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豐臣秀吉》 第 7 頁


全身淋濕,從水中站起的信長,露出皓齒,哈哈大笑,大聲說:「權六!打得好,竟把我刺落下來。我輸了。」看到他們君臣都如此勇猛而豪爽,日吉丸心儀不已。刺落信長的是柴田權六,即以後
作者:待考 / 頁數:(7 / 28)

全身淋濕,從水中站起的信長,露出皓齒,哈哈大笑,大聲說:「權六!打得好,竟把我刺落下來。我輸了。」

看到他們君臣都如此勇猛而豪爽,日吉丸心儀不已。時尚書屋
刺落信長的是柴田權六,即以後的柴田勝家。時尚書屋
「權六,明天要贏給你看。」
信長揚起眉頭說了之後,就飛躍上馬。時尚書屋
權六馬上大喊:「主上回城!」
這場爭戰中,有一半以上的人跌落水中,但都高聲大笑的上馬,排好隊伍後,就整齊的跑起來。時尚書屋
日吉丸認為這正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立刻從草叢中飛躍出來。他高舉雙手揮舞,大聲喊叫,緊張得自己也不知在叫喊什麼。時尚書屋
真是拚死冒險!
信長勒住馬繮,緊蹙雙眉,怒目注視日吉丸說:「什麼人!」
信長懷疑他是化裝成乞丐的敵國間諜。時尚書屋
「拜託!拜託!」
拚命喊叫,奔向信長的日吉丸,兩眼發紅,閃着淚光。加上臉像猿猴般的異相,信長不禁一驚。時尚書屋
「何事相求?」
「請讓我做你的家臣。拜託!我甘願從兵士做起。」
一個年青武士大喊一聲:「夢想!」並用竹槍從後面打倒懇求中的日吉丸。可是,跌倒的日吉丸,又立刻跳起來。第2槍正要揮下的時候……
「住手!不要打!」
信長制止了。他似乎看出日吉丸是個與眾不同的人。時尚書屋
「什麼理由呢?快說!」
「謝謝。小的名叫日吉丸,想跟隨能稱雄天下的賢主,因此周游列國。來到此地後,就極想見主公一面。機緣湊巧,今天竟得見尊頑,深感主上確實是小的願望中的賢主。時尚書屋
因此不揣冒犯,請求錄用。敬請撿起小的一命,小的甘願效忠。」
「日吉丸!」
「是。」
「你的武藝如何?」
「武藝低劣。」
「學問呢?」
「沒有學問。」
「才智呢?」
「自認並不優於他人。」

「那,你究竟有何專長?」
「並沒什麼專長。」
「哦!很老實嘛!那你憑什麼追隨我呢?」
「真心。」
「真心?」
「是的。為主上不辭一死的真心。」
「哦!這倒是可取之處!好吧!到城裡來吧。」
「是!」
日吉丸大喜過望,為自己的光明前途興奮不已。時尚書屋

2.初上戰場

一年過去了。時尚書屋
日吉丸奉準把姓名改為木下藤吉郎,擔任草履夫隨仕主人,處理雜務時尚書屋
這段期間,織田信長從名古屋城遷往清洲城。名古屋城則命令手下大將林美作鎮守。時尚書屋
那一年八月的一天深夜,突有使者騎馬飛奔到清洲城。信長叫使者進入寢室,一聽是林美作叛亂,立刻從床上躍起,匆忙地穿好甲冑,手持長槍,奔向城門。時尚書屋
信長身後,連一個家臣也沒跟上。可是一到城門,卻有一個兵士牽着信長的愛馬,邊跑邊喊:「主上,馬來了。」
信長見到有人竟比自己早出來,甚為驚異,一躍上馬就問:「是誰?」
「是木下藤吉郎。」
「猴子啊。」
仔細一看,他竟已穿好兵士的甲冑。時尚書屋
「你怎知道我要出戰?」
「使者的樣子殺氣騰騰,想必是從戰場來的。因此我推想,主公馬上要揮軍出征。」
「很好!猴子,來吧。你初上戰場,好好打仗建功。」
信長和藤吉郎在黑暗中已經走遠時,才見裝束齊備的武士,三十騎、五十騎、七十騎的從城裡爭先恐後的奔馳而出。時尚書屋
叛軍正在進攻名塚地方的岩寨。時尚書屋
信長單騎馳入叛軍陣中,大喝:「叛賊!信長在此!誰敢上來?」
信長威風凜凜的喝聲,響徹四方,戰場即時靜肅,停止戰鬥。時尚書屋
叛亂瞬間平息,倉惶逃跑的林美作,被木下藤吉郎,一槍刺斃。時尚書屋
「林美作的家臣聽著,只要悔改,絶不追究。」
信長宣佈後,隨即掉轉馬首,回清洲城。時尚書屋
一個薄霧緩緩飄散、清爽的黎明。時尚書屋
木下藤吉郎跟隨在信長後面,信長回頭呼喚:「猴子。」
「在!」
「你做草履夫實在可惜。即日起晉陞你為武士,管理馬匹事務,薪俸三十貫當時錢幣的最大單位,遷居武士住宅。」
「呀,謝謝主公!」
藤吉郎仰望黎明的乳白色天空,心中默告母親,他終於成為武士了。時尚書屋
那時,藤吉郎是二十三歲。時尚書屋
藤吉郎成為年齡最小的武士遷入武士住宅後,馬上僱用老媽和男傭人,並且到鄰近的各武士家打招呼,然後到清洲城街上遊逛。時尚書屋
他在估衣店前見到了桐葉紋樣的戰袍,買下來後即刻穿上。邊走邊想,母親如能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不知多高興!
迎面而過的商人和農夫,都向藤吉郎敬禮。時尚書屋
藤吉郎來到護城河邊,仰望高聳的城閣,不禁回想起十年前的自己。時尚書屋
「……是的,我就是在這裡連車一起被武士踢倒的。當時發誓,絶不做商人而要做武士!而今已如願成為武土。可是絶不能自滿,還要努力,要更加努力!」
藤吉郎深自警誡,勉勵着自己。時尚書屋
3.修城立功升任隊長
那年的二百十日(日本的節氣名,在立春後的第2百一十天,常有風災)有強烈颱風來襲,清洲城牆崩毀了兩百公尺以上。時尚書屋
信長馬上召集木匠、泥水匠及石匠等數百人,開始大規模的修復工事。時尚書屋
堡事雖已進行了二十多天,但是進度緩慢。這是需要疊置大方塊岩石的艱難工事,所以人們都認為耗費時日是當然的。時尚書屋
「喂,等一下!」
站在工地高處的監督官山淵右近,大聲叫住路過的藤吉郎。時尚書屋
「請問有什麼事?」
「你一邊看工事一邊嗤笑,是什麼意思?」山淵右近咄咄逼人地問着。時尚書屋
右近是織田家重臣鳴海城主山淵左馬介義遠的長子,地位比剛做武士的藤吉郎高得多。時尚書屋
藤吉郎只是默默地仰視右近。時尚書屋
「說!你為什麼嗤笑?」
藤吉郎不答,反而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放肆!討死!」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