許都會成為這伙士兵果腹的食物。他忽然想起了那個夢,喃喃道:「我命不該絶啊……」

碧秀沒聽清,問了一句:「你說啥哩?」
爺爺醒過神來,動情地說:「太謝你了,你救了我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碧秀也異常激動,但聲音平和地說:「我是為了救自己。」

爺爺說:「你救了你,也救了我們。那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見了閻王,他說我陽壽未盡哩,有人會帶我們走出戈壁灘的。你猜那人是誰?」
「是誰?」
「閻王說那人是個女的。」

「女的?」碧秀訝然地望着爺爺。
「嗯。」
爺爺點點頭,「我的夢應驗了,應在了你身上。」
說罷,獃獃地看著碧秀。
碧秀見爺爺目不轉睛地獃獃地看她,臉上現出了少女特有的羞澀,不好意思地垂下了目光,說了句:「你傻看我幹啥?」
爺爺自覺失態,慌忙拭去臉頰上的淚珠。
沉默半晌,碧秀手指谷底說:「那個湖裡的魚多得數不清,又肥又鮮,伸手就能撈着。湖東邊連着一條小河,順着小河往東走,不到二十里地有個鎮子,叫沙口店。」

爺爺這時猛地想起,來時他們經過了沙口店,還宿營了一晚上。他笑了起來,笑着笑着淚水又流了出來。碧秀看著他也笑了:「看你,跟個娃娃似的。」
長長的睫毛上也掛上了淚珠。時尚書屋
爺爺說:「咱們吃魚去。」

碧秀說:「吃魚去。」
兩個相跟着下到了沙谷。他們萬萬沒想到,那肥美的魚差點送了一夥人的性命……
這個明鏡似的小湖是上蒼鑲嵌在戈壁邊的一顆明珠。湖面不大,湖水不深,卻清澈透明,魚翔淺底,清晰可見。湖邊綠樹成蔭,芳草青青。鳥在樹上鳴,螞蚱在草叢中蹦,蝶在花中飛,魚在水中游……萬物競自由。時尚書屋
乍從戈壁灘出來,見到這一方水秀綠肥之地,猶如到了仙境一般。
來到湖邊,大夥一頭紮進湖水裡,開懷暢飲一通,待肚裡再也裝不進水時,便尋找可食之物。果然如碧秀所說,湖裡的魚兒成群,見人竟不躲不避,伸手就能抓撈。抓撈上來的魚兒條條都在一斤左右,又肥又美,怎奈都是生的。黃大炮和幾個餓急了的士兵迫不及待,抓起魚張口就咬,魚尾還在他們手中拚命地擺動。時尚書屋
劉懷仁和其他幾個士兵吃的比較斯文,拔出刺刀把魚切成碎塊,生而啖之。
爺爺看著部下饕餮之相,嚥了一下口水,準備效仿劉懷仁他們的吃法。他抓撈了一條魚,拔出刺刀剛要下手,有人拉了一下他的衣襟。迴首一看,是女俘碧秀。碧秀衝他擠了一下眼,轉身就走。時尚書屋
他有點莫名其妙,最終收起了刺刀尾隨過去。
這時只見碧秀撿來許多幹樹枝,燃起一堆篝火,隨後她在湖邊挖來紫泥,對一旁站立觀望的爺爺佯嗔道:「傻站着幹啥,還不快幫把手。」

「幹啥呀?」
「撈魚嘛。」

爺爺便動手撈魚,魚兒成群,手到擒拿,他抓撈一條,遞給碧秀。碧秀用紫泥裹住魚兒丟進火堆。片刻工夫,一股香味從火堆中飄了出來。爺爺這時全明白了,吸了一下鼻子:「好香!」一股口水竟然從嘴角流了出來。時尚書屋
「看把你饞的。」
碧秀笑着,用樹枝從火堆中扒拉出兩團紫泥。紫泥已經變成了白色。她扔給爺爺一個,自己拿了一個。時尚書屋
剝開紫泥,那魚兒已經熟透,香味更濃。
爺爺拿着香氣撲鼻的魚,不禁想起常安民、錢掌柜、王二狗、鐵蛋他們,鼻子不由一酸,眼圈潮濕了。碧秀看他如此模樣,問道:「你咋不吃?」
「我想起了常安民、錢掌柜他們。多麼好的兄弟,可惜沒有走出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