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豐臣秀吉》 第 11 頁


今川的本營中,這時正在吃晚飯。織由軍從四周草木中衝出,使全營陷入難以形容的大混亂。今川軍的多數將士,還以為軍中有人叛亂呢!而織田軍則如入無人之境,所向披靡,喊殺聲中,只見血肉橫飛。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28)

今川的本營中,這時正在吃晚飯。織由軍從四周草木中衝出,使全營陷入難以形容的大混亂。今川軍的多數將士,還以為軍中有人叛亂呢!而織田軍則如入無人之境,所向披靡,喊殺聲中,只見血肉橫飛。時尚書屋

今川義元逃到一棵大樹下,不知所措,很難相信這是事實。義元身邊的諸將,也不知如何是好。時尚書屋
在他們周圍,只聽織田軍將士們口口聲聲喊叫
「今川義元,出來一戰,我是織田家的柴田勝家。」
「出來!駿河的統帥!織田旗下的前田犬千代在此。」
義元至此方纔醒悟,憤怒喊道:「可惡的信長!竟敢來偷襲!」
這時,藤吉郎大叫:「哦!在那棵大樹下的就是今川義元殿!」
織田家的勇士們一聽,都衝向大樹。時尚書屋
今川諸將也拚死抵抗。時尚書屋
兵刃相接,衝撞糾鬥。只見,人影一個一個的倒下,草木都染紅了。時尚書屋
狂風驟雨中的大混戰,其慘烈真難以言詞形容。時尚書屋
義元砍殺了三、四個人,正想喘一口氣的當兒,一武士叫喊:「今川殿,毛利新助秀高來取首級。」
喊聲中槍如閃電般剌出。時尚書屋
「呀!」
來不及閃開,被槍刺到腰部的義元終於跌倒在地上。時尚書屋
見到這一幕的藤吉郎,大聲叫喊:「敵我雙方都聽好!今川義元的首級,已被毛利新助取得了。今川義元已經戰死了。」
勝敗已定。時尚書屋
雨也停了。時尚書屋
信長手提血刃十餘人的長刀力,喃喃自語:「我勝了!這該歸功于奮戰的將士們。信長幸有如此忠勇的部下。」

在震撼田樂狹間的勝利呼聲中,信長神采煥發的率眾歸城。時尚書屋
看著信長英姿的藤吉郎,心中又不禁慶幸自己得仕賢主。時尚書屋

7.槍術辯論

由於桶狹間的大勝利,織田信長已被諸侯視為後生可畏的大將。但是,今川義元滅亡之後,他仍絲毫放鬆不得,因為周圍都是敵國的織田家,前途仍佈滿荊棘,不知有多少戰爭在等待着。時尚書屋
敵國中最可怕的是美濃的齋藤家。另外三河國岡崎城的松平元康德川家康,雖只有二十歲,也是個不可輕視的人物。他在桶狹間之戰中擔任今川軍先鋒,攻陷了織田家鷺津和丸根的岩寨,驍勇善戰;而在聽到義元戰死之後,又能立即引兵退回三河。時尚書屋
信長經過深思熟慮之後,認為與齋藤決戰之前,應先與松平元康締結盟約,於是派遣使者到岡崎城。時尚書屋
永祿五年西元一五六二年元月,松平元康接受信長邀請,率領百餘名家臣來到清洲城。時尚書屋
信長出城迎接,和顏悅色的招呼寒暄。元康也一團和氣,頻頻道謝。時尚書屋
站在遠處觀望的藤吉郎,不禁又立下大志,有朝一日一定要成為一國之主。時尚書屋
這一年,織由信長二十八歲,松平元康二十一歲,而木下藤吉郎則是二十六歲。時尚書屋
當時恐怕沒人料想到這三個人——信長、藤吉郎秀吉、元康家康——會先後成為掌握天下大權的將軍吧。時尚書屋
織田家及松平家的家臣中,或許有人會認為自己的主人將稱霸天下。可是又有誰想到,槍兵隊長木下藤吉郎竟會位極大閣呢?時尚書屋
元月間,歡迎元康的賀宴,盛大的連開三日。時尚書屋
藤吉郎娶弓箭隊長淺野又右衛長勝之女寧子為妻。時尚書屋
婚前藤吉郎曾寄信到家鄉中村,請母親務必參加婚禮,但母親卻自認是農家婦,恐怕影響到藤吉郎的面子,所以不來參加。時尚書屋
藤吉郎不禁為母親的關心與顧慮而流淚。婚後第1天,就對寧子說:「母親大人雖是農家婦,在我心目中卻是日本國最好的婦人。我想迎母親來奉養,希望你事事以母親為先,孝順為要,我則可置於其次。為夫的所望於你的,如此而已。」
「是的。」
寧子跪伏,叩頭答應。以後,寧子果然不負夫托。當藤吉郎出征不在家時,克盡婦道,孝養婆婆奈加。時尚書屋
藤吉郎雖依例有婚假三天,但完婚翌日即登城服勤。這一天恰逢信長命令手下武藝高強者,演練槍術、劍術給元康觀賞。時尚書屋
約有十數人,依次演練武藝,其中最得眾人讚賞的是新近錄用的槍術家大澤主水。時尚書屋
酒筵時,信長問大澤主水說:「大澤,槍是長的好還是短的好?」
「臣認為槍是短的好。」
「什麼理由?」
「槍是七尺約二公尺的話,往前伸刺較易,挑撥對方武器也自如,甚是便利。可是槍長一丈約三公尺以上的話,前刺時不易用上力量,揮打也頗不便。所以認為槍長七尺最為適宜。」
帶著微笑,聽了大澤主水充滿自信的答話之後,信長環視眾人,問道:「有沒有反對大澤意見的?」
大澤主水是槍術名家。如果因為提出相反意見,而被命令與其交手,就進退兩難了,所以眾人都默不作聲。時尚書屋
信長再問的時候,末座有人大聲說:「主公。不才木下藤吉郎,絶對反對大澤主水殿的意見。」
「哦,是木下啊。」
信長莞爾一笑。所有的視線都集中在藤吉郎身上,心中卻多在嘲笑他口說大話,交手時恐將被大澤主水痛擊一番了。時尚書屋
藤吉郎起來,到了信長跟前。時尚書屋
「藤吉郎,說說你的理由。」
「道理很明顯,面對面相衝刺的時候,長的比短的有利。」藤吉郎輕鬆的回答。時尚書屋
「木下殿到底用過長槍沒有?在下雖不才,卻也身膺織田家槍術指導,又曾周游列國,以短槍會過各地武術名家,結果認為短槍遠比長槍好使用。請木下殿再把理由進一層說明清楚。」
大澤主水憤然反駁。時尚書屋
藤吉郎和顏悅色的回答:「理由仍如前述。長的比短的先到,當然是長的有利。」
「不,絶對不是。在下積二十年經驗,認為短槍好!」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