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最後的女匪 第 7 頁


朱家遭血洗後,朱明軒氣恨驚恐交加,回到縣城大病了一場。病癒後他心中的仇恨難消,派出密探四處打探麻老五和徐小玉的行跡,尋機要報滅家之恨。麻老五和徐小玉夫婦知道血洗了朱家寨,得罪了官府;又得到消息,官府懸賞重金要他們的人
作者:賀緒林 / 頁數:(7 / 67)

我驚愕了,嘴巴張得比眼睛還大:「這是真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奶奶不置可否,撫摸着我的頭莞爾一笑,滿臉的慈祥,沒有絲毫的匪氣。半晌,她說:「還聽不聽故事?」
我迭聲說:「聽,聽,聽。」

「聽我的故事?」
「聽您的故事。」

「聽我的故事還得從徐大腳講起。」
奶奶接着往下講……
麻老五和徐小玉血洗了朱家寨,不僅跟朱明軒結下了血海深仇,而且也震驚了北原縣和乾州專署。乾州專署和北原縣懸賞五百大洋捉拿麻老五和徐大腳(通緝告示上寫着徐小玉的綽號)。官府的大洋雖是好東西,麻老五和徐小玉的頭卻更是好東西,幾個月過去,官府的大洋還在銀行裡存着,麻老五和徐小玉吃飯的傢伙也都好端端的在他們的肩膀上扛着,並不曾易手。
朱家遭血洗後,朱明軒氣恨驚恐交加,回到縣城大病了一場。病癒後他心中的仇恨難消,派出密探四處打探麻老五和徐小玉的行跡,尋機要報滅家之恨。麻老五和徐小玉夫婦知道血洗了朱家寨,得罪了官府;又得到消息,官府懸賞重金要他們的人頭。此時正在風頭上,他們龜縮在盤龍山中按兵不動。時尚書屋
盤龍山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咸寧專署的保安團和北原縣的保安大隊都不敢貿然出兵去攻打。朱明軒更是一籌莫展,只能在心裡乾著急。
朱家一家老少都慘死在麻老五和徐小玉的手裡。所幸朱明軒一家住在縣城躲過了此劫。朱明軒的老婆生了兩個女兒便不再生了,為此朱明軒十分惱火痛心,他想娶個小妾生兒子,可老婆不同意。他只好作罷。時尚書屋
現在朱家被麻老五和徐小玉滅了,他說啥也不能讓朱家在他的手中斷了香火,他做夢都盼着能有個兒子,整天為此事受熬煎,悶悶不樂。他老婆見他一天到晚愁眉不展,便猜出他的心中所想,自思也怨自己沒本事生個兒子,乾脆遂了他的心願,討他個歡心,就主動提出讓他娶小老婆。朱明軒大喜過望,把娶妾的風聲放了出去,媒人就接二連三地登門給他說親。他很快就選定一個姿色出眾的小家碧玉,把成親的日子定在了九月初八。時尚書屋
警察局長娶小老婆在北原縣城可是個大新聞,城裡城外傳得沸沸揚揚,一時間成了街談巷議的話題。
九月初八這天,警察局門前擁滿了黑壓壓的人群,大夥都來瞧熱閙,爭睹
新娘子的風采。朱家雖說被麻老五和徐小玉血洗了,但朱明軒還當着警察局長,別說朱家的親朋好友前來送禮祝賀,就是縣府的頭頭腦腦也趕來喝喜酒。警察局的全體人馬都出動了,加強警戒,以防不測。朱明軒身穿藍綢袍,斜披紅綢,頭戴青呢禮帽,帽邊雙插紅花,笑着臉喜迎賓客,一雙眼睛不時地四下張望,似乎在尋找什麼人。時尚書屋
忽然有人高喊一聲:「花轎到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眾人尋聲看去,果然見一頂花轎從東邊呼扇呼扇地抬了過來。這時迎親的嗩吶吹響了,鞭炮燃着了,霎時警察局門前熱閙得像過大年。一夥討飯的叫花子聚在門口,挎着破竹籃端着髒兮兮的碗,拄着打狗棍,鵝似的伸着脖子往花轎那邊瞅,嘴裡不住地亂喊着:「恭喜了!恭喜了!」
朱明軒瞥了他們一眼,皺着眉斥責道:「一邊站着去!別擋道了!」叫花子們很不情願地往後退了退,閃出一條道來。
花轎到了警察局門前,落了地。朱明軒上前撩起轎簾,把新娘攙扶出來。人們爭相上前一睹新娘子的芳容,怎奈新娘頭頂一個大紅花蓋頭,只能看見她窈窕的腰身和一雙秀溜的小腳。
這時有人拿來一個紅綢輓成的彩結,一頭讓新娘牽着,另一頭讓朱明軒牽着。又有一個穿戴一新的中年漢子,手端升子跑出來。升子裡盛的是五色糧食,他抓着升子裡的物什朝新郎新娘頭上撒去,嘴裡唱念道:「一撒金,二撒銀,三撒媳婦進了門!」
新娘被迎進了門。縣府的頭頭腦腦以及朱家的親朋好友也被迎了進去。那伙叫花子也往裡擠,其中一個頭戴破草帽的壯漢打着竹板說起了快板:
打竹板,連天響

警察局長娶新娘

娶了新娘入洞房

入了洞房種地忙

種地忙,喜洋洋

來年生個好兒郎

那叫花子打着竹板說著快板,就進了警察局大院。那個撒五色糧食的中年漢子從裏邊出來攔住了他。他笑着臉說:「新郎新娘在哪個屋?我來給新房的門上貼張紅喜字,大吉大利。」
說著拿出一張紅喜字。時尚書屋
中年漢子板著臉說:「你沒看見二樓的屋子門口掛着大紅燈籠嗎,紅喜字早就貼上了,還用得着你來貼!快走,快走!這裡不是你獃的地方。」

叫花子說:「我還沒拿到賞錢哩。」
嘴裡說著,一雙眼珠子直往二樓上邊滾。
這時朱明軒從新房走了出來,扒在欄杆上問:「你們幹啥哩?」
中年漢子仰頭說:「局長,這個叫花子討賞錢哩。」

朱明軒上下打量了一下叫花子,問道:「你是哪個村的?」
叫花子沒抬頭,答道:「王家坡的。」

朱明軒又問:「王九老漢你認得麼?」
叫花子說:「認得,我叫他叔哩。」

朱明軒「哦」了一聲,說:「給你賞錢。」
扔下一塊銀洋來。叫花子伸手去接,把草帽掉在了地上。他急忙撿起草帽扣在了頭上。時尚書屋
朱明軒笑了一下,對中年漢子說:「討飯人怪可憐的,你帶他到廚房再給他拿點吃的。」

中年漢子答應一聲,又對叫花子說:「還不趕快謝謝局長。」

叫花子說:「謝局長大人賞錢。」
沒再抬頭,跟着中年漢子去廚房,邊走邊四下亂瞅,好像把啥東西丟在了警察局大院。
這一切都被朱明軒瞧在了眼裡。他望着叫花子的背影,嘴角掛上了一絲陰鷙的冷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