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豐臣秀吉》 第 10 頁


5.勝敗之轉機黎明前的星光中,信長胯下的白馬,在道路上奔馳如風。後面跟着木下藤吉郎率領的槍兵隊,唯恐落後地快步跑路。信長已經決心不辭一死,迎戰強敵。為保衛自己的鄉土而犧牲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28)

5.勝敗之轉機

黎明前的星光中,信長胯下的白馬,在道路上奔馳如風。後面跟着木下藤吉郎率領的槍兵隊,唯恐落後地快步跑路。時尚書屋

信長已經決心不辭一死,迎戰強敵。為保衛自己的鄉土而犧牲的行為,正合大丈夫的願望。時尚書屋
忽從一個路口,響起一陣叫喊聲,口口聲聲:「哦!主公!」
信長未曾停馬,只是大聲喊問:「是誰?」
「柴田權六勝家,率一百六十騎隨駕。」
「跟來!」
又一路口。時尚書屋
「主公!森可成率一百二十騎來了。」
「好!隨後跟來!」
如此,一百騎、二百騎的兵士紛紛加入行列。東方的天空變成乳白,晨霧緩緩流散,而跟隨信長身後的將士,已達三千多騎了。時尚書屋
這支匆促成軍的隊伍根本無所謂陣形。那有時間排成整齊的出征行列呢?當路邊民房裡的百姓,被噪音驚醒,慌忙睜開睡眼,往外探看的時候,大軍已揚塵而去了。可見,行軍的速度是多麼快。時尚書屋
當信長在熱田神宮前勒馬停蹄的時候,四周圍已被初升的旭日照得明亮了,老杉樹梢上,早起的烏鴉在熱閙的啼叫着。時尚書屋
信長躍下馬,走進神社,來到正殿。神宮的奉祀官出來迎接,呈上祭酒。信長舉杯喝乾祭酒後,跪在神前,高聲拍手,祈禱說:「吾土的守護神!敬祈觀覽我衛士之戰!」
信長既不祈求勝利,也不祈求庇佑自己的生命,只對神誓言儘力作戰。時尚書屋
走出神社,跨上愛馬的信長,對三千餘騎部下宣佈:「永祿三年五月十九日或將成為信長以及你們眾人的忌日。你們一直沒有享受,只有苦勞,如今尚未酬報反要下令拚死一戰,實令信長於心不忍。所以,如有不想死的,不必顧慮,可立即退出,決不追咎。你們認為如何?」
「主公!我等願隨主公赴湯蹈火!」藤吉郎大聲答應。時尚書屋
全軍隨着附和。時尚書屋
信長於是把馬首轉向東方,揮鞭前進。以三千餘騎的兵力,進擊四萬大軍。時尚書屋
鷺津和丸根的岩寨已陷入敵人之手。時尚書屋
信長經丹下岩寨,走到善照寺岩寨,就在那兒觀察敵方形勢。時尚書屋
黑末川經過山麓,彎曲的流向伊勢灣。中途匯入天白川的河口處有鳴海城,已被敵將岡部元信佔領。時尚書屋
從黑末川上游直下南方的山野,到處都是敵方兵馬。根據判斷是敵方猛將朝比奈主計及三河國松平元康德川家康的軍隊。時尚書屋

但不知道今川義元的本營已推進到那裡。時尚書屋
信長回頭問:「佐佐政次在不在?」
「在。」
「即刻率領三百人攻擊鳴海城。余則趁隙越渡黑末川,突破朝比奈及松平兩軍,直入義元本營。」
「遵命!」
佐佐政次馬上率領敢死隊,由善照寺後山坡順勢而下,有如一股黑旋風,突襲鳴海城。時尚書屋
信長也大叫一聲:「走!」
忽然,藤吉郎從後面草叢中跳出來,站在信長馬前說:「主公!請等一下。」
「為何阻擋?」
「主公!尚不能確定今川的本營是否在黑末川對岸,請暫時等待。」
「等待何事?」
「在下已命令一名兵土化裝為農夫,去探索敵方本營,請等探兵回來。」
信長很欣賞藤吉郎腦筋的靈活。時尚書屋
「好,就等吧。」
此時鳴海城方面響起了突擊的喊殺聲。過了些時候,敢死隊中,僅有二、三名兵士,渾身血跡,跑回來報告說:「佐佐政次殿等都已戰死。」
信長聽了,憤怒得唇頰微微顫抖,悲痛的說:「都已死了?」
接着臉露堅定的神色,大聲下令:「藤吉郎,不能等了!讓敵人看看信長的厲害!大家跟來!」說完,就要馳下山麓。時尚書屋
藤吉郎大叫一聲:「主公!」奮不顧身,上前阻擋。這時候,道路上箭般飛來一騎,藤吉郎即刻報告說:「主公!探兵回來了!」
「哦!」
人影愈來愈大,毫無疑問地,是農夫打扮的藤吉郎部下。時尚書屋
焦急的藤吉郎,一見部下從山坡馳上來,就急忙把他拉下馬,帶到信長跟前。時尚書屋
「如何?查到義元本營了嗎?」
「是!敵軍臨時改道,目前本營在桶狹間的山丘上,正在休息。」
「哦!」
聽到消息的信長,不禁大呼:「在桶狹間呀!真是天賜良機!」
在此以前,信長只是想奮戰到底,不計勝負。如今聽到敵軍本營駐紮于桶狹間,直覺到能打勝仗了。時尚書屋
從善照寺到桶狹間的山道極為隱蔽,如果潛行到敵軍本營所在地的山麓,就能對敵人突襲,衝入本營,即使敵軍十倍、二十倍於我,殺取義元首級也並非不可能。時尚書屋
信長不禁莞爾一笑。時尚書屋

6.桶狹間之役

幸運之神對織田信長微笑了。時尚書屋
太陽將西下時,天空忽然電閃雷嗚,黑雲密佈,狂風大作。*
若非這種天候,不論如何偃旗息鼓,信長的三千餘騎,仍不免被今川軍發現。如今,似有天助,全軍得以迅速前進。時尚書屋
信長下令:「馬傷了腳就放棄,軍旗纏上樹枝也放棄,只要有槍刀即可。我們的目的是敵方大將今川義元的首級。即使全軍覆沒,也必定要斬取義元首級!」
在人跡罕至的深山中,根本無路可走,全軍將士自己開路,涉川越嶺,逼近桶狹間。時尚書屋
狂風終於召來暴雨。天昏地暗,雷嗚轟然,大雨傾盆。時尚書屋
信長淋着雨,高聲大叫:「天祐我!」
跟在後面的藤吉郎大聲報告:「主公!那邊就是本營,」
眼前崖下是在豪雨中顯得白蒙蒙的沼澤,再過去就是隆起的丘陵,名叫田樂狹間。閃電中依稀可見陵上有營帳、旌旗以及馬群等等。時尚書屋
「衝呀!」
號令一下,三千餘將士衝下野草叢生的山崖。時尚書屋
衝鋒聲震撼了山谷,也壓過了雷鳴和豪雨聲。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