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豐臣秀吉》 第 8 頁


右近滿臉赤紅,手握刀把。藤吉郎卻鎮定如常,嚴肅的說:「山淵右近殿,你真得不知道在下為何而笑嗎?」「……」「清洲城四面臨敵。東有今川義元和武田信玄,北有齋藤義龍和朝倉義景,西
作者:待考 / 頁數:(8 / 28)

右近滿臉赤紅,手握刀把。藤吉郎卻鎮定如常,嚴肅的說:「山淵右近殿,你真得不知道在下為何而笑嗎?」

「……」
「清洲城四面臨敵。東有今川義元和武田信玄,北有齋藤義龍和朝倉義景,西有淺井長政,南有松平氏康,皆非等閒之輩。當此織田家危急存亡之秋,城牆卻毀于颱風,若今日或明日,有敵軍大舉來攻,請問如何抵抗?可是,工事雖然已進行了二十多天,卻只完成三分之一。這麼怠慢,怎不令人嗤笑?」
藤吉郎口若懸河,頭頭是道的一番話,震懾了對方。時尚書屋
「在這個亂世,築城時應該遵守三個原則。第1要保密,儘早完成。第2、城地要以堅固為上,外觀美醜次之。三是工事進行中,必須嚴防敵人突襲。時尚書屋
可是,這次工事完全沒有依照前述之原則進行。進度緩慢,又沒有計畫;城牆隨意修補,工地處處雜亂。在下藤古郎如果是敵方間諜,馬上會通報,趁機來襲的。」
說完,他就丟下啞口無言的右近及工頭等人,昂首往城外走去了。時尚書屋
翌日,藤吉郎進城拜候信長時。時尚書屋
「藤吉郎,聽說你對城牆工事有點意見,是嗎?」
「啊,主公已經聽到了。」
「今早山淵右近對我說了,並且堅持要我處罰你。但是,你說的也有點道理……」
「誠感惶恐!」
「藤吉郎,我認為你不是信口開河的人。……你有把握在幾天內修好城牆?」
藤舍郎低首沉思後回答:「三天。」
「哦!只要三天……」
信長以及左右的重臣們都不禁愕然。時尚書屋
即使任命築城經驗豐富的人來監工,不論如何估計,也要十天以上,而毫無經驗,年紀又輕的木下藤吉郎,竟說只要三天就能做好。時尚書屋

「好!試試看。可是,不能如期完成時怎麼辨?」
「當即引咎切腹。」
藤吉郎很有自信的發誓。時尚書屋
當天,藤吉郎出城的時候,好友前田犬千代即前田利家從後面追上來,擔心的問:「喂,真有把握嗎?」
「放心,等着瞧吧。」藤吉郎笑着回答。時尚書屋
木下藤吉郎代替山淵右近的消息,即刻傳抵工地。工頭們議論紛紛,猜測着猴臉矮子會有什麼絶招。時尚書屋
藤吉郎到達工地後,立刻召集工頭—微笑着宣佈說:「今天起,由我木下藤吉郎來執行工事,希望各位多多協助。我特別要聲明,我已和主公約定,三日內完成工事。三日內不能完成,我就切腹,我當然不希望如此,所以希望各位儘力工作。」
工頭們聽了之後,相視冷笑。心裡都在想:這個人怎會和主公約定三日內完成,而且不但不擔心,反而一副滿不在乎,高高興興的樣子,一定是瘋了。時尚書屋
工頭們隨即回到各人的工作場地,開始工作。但是,很顯然的,他們工作起來比山淵右近監督時更為怠慢懶惰。時尚書屋
不知為什麼,藤吉郎既不督促,也不叱責。到了黃昏,工作時間將要完畢的時候,藤吉郎突然大聲下令:「全體到廣場集合!」
大家心想,要被責罵了,工地的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工人們抱著不安和恐懼的心情,陸陸續續到廣場集合,沒想到,廣場的地上鋪着蓆子,席上備有豐盛的酒菜。時尚書屋
藤吉郎仍舊笑嘻嘻的說:「今後三天,大家都得努力的勞動。所以今天晚上,就請大家好好吃喝一頓,養養氣力。」
工人們對於自己的怠惰已感內疚,又見到酒菜非常的豐盛,不禁大為感動。心裡都在想,真不好意思!
看見大家猶疑躊躇,藤吉郎拿起酒壺說:「不要客氣。喝了,喝了。喝了之後,要唱要跳都隨便。盡情享受吧。」
邊說邊繞場替工人斟酒。時尚書屋
不久,大家看出藤吉郎的誠意,場面也就逐漸熱閙起來。時尚書屋
藤吉郎自己也喝得臉都紅了,開自己的玩笑說:「怎麼樣,我的臉愈來愈像猴子吧。」說完了,拍拍工人的肩膀,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月亮已高掛在天空,大家也都吃喝得差不多了,藤吉郎來到工頭們的席位,坐好後開口說:「請大家聽聽我的話。」
他的語調是正正經經的。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你們抱著什麼想法來修築城牆。但是,我希望你們知道,為了保護你們的家族、房子以及土地,這個城非修築得堅固不可。如果城牆脆弱,一旦受敵軍攻擊而被攻陷,結果將如何呢?想想看,如果織田家滅亡了,城街、領土被敵軍的鐵蹄蹂躪,哭父叫母的孤兒,無處容身的老人,無力逃亡而慘被殺害的人……你們也必定上有父母,下有子女吧。你們忍心讓家族遭受這種悲慘的境遇嗎?當然不忍,那就得把本城修築得有如銅牆鐵壁,不論有幾萬大軍來襲,都能屹立不動,穩如泰山。」
藤吉郎的這席話,語聲鏗鏘,態度懇切,深深地打動人心。時尚書屋
工頭們都正襟危坐,仔細傾聽。如今已經無人對藤吉郎有反感了。時尚書屋
「與其先蓋好自己的房子,不如先把城池修築好,這樣才能保護自己的生命財產。我知道你們對我有反感,這一點我是不會計較的,但若因此而怠忽工事,那就大錯特錯了。城池既不是我的,也不是主公一個人的,而是全體百姓的。」
當藤吉郎說到這裡時,工頭中年紀最大的一個,突然悲痛的說:「大人!是我們不好,尚請寬恕。」
他叩頭之後,接着又說:「大人的一席話,使小民覺得以前實在很愚昧!小民等是故意怠工的,小民甘願擔負此罪。但請大人不必等到明天早晨,今夜此刻就開始趕工吧。」
他抬起頭,淚流滿面的望看大夥兒說:「大家願意麼?」
大家都異口同聲喊贊成。時尚書屋
藤吉郎以平靜的語氣說:「我知道你們是被山淵右近教唆怠工的。」
「大人所言正是,但如今完全覺悟了。請逮捕小民。是小民被山淵樣秘密囑咐,要大家怠工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