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65 頁


關爬出來,都有着脫骨換胎的感覺。碧秀梳理着剛剛沐浴過的秀髮,爺爺坐在她對面,一邊隨手給篝火堆添加樹枝,一邊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她發現爺爺在看她,抿嘴笑道:「你盡看我幹啥?」 爺爺嘿嘿笑道:「我就弄不明白,土匪裡竟然有你
作者:賀緒林 / 頁數:(65 / 0)

爺爺讓她趕緊救治其他幾個士兵。又忙活了大半天,幾個士兵都得救了。碧秀額前的散髮貼在汗津津的臉上,渾身上下被嘔吐的臟物漿一身了,她也不管不顧,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喘着粗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這時才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此時大夥都明白過來。不敢再盡享口福,都向碧秀投去感激的目光。爺爺走過來,說:「太謝謝你了。」

碧秀沒吭聲,似嗔似怨地剜了他一眼,起身去湖裡洗她的一身臟污……
是夜,隊伍在湖邊宿營。
青藍的天空掛着一輪明月,月亮下是一面明鏡般的小湖,湖邊樹木成林,綠草如毯,一堆篝火燃着熊熊烈焰,一對青年男女相向坐在篝火旁,面現甜蜜的微笑。
這是人間仙境?還是一幅美麗的油畫?都是吧。
那夜爺爺和碧秀沒有睡。他們剛剛從閻王的鬼門關爬出來,都有着脫骨換胎的感覺。碧秀梳理着剛剛沐浴過的秀髮,爺爺坐在她對面,一邊隨手給篝火堆添加樹枝,一邊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她發現爺爺在看她,抿嘴笑道:「你盡看我幹啥?」
爺爺嘿嘿笑道:「我就弄不明白,土匪裡竟然有你這樣天仙般的女人。」

碧秀的面頰上浮起兩朵紅霞:「我當真有你說的那麼美嗎?」
「我嘴笨,說不出你有多美。」

「沒看出,你還會哄女人。」

「不是哄,我是說心窩裡的話。」

「那……我給你做媳婦你願意嗎?」
「當真?」
「當真。」

「願意。」

「你不嫌我是土匪?」
「不嫌。」

「一輩子都不嫌?」
「一輩子都不嫌。」

「那我要你答應我件事。」

「啥事?」
「我說了你能答應麼?」
「你沒說我咋能知道答應不答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自古官匪是仇敵。你若真的願意娶我做媳婦,那就脫了這身老虎皮。」

「你還要去當土匪?」
「不,我也金盆洗手不幹了。咱倆遠走高飛過男耕女織的安穩日子去。」

「我答應你。這打打殺殺流血傷人的事我也不想幹了。」

「咱倆原本是兩條道上的客,能遇到一達,生生死死了一回,這是緣分。」

「是緣分。我做過一個夢,夢見了閻王,他給我說有個好女人等着我,往後還有好日子過哩。」

上面這段話是我猜想的。那一夜篝火直燃到天亮。爺爺和碧秀說了些什麼話,沒人能知道。其他人在用樹枝搭起的窩棚裡睡得如同死豬一般。時尚書屋
後來,我多次問過爺爺,那夜他和奶奶都說了些啥。爺爺吧嗒幾下煙鍋,笑道:「你娃娃家,那些話不聽也罷。」
我又問奶奶,奶奶笑而不答,面龐上現出少女才有的羞澀和紅暈……
我再三追問爺爺,爺爺這才笑着開了口:「我給你婆講了我見到閻王的那個夢。閻王說往後我還有好日子過哩,有個好女人在等着我。你婆問我,那個好女人是誰。我說,閻王沒給我說誰。時尚書屋
你婆說閻王哄我哩。我說閻王沒有哄我,我現在已經知道那個好女人是誰了。你婆又問我那個好女人是誰。我說你別問我,你也知道她是誰了。」

我忍不住插言說:「這還用問,肯定是我婆。」

爺爺在我頭上拍了一巴掌聲,呵呵笑道:「還是我娃聰明。」

少頃,爺爺又開口道:「那天晚上,你婆給我唱了陝北的信天游,我這才知道你婆的嗓子比百靈鳥都好聽。」

我又追問:「我婆給你唱的是啥?」
爺爺眯起眼睛,思緒飛回到幾十年前那個湖畔之夜……好半晌,他用蒼老的聲音低唱起來:

鷄蛋殼殻點燈半炕炕明

燒酒盅盅量米不嫌哥哥窮……

我猜想在那個令人神往的湖畔之夜,爺爺給奶奶講述了他的家庭,講述了他的一切,臨了問奶奶,願不願和他過貧窮的日子。奶奶沒有正面回答爺爺,而是用比百靈鳥還動人的歌喉唱了這首信天游……
第2天日上樹梢,隊伍有節制地吃了一頓湖中魚,便準備出發。
爺爺集合起隊伍,清點了一下人數,包括女俘碧秀在內共十八人。一個連隊出來剿匪,只剩下十幾個人回去。他鼻子一酸,只覺得眼睛直髮潮。好半晌,他喃喃地說:「我對不起死去的弟兄們……」

劉懷仁說:「連長,這也怨不得你。」

黃大炮也說:「咋能怨你呢。」

良久,爺爺抑制住悲痛的情緒,拿出地圖指給黃、劉二人看。
「這是咱們現在的位置。這湖叫小鏡湖,湖東邊有條小河,順着小清河去二十里有個小鎮,叫沙口店。來時咱們在沙口店住過一宿。到了沙口店休整一下,再返回駐地。時尚書屋
你倆聽明白了麼?」
「明白了。」
二人異口同聲。
爺爺拔出腰間的手槍,連同地圖一併遞給劉懷仁。劉懷仁睜大眼睛困惑不解地看著他:「連長,你這是……」

爺爺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老劉,你和大炮把弟兄們帶回去吧。」

劉懷仁和黃大炮都詫異地看著他。
「回去跟團長說,賀雲鵬陣亡了。」

劉、黃二人更是愕然。
「你們走吧。記住,一定要把弟兄們帶回去。」

黃大炮以為爺爺怕受到彭鬍子的處罰,急忙說:「連長,團長不會治你罪的。」

劉懷仁也說:「連長,團長一直很器重你。再說了,這次戰敗也怨不得你。」

爺爺苦笑道:「正因為團長器重我,我才沒臉回去見他。唉,這身黃皮子我也穿膩了,不想再穿了。」

「連長,你上哪達去?」劉、黃二人異口同聲問。
爺爺苦笑一下,說:「你倆放心,我不會再去大戈壁的。」

劉懷仁追問一句:「連長,你到底幹啥去?」
黃大炮有點急了眼:「連長,你不能讓我們蒙在鼓裡啊。」

爺爺又苦笑一下,開玩笑說:「我當土匪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