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豐臣秀吉》 第 6 頁


神五郎忍住胸部的疼痛,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滿臉通江,怒叱道:「猴子!你竟以詭計騙人上當,真是卑鄙!」說完,舉槍欲刺。正田小伯制止說:「不罷手嗎?神五郎殿,是你輸了。」「但是,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8)

神五郎忍住胸部的疼痛,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滿臉通江,怒叱道:「猴子!你竟以詭計騙人上當,真是卑鄙!」說完,舉槍欲刺。時尚書屋

正田小伯制止說:「不罷手嗎?神五郎殿,是你輸了。」
「但是,手段太卑鄙了……」
「橫澤樣,如果你在戰場上因仰望天空而被刺死,你還能夠罵別人卑鄙無恥嗎?」日吉丸朗聲回答,並接著說:「我認為謀略也屬於劍道,所以故意仰望天空。」
「哦——確是妙計。但是,小子。」正田小伯凝視着日吉丸說:「計謀只能用一次而已。與其如此,不如專心鍛鍊,成為真正的武術家,以後,就可以憑實力勝人了。」
「道理確是如此。但是,要成為高手或名家,一定得終生苦練吧。」
「是的。」
「可是我身體弱小,就是努力一生,我的武藝恐怕也只及得老師的一半,我還有其他更想做的事情。」
「什麼事?」
「恕不奉告。」
「為什麼?」
「怕您見笑。」
「不會笑的,你放心說吧。」
「真的不會笑我嗎?」
「當然是真的。」
「那麼我就說了。我想,與其成為槍劍高手,不如成為大將,指揮槍劍高手作戰。如能成為大將,——恕我失禮——,像老師這般的高手名家,要用多少就有多少……」
日吉丸的話有如火上加油,使得年青武士們怒火衝天,有兩、三個武士突然撲上前去。時尚書屋
「住手!」正田小伯喝道。時尚書屋
若非正田小伯大聲喝斥制止,日吉丸恐怕已被搗成肉醬了。時尚書屋
那一夜,松下嘉兵衛召喚日吉丸。時尚書屋
「日吉丸。」

「是。」
「這兒有一點錢,你拿去。今夜就離開這裡。」
「……是!」
跪伏的日吉丸,抬頭看主人。時尚書屋
「離得愈遠愈好。」
「知道了,您的高恩厚德,終生不忘!」
「日吉丸。不論到那裡,要記得收斂你的才能。鋒芒太露,易招人怨,惹來禍患。」
「是。」
「我早知你遭人嫉恨。但是,我認為有機會讓你學習忍耐是很好的,所以一直假裝不知道。……可是今天,你竟然大言不慚,犯了眾怒。正田小伯殿偷偷告訴我,年青武士們憤怒得想殺死你,所以還是讓你早點走比較好。時尚書屋
日吉丸,你以後應該謹言慎行,不惹人怨,否則,有再高的才能也沒有用。」
「是,您的忠告我將銘刻心中。」
日吉丸拭淚取錢後,叩頭退出。時尚書屋
從後門偷偷離去的日吉丸,依依不捨的回顧,喃喃自語:「真是一位仁人君子!」
日吉丸是個知恩圖報,不忘他人恩情的少年。心想,一定要出人頭地,報答他的好意。時尚書屋
可是,如今又無家可歸,流離失所的日吉丸,何去何從呢?時尚書屋
日吉丸雖心懷大志,卻只得在夏夜星空下,茫無目的地順着天龍川,形單影隻,疾行而去了。時尚書屋
第2篇

 木下藤吉郎時代

1.織田信長

當日吉丸在諸國流浪的這段時間裡,日本愈來愈亂,烽火連天,哀鴻遍野。時尚書屋
京都的將軍足利義輝,被三好長慶控制,而成為傀儡。時尚書屋
甲斐的山梨縣的武田信玄與越後新瀉縣的上杉謙信,在州中島短兵相接,雙方陷于苦戰。時尚書屋
小田原神宗州縣的北條氏康逐走關東地方的上杉憲政,揚威稱霸。時尚書屋
在中部地方,毛利元就在廣島的嚴島擊敗陶晴賢之後,氣勢衝天。時尚書屋
在東海道方面,駿河的今川義元帶領十萬大軍,整軍經武,正準備攻入京都打倒足利將軍的計畫。與今川義元旗鼓相當的是美濃的齊藤氏。齊藤的當家主人是殺死父親道三秀龍的義龍。夾于今川與齊藤二強之間的,就是尾張的織田氏。時尚書屋
尾張名古屋城的領主織田信長,年方二十五,兵力至多三千,卻能不被他國所滅而生存至今,可說是奇蹟。諸國藩侯無不以為織田家遲早會被今川義元所滅。因為,他們都認為,織田信長自幼即我行我素,脾氣暴躁,是個庸碌笨貨。時尚書屋
這種說法,在流浪中的日吉丸當然也聽到了。日吉丸的父親木下彌右衛門曾仕于織田家,而日吉丸自己也曾經是個被認為無可救藥的頑童,如今風聞信長公是個我行我素之人,雖然,大家認為他很平庸,他卻很想見一見他。這個願望居然實現了。時尚書屋
永祿元年西元一五五八年夏的一天黎明,乞丐模樣的日吉丸,坐在尾張國莊內川的河邊,腿上放著裝飯糰的荷葉包,獃獃望着旭日下美麗的河水。時尚書屋
「咦?」
日吉丸抬起頭來。因為忽然聽到一陣戰鬥喊聲。時尚書屋
河邊有一群騎士奔馳而來。日吉丸不禁張大眼晴注視。心想,是織田家年青武士的馬戰訓練吧。回頭一看,又有一騎隊如旋風般疾馳而來。時尚書屋
喊叫聲,鐵騎聲與戰鼓聲響成一片,兩支騎隊在日吉丸隱身的草叢前相遇。雙方都手持竹槍,互刺互打,激烈揮舞,不像訓練,倒像實際作戰。時尚書屋
其中,有一位內着白絹上衣,外被革甲,腰佩赤紅鞘長刀的年青武士,尤其勇猛。竹槍靈活的左右挑刺,並且大叫:「敵方大將!有種的來和信長單打獨鬥!」
草叢中的日吉丸,不禁伸長脖子來看。他看到了一個氣宇軒昂,相貌不俗的人,那個人就是信長。他想,這樣的人實在不像庸碌之輩,一定會成為威震一方的大將軍。時尚書屋
「來了!」
對方大將躍馬襲向信長。時尚書屋
「看槍!」
日吉丸原以為信長要刺對方,沒想到竟用竹槍橫掃。可是對方的大將武藝高強,閃電般挑起信長的竹槍,並將之打落。信長急忙去拔腰間的長刀,但已來不及了,胸膛中了一槍,從馬上翻落水中,濺起一片水花。時尚書屋
日吉丸心中大呼厲害。想不到訓練時竟有家臣敢將君侯刺倒,落入水中。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