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最後的女匪 第 9 頁


探消息的嘍囉回來報告,麻老五的頭被割下來掛在了縣城的門樓上示眾,小玉痛叫一聲:「五哥!」哭倒在地。眾嘍囉慌忙把她攙扶起來。她手指縣城方向,咬牙切齒地罵道:「狗日的朱明軒,我與你不共戴天!」 是時,正值晚秋季節。每
作者:賀緒林 / 頁數:(9 / 67)

麻老五紅着眼睛催促道:「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小玉抹了一把淚水,帶人衝出了大門。麻老五跛着腿邊打邊退。退到大門口,他一手扶着門框,一手舉槍射擊,凶狠狠地罵道:「狗日的,不要命就來吧!」衝在最前邊的幾個警察都做了冥間客,後邊的人都臥倒在地,不敢往前衝了。
朱明軒眼看著徐小玉跑了,急了眼,大聲吼道:「不要活的,往死打!」
一陣亂槍密如雨點,麻老五倒在了血泊之中。他拼盡最後的力氣大聲喊:「小玉,給我報仇!」
麻老五死後,依照山寨的規矩徐小玉被立為山寨之主。她派人下山打探消息,想摸清朱明軒還有什麼舉動。第2天打探消息的嘍囉回來報告,麻老五的頭被割下來掛在了縣城的門樓上示眾,小玉痛叫一聲:「五哥!」哭倒在地。眾嘍囉慌忙把她攙扶起來。時尚書屋
她手指縣城方向,咬牙切齒地罵道:「狗日的朱明軒,我與你不共戴天!」
是時,正值晚秋季節。每年秋收之後山寨的匪徒都要下山去吃大戶,為過冬和來年春季籌集儲存糧食和衣物。所謂吃大戶就是搶劫,對象自然是富紳大戶。徐小玉雖是女流之輩,卻見識過人。時尚書屋
她現在被立為山寨之主,就要以山寨的利益為重。雖然她把朱明軒恨之入骨,但還是暫收復仇之心,帶領人馬下山為山寨籌款籌糧。
奶奶講到這裡,看了爺爺一眼,說:「那時你們部隊是不是剛從湖北調到陝西來?」
爺爺略一思忖,說:「對著哩,新編五師剛調到陝西,我們一六八團就駐紮在乾州市。」

奶奶說:「當時聽說朱明軒跑到乾州去向他表哥求救,有這碼事嗎?」
爺爺說:「有,朱明軒那天來乾州我正好在團部。」

奶奶說:「下面的事你就給娃說吧。」

爺爺磕掉煙灰:「好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徐大腳拉屎攥拳頭放屁咬牙,是個厲害的角色。」
爺爺這樣評價徐大腳。「女人一旦狠了心比男人更凶殘,女人一旦成了精那可就變成了妖魔鬼怪。」

爺爺又說:「別看徐大腳是個女人,打仗很在行,簡直是個天才。」

我茫然地看著爺爺,有點聽不懂他的話。奶奶笑道:「你爺一輩子沒說過軟話,今晚總算說了軟話。」

爺爺訕訕笑道:「我說的是實話,不是軟話。」

奶奶莞爾道:「我看你是讓徐大腳一個伏擊打怕了。」

爺爺爭辯道:「最初我們可是連戰連勝的。」

奶奶說:「我不跟你爭了,你給娃往下講吧。」

爺爺裝了一鍋煙,點燃,那淡淡的煙霧和往事一同裊裊升騰……
徐大腳揚長避短,躲開官府的鋒芒,晝伏夜出專撿遠離縣城的村鎮襲擊。她打劫時使出的手段匪夷所思,令人毛骨悚然。她受夠了大戶人家的欺辱,因此痛恨所有的富紳。當了桿子頭後,她竟然以獸性的瘋狂對富家大戶進行殘忍的報復。時尚書屋
她從不招惹窮家小戶,矛頭直指富家大戶,入室後抓住掌柜當家的就扒光衣服弔在屋樑上,用竹掃蘸上清油點燃往身上戳,勒索銀錢。遇見硬漢捨命不捨財,她也有辦法對付,給財主的生殖器纏上棉花,再澆上清油,點燈。任你就是鐵打銅鑄的漢子也得求饒。如跑了男的那就抓內當家,用棉花搓成捻子,蘸上清油塞進下身,也點燈,就是女金剛也得屈服。時尚書屋
閙得北原一帶富紳大戶人心惶惶,談虎色變。北原縣的頭頭腦腦也大為驚慌,急令警察局務必抓住徐小玉。
朱明軒接到命令,自思憑警察局的力量根本消滅不了徐小玉,說不定自己還會死在徐小玉手中。思之再三,他決定去向表兄彭子玉求救。是時中央軍新編第5師剛從湖北調到陝西,彭子玉的一六八團駐紮在乾州市。乾州距北原一百六十里地,朱明軒帶著兩個隨從護兵騎着快馬直奔乾州求救。時尚書屋
傍晚時分朱明軒到了乾州市。見到表兄彭子玉他哭訴了全家被滅的慘景,請求表兄出兵相助,剿滅徐大腳。彭子玉大為震怒,咬牙說道:「匪患如此猖獗,令人髮指。」
隨後又安慰表弟一番,讓他暫且安歇,明日再一起商議出兵剿匪之事。時尚書屋
也是無巧不成書,就在當天晚上徐小玉潛入了北原縣城。她此次來北原縣城,目標對準的是朱明軒。她已派人打探清楚,朱明軒嫌警察局太吵閙,前些日子搬到了后街。她聞訊大喜,心中罵道:「狗日的死期到了!」她胸中的仇恨一直難以釋懷,稍有機會就要置朱明軒于死地。時尚書屋
人多目標大容易走漏風聲,她這次進北原縣城只帶了兩個隨從。
子夜時分,徐小玉她們進了城,隨後潛入了朱明軒住的院子。院子一片漆黑,沒有一星半點光亮。徐小玉這才注意到天是陰的,心裡說:「朱明軒這狗日的住在哪個屋?」一雙眼睛四處搜尋,卻啥也看不清,心裡不免着急起來。
就在這時,東邊屋子忽然有了亮光,接着「吱呀」響了一聲,門開了。一個年輕女子打着燈籠走出來,奔後院茅房去了。徐小玉眼尖,藉著燈光瞧見門楣上貼著「喬遷大吉」,心想十有八九朱明軒就住在這個屋。她悄聲說了句:「進屋去!」帶著兩個隨從如輕風似的飄進了亮燈的屋子。時尚書屋
進了屋,徐小玉卻傻了眼,屋子竟然空無一人,床上的紅緞被子掀到一旁,散髮着女人的餘溫。三人面面相覷,都有點不知所措。
忽然,門外響起了細碎的腳步聲,年輕女人上茅房回來了。徐小玉緊握手中槍,給兩個隨從示了個眼色。兩個隨從會意地點點頭,一左一右隱藏在門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