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豐臣秀吉》 第 23 頁


接着又喊:「眾人聽著,進攻本能寺!」一萬三千精兵齊聲呼應,聲勢驚天動地。當時日本的武士精神,就是以君恥為己恥,所以明智軍敵愾同仇,士氣高昂。全軍往京都本能寺前進。1
作者:待考 / 頁數:(23 / 28)

接着又喊:「眾人聽著,進攻本能寺!」

一萬三千精兵齊聲呼應,聲勢驚天動地。時尚書屋
當時日本的武士精神,就是以君恥為己恥,所以明智軍敵愾同仇,士氣高昂。時尚書屋
全軍往京都本能寺前進。時尚書屋

12.信長之死

自少年時代起,百戰沙場,歷經危難的信長,有異於常人的敏鋭感覺。他忽然醒來,直覺到某種異常氣氛,向他逼近。時尚書屋
信長翻身而起,遠方傳來震撼地面的步伐聲,黑暗中瀰漫了殺氣。時尚書屋
信長大聲叫人。走廊傳來一陣疾跑的腳步聲,大聲叫喊:「主公!」
原來是侍衛森蘭丸。時尚書屋
「蘭丸進來。」
應聲入內的森蘭丸,報告道:「主公,真可恨!明智光秀背叛了!」
「什麼?」
「我聽見遠處傳來的行軍聲,所以跑上鐘樓觀看,明智光秀的桔梗旗幟正逐步迫近。」
信長勃然大怒。時尚書屋
「度量狹窄的光秀,竟然記恨前日之事!」
話剛說完,本能寺四周已響起了衝鋒聲。信長一聽,知道已無法逃生了。時尚書屋
自知必死的信長,平靜的說:「蘭丸,你是十六歲吧。」
「是的。」
「原本希望看到你長大後,成為英雄,不幸遭逢這個變故,你才十六歲,余真對不起你。」
「主公!怎如此說,臣……臣……」
森蘭丸嗚咽不止,泣不成聲。時尚書屋
「這也是武士的命運。……奮戰吧!至少可讓後世稱讚森蘭丸英勇護主。」
「是。」
蘭丸應聲而起,快步跑到走廊,大聲下令:「眾侍衛!守住所有門口,不要讓敵人接近主公!」

明智軍已如浪濤般擁進寺內。二、三十名織田家的侍臣,揮舞刀槍迎敵,卻如螳臂擋車,不消多時,即被殺死。時尚書屋
明智軍的甲冑武士,有如瘋狂的野獸,往正殿和客殿的走廊衝著,接着,彈箭也如雹飛來。時尚書屋
信長上身着白綾小袖衣,下穿紫裙,手持確刀類似關刀之長武器,但刀身較窄,出現在走廊。時尚書屋
明智軍一見,都爭先恐後,叫喊着向他衝去。時尚書屋
只見信長大喝一聲,確刀一閃,攀上走廊的武士,慘叫一聲,翻身倒下。時尚書屋
信長左右的森蘭丸、森力丸、森坊丸三兄弟,以及其他侍衛,都拚命抵抗。時尚書屋
髮結斷落,頭髮披散的信長,有如傳說中的白狐化身,妖異懾人。每逢信長一喝,必有敵人流血倒地。大約殺了十來人時,一支飛箭射中了信長肩膀。晃了一下的信長,搖晃中仍揮下一刀,砍到正要攀上來的一個敵人。時尚書屋
一見情況緊迫,信長棄刀疾奔入內。身為右大臣,首級如被無名士兵取得,將是身後一大恥辱。所以他跑進自己的居室,打算切腹自盡。時尚書屋
此時,由四面八方縱放的火,愈來愈盛,黑煙瀰漫。黑煙中依稀可見人影纏鬥。時尚書屋
森蘭丸守在信長居室的門前,持着槍,有如屹立不動的磐石。他要使信長能從容自盡,並防敵人取其首級。時尚書屋
走廊也冒起黑煙了。忽見煙中跑出一名武士,大聲喊問:「右大臣居室在此嗎?」
「退後!無恥叛徒!」
蘭丸一喝,槍尖對準武士。時尚書屋
「我是明智家三勇士之一——安田作兵衛。看刀!」
「試試森蘭丸一槍!」
「哦——!」
槍刀相接有如閃電,火花四迸。蘭丸乘隙,一槍刺中安田作兵衛胸膛。時尚書屋
這時,信長清朗的聲音從裡面傳來。時尚書屋
「蘭丸,再見。」
蘭丸一聽,立即跪拜,然後飛身躍起,推開紙門。只見信長俯伏着,白衣染滿了鮮血。他於是立即推倒紙門,覆蓋於遺體上面,並點火燃燒。見到居室火焰熊熊之後,蘭丸盤坐在走廊中央,追隨信長自盡了。時尚書屋
一代英豪織田信長,就此魂斷本能寺。時尚書屋
將高松城變成湖沼中水城的秀吉,該營于石井山山麓的一間寺院,耐着性子等待清水宗治投降。時尚書屋
六月三日晚上,亥時下午十時左右,秀吉聽到急促的腳步聲傳來,還以為清水宗治終於投降了。那知,蜂須賀彥右衛門氣急敗壞的跑進來說:「主公!京都發生大事了!」
「什麼事?」
「飛馬來報,信長公去世。」
「什麼?」
秀吉不禁大叫了一聲,這真是令人難以相信的驚人消息。昏暗不明的燈火中,彥右衛門看出秀吉臉色大變。時尚書屋
「而且,信長公是切腹自盡。……明智光秀突然背叛,襲擊本能寺。」
秀吉怒火中燒,肝腸欲裂,過了好一會兒,才呻吟似的出聲說:「原來是……光秀。」
已經作古的竹中半兵衛,初見明智光秀時就忠告秀吉:「光秀並非真英才。眉宇之間流露着深沉、陰險之氣,不宜多與來往。」
真是被他料中了。時尚書屋
秀吉推想,信長公必定含恨而終,不禁頽然低頭,淚如雨下。時尚書屋
對於秀吉來說,信長公之恩如同再造。要不是他一手提拔武藝平平、出身低賤及面貌醜陋的日吉丸,怎麼會有今天?如今秀吉不但是藩侯還被委為遠征軍總司令。時尚書屋
這一夜,秀吉誓言要為信長報仇。時尚書屋
但是悲傷哀嘆是沒有用的。雖已誓言討伐叛賊明智光秀,但目前應如何降伏眼前之敵清水宗治?又如何對付毛利家的三萬大軍呢?前途真是困難重重。他決心不計一切排除萬難,達成使命,於是擦乾淚水,面對現實,對彥右衛門說:「余必須降伏清水宗治,並與毛利締結和約。」
「是。臣願主其事。」
「好!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遵命。」
翌晨,蜂須賀彥衛門抱著誓死達成任務的決心,騎馬往毛利軍大本營。時尚書屋
蜂須賀彥右衛門經過四天的努力,終於達成和談。和約內容為:毛利割讓備中、備後、美作、因幡及伯耆五國,秀吉軍則須解高松城之水困,救城中五千人性命。時尚書屋
清水宗治覺得戰敗是可恥的事,不願苟延殘喘——
高松城遭受水困約二十天後的一個早晨,有一艘小船從秀吉的陣地劃向城邊。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