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豐臣秀吉》 第 3 頁


白天時小六總是隨身佩帶村正,所以白天裡他一點也不必警戒日吉丸。既使日吉丸想乘隙拔取村正,小六是劍道高手,自信能立刻制伏日吉丸。看情形,日吉丸只有夜晚才有機會拿取村正,所以,小六
作者:待考 / 頁數:(3 / 28)

白天時小六總是隨身佩帶村正,所以白天裡他一點也不必警戒日吉丸。既使日吉丸想乘隙拔取村正,小六是劍道高手,自信能立刻制伏日吉丸。時尚書屋

看情形,日吉丸只有夜晚才有機會拿取村正,所以,小六這兩夜都把村正放在枕邊,一直保持着極高的警覺,以備一有動靜,即時應付。可是,始終不見日吉丸有所行動。小六心想,猴子雖誇言三天內取走,到底是小孩子,可能害怕了,不敢進來偷取。時尚書屋
第3天的黃昏,小六從書房窗口看見日吉丸在院子裡,悠閒地吹着口哨清掃落葉,不禁嘲笑他說:「猴子,不想要村正了嗎?想要卻不好拿,所以放棄了嗎?」
日吉丸卻蠻不在乎的回答說:「我說的是三天以內啊。所以,我也在想今天晚上該拿了。」
「好啊!我就等着。」
小六決心徹夜不眠,通宵警戒了。時尚書屋
遠方犬吠也已止息的深夜,忽然有了雨聲。大約午後就已陰雲密佈的天空在下雨了。時尚書屋
抱著雙手,坐在書房臥榻上的小六,雙眼突然亮了一下,心想:「那是什麼聲音?」
窗外屋檐下,好像有什麼東西受着雨打。仔細一聽,可以確定是鬥簽。時尚書屋
「猴子終於偷偷靠近來了。」小六不禁得意的笑了笑。時尚書屋
「雖然聰明,到底還是小孩子。他沒想到,戴了斗笠避雨,會因雨打聲而被人察覺。」
小六想到自己緊張過度,也自覺好笑。想想看,自己是個劍道和膽氣都過人的大人,竟與年僅十五歲的少年認真打賭,實在可笑。小六苦笑了之後,身心也隨着放鬆了。時尚書屋
窗外的日吉丸,好像仍戴着斗笠繼續蹲着。時尚書屋
半小時——。時尚書屋
一小時——。時尚書屋
兩小時——。時尚書屋
雨點打着斗笠的聲音一直不斷。時尚書屋
小六睡意漸濃。時尚書屋
「好有耐性的傢伙,大概在等我弄熄燭火吧。」
小六忽然想,乾脆主動抓他。於是吹熄燭台上的火,站立起來,悄悄走向窗邊,以便日吉丸開窗溜入時一舉擒住。時尚書屋
小六屏氣傾聽,等待窗外人的行動,所以就疏忽了其他微弱的聲息。與窗口相對的紙門,此時一點一點的打開,微弱的聲音被雨聲所掩蓋……接着,昏暗中有一個人影靜悄悄的潛入房間。時尚書屋
小六仍然注視着窗口,一點也沒察覺到背後的聲息。時尚書屋
突然響起了火石擦打的聲音,小六警覺過來。時尚書屋
「猴子嗎?」

驚喝聲中,燭台亮起火,點火的人朗聲應答:「是的。」
日吉丸已經把放在枕邊的名刀村正佩在腰上,對著小六微笑。不但取得了村正,而且當場亮火給小六看。時尚書屋
小六獃獃的望着日吉丸。時尚書屋
窗外依然響着雨打斗笠聲。日吉丸只是將斗笠放在窗外,採取聲東擊西之計。時尚書屋
「我輸了。猴子!那把名刀村正就給你了。」
「謝謝。」

5.眼光鋭利

「猴子!」幾天之後,日吉丸又被小六叫喚了。時尚書屋
「有!」
日吉丸馬上跑向書房。時尚書屋
小六站在平台上凝望着石牆外的山麓地帶。時尚書屋
「是叫我嗎?」日吉丸跪着問。時尚書屋
「嗯。猴子,護城河邊站着一個虛無僧日本普化宗的僧人,頭戴大笠,行跡可疑,你去試探一下。」
「好的。」
日吉丸馬上站起來。時尚書屋
「等一下。絶不能用質問的態度對待那個人。」
「知道了。」
日吉丸菀爾一笑,並不直赴虛無僧擰立的護城河邊,反而繞遠路,從後門出去了。時尚書屋
不久,日吉丸出現在虛無僧後面的路上,好像要回莊邸的樣子。時尚書屋
虛無僧站在護城河邊的樹下,手拿着尺八表面無洞,背面一洞的日本獨特的竹製豎笛,類似中國的蕭,眼望着水面。他穿著髒兮兮的灰衣,滿臉鬍鬚,手腳黝黑,簡直像個乞丐。時尚書屋
「叔叔,是不是肚子餓了?」日吉丸隨便的打下個招呼。虛無僧凝視這一貌相奇異的少年,答道:「不……看看溝裡的水而已。」
「叔叔,讓我來猜猜你在想什麼事情,好吧。你是不是在想,這條護城河已經將近十年沒清浚了,泥土一定堆得很厚,有敵人來攻的話,絶不能發揮防衛效果,是不是?」
虛無僧一聽,臉露驚訝之色,顯然猜中他的心事了。時尚書屋
「孩子,你是這個莊邸內的傭人嗎?」
「不,不是傭人。我是食客。」
「喔,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我不做野武士的部下。要嘛,就要選擇一個能稱霸天下的英雄。」
「哦!」虛無僧把日吉丸上下端詳一番。時尚書屋
「你是武士吧。」日吉丸肯定地說。時尚書屋
虛無僧更為驚訝。時尚書屋
「你怎麼知道我是武士?」
「那是很容易看出來的。你雖然把手腳故意弄髒了,但是耳朵卻很乾淨;雖然曬黑了,但手指經卻白白的,可見喬裝虛無僧還沒多久。還有,你胸膛稍斜,兩腳分開而站的姿勢,是準備躲閃暗箭來襲的。普通的虛無僧,望着水面時,只是俯下頭而已。」
「哦,好可怕的眼力!我通過敵境數十里而來到此地,但從沒被人識破……」
虛無僧真心讚歎。時尚書屋
「請問有何貴幹?」
「我是美濃國今歧阜縣領主齊藤秀龍的家臣,名叫難波內記。我奉命秘密拜會蜂須賀小六殿武士間敬稱,通常用「殿」,有要事面陳。能否請你轉達小六殿?」
「啊,好的。」
日吉丸首肯之後,馬上跑回去。小六正在書房內看書。時尚書屋
「頭領,那個虛無僧是美濃領主齊藤秀龍的密使。」
「什麼?你怎樣知道的?」小六詫異的緊蹙眉頭。時尚書屋
「那個虛無僧自己說的,所以準不會錯。」
「對你這樣的小孩,竟然吐露自己的秘密身分,真是獃子。……好吧,總要見個面。帶他來吧。」
「是。」
日吉丸再跑向護城河過去了。時尚書屋
美濃國的齊藤道三秀龍是當地最有勢力的藩侯。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