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豐臣秀吉》 第 24 頁


舟上的黑田官兵衛,大聲對城內說:「有事奉告城主清水宗治殿。今日,和談已經成立,當即引退大水,以救城內諸位生命。敬請安心。」言畢,掉頭欲回時,宗治從城樓探身說:「請稍待,我方是否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28)

舟上的黑田官兵衛,大聲對城內說:「有事奉告城主清水宗治殿。今日,和談已經成立,當即引退大水,以救城內諸位生命。敬請安心。」

言畢,掉頭欲回時,宗治從城樓探身說:「請稍待,我方是否割讓領土?」
「正是以割讓備中等五國為條件。」
宗治一聽,緊抿了一下嘴唇,毅然的說:「請返告秀吉,清水宗治防守不力,使毛利家屈服于織田軍而割讓領土,已無顏苟生。只要救我城內五千軍民,宗治甘願一死。」
「勝負乃兵家常事,不必言死。」
「哈哈哈……足下是黑田官兵衛吧,若足下是宗治呢,是否仍厚顏苟生?」
被反問的官兵衛無言可答。當然,他如處在宗治的立場,也是不想活的。時尚書屋
官兵衛的小舟離去後,宗治對軍民宣佈:「今午泛舟湖上,余將在敵我雙方前切腹。」
城內吁嘆聲四起,大家都悲嘆愛護百姓、體恤部下、勇敢善戰的清水宗治。時尚書屋
時刻一到,載着清水宗治的小舟,從城牆緩緩划出。露出水面的城牆上,無數軍民目送着敬愛的領主,哀叫聲、哭泣聲、祈禱聲混成一片。時尚書屋
秀吉全軍亦屏息凝視。一見宗治的小舟停在湖面,秀吉方面豎有紅旗的小舟立時划出。時尚書屋
兩舟一接近,秀吉的使者說:「清水宗治殿,在下崛尾茂助吉晴參見。」
「辛苦了。」
「閣下長期守城,想必備嘗辛苦,在下主公羽柴秀吉備了些許酒餚,敬請賞光。」
於是將一桶酒和精製菜餚搬到對方舟中。時尚書屋
宗治道了謝,喝了幾杯酒之後,手執白扇,站起說:「崛尾殿,請看鄉下武士一舞。」
他將手中的白扇一展,朗朗高歌,緩緩起舞,舞姿優雅。時尚書屋

城牆上的軍民看了,更是悲從中來,嗚咽不止。時尚書屋
在石井山本營內,遙觀此情此景的秀吉,不禁深為感動,說:「彥右衛門、官兵衛。清水宗治真是豪傑啊!」
宗治歌舞完畢,悲壯地喊道:「崛尾殿。請看宗治……」
說完,以短刀切腹而死。死時四十六歲。時尚書屋

13.激戰山崎

中部地方的遠征任務一結束,秀吉立即下令大軍向京都行進,討伐叛賊明智光秀。時尚書屋
一萬餘將士,從備中到備前,再經岡山城,一路向京都疾行。六月十一日,秀吉軍的先鋒已到達尼崎。時尚書屋
於是,一直按兵不動、靜觀情勢的諸將,陸陸續續率軍加入秀吉的陣營,其中有高山右近、中川瀨兵衛、池田信輝等人。行至澱川附近時,地方上的武士,又二十人、三十人的加入討伐軍,使全軍人數超過兩萬。時尚書屋
十三日黎明,秀吉的馬幟——金葫蘆,在朝陽下,在山崎道上閃閃發光。先鋒部隊已向天王山東方的一支明智軍攻擊。秀吉見戰機已熟。向全軍下令總攻擊。時尚書屋
明智光秀在本能寺殺死信長之後,如狂風般襲捲了信長駐守的安土城及秀吉的長濱城,並糾集各地不甘屈服于織田信長的武士們,返回京都,以逸待勞,準備擊潰遠來的秀吉軍。時尚書屋
先是在天王山,雙方火槍隊猛烈交火,槍聲一停,雙方同時面對面衝鋒,展開了一場瘋狂的浴血戰。時尚書屋
這場戰役中,不負先師竹中半兵衛苦心栽培的崛尾茂助,率軍身先士卒,揮舞十字形長槍,如入無人之境,向天王山頂的明智軍猛衝。時尚書屋
太陽上升了,耀目的陽光,照在天王山坡道上,草叢中、松樹下、岩石陰影中到處是屍體。時尚書屋
不久,山頂上傳來話聲。說:「佔領了!崛尾茂助吉睛佔領了天王山!」
呼叫聲引起了山谷的回音,也引起了秀古軍的歡呼。高昂士氣之下,未時末下午三時秀吉軍完全佔領了天王山。時尚書屋
將本營推動到山崎八幡官的秀吉,傳令全軍,要在圓明寺川決戰。時尚書屋
圓明寺川長滿了蘆葦。明智軍左翼與秀吉軍右翼,隔河對峙。時尚書屋
過了一會兒,兩軍齊喊,衝向河中,河水四濺,兩軍就在河中央,正面衝突。但見血肉橫飛,河水越來越紅。時尚書屋
士氣高昂的秀吉軍,一波又一波的突破明智軍,馳上了東岸。時尚書屋
東岸遍地竹林,埋伏在竹林中的明智軍,發動猛烈的反擊。時尚書屋
夕陽西下,天邊一片血紅。這場決戰,從下午四時一直持續到下午七時,誓言擊滅叛賊的秀吉軍,終因士氣旺盛而壓倒了明智軍。明智軍潰敗。時尚書屋
明智光秀在禦坊塚的本營中,聽取了不斷戰敗的消息後,終於決心撤退。他對身邊的老臣比田帶刀說:「帶刀,余失算!攻擊信長前,忘了秀吉。秀吉實在不好惹,事到如今,只好先撤退,以後再說了。帶馬來。」
明智光秀在月光朦朧的山道上,向後方疾馳。只有數十隨從跟在後面。時尚書屋
翻山涉水,通過村道,進入一陰森竹林後不久,前頭的明智光秀,突然悶悶呻吟,伏在馬上。原來是被埋伏在竹叢中的人,一槍刺中腰際。後面的比田帶刀一聲驚呼,趕上前時,光秀已經不支,滾落地上。時尚書屋
擊滅信長於本能寺後僅十一夭,明智光秀死於無名小卒槍下。時尚書屋
六月十八日,秀吉來到安土城。繁華的市街,已被明智軍縱火焚燬,一片荒涼,秀吉不禁黯然長嘆。時尚書屋
叛賊明智光秀已被討滅,可是,此後將如何呢?時尚書屋
柴田勝家、德川家康,不知正在想什麼?毛利一族、四國的長曾我部元親、小田原的北條氏政以及其他諸侯,又對此一意外變故有什麼看法?日本難道又將成為戰亂時代嗎?或者會變得比以前更壞、更慘?時尚書屋
「不!」秀吉自語。時尚書屋
「決不能再度成為亂世。決不能使信長公的偉業就此煙消雲散。」
秀吉想起竹中半兵衛臨死前的遺言。時尚書屋
「完成日本的統一之後,還有新文化的建設,這些都要靠吾君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