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古文觀止全譯 第 5 頁


佚之狐對鄭伯說:「國勢危急了!倘派燭之武去見秦君,秦兵一定退去。」鄭伯聽從了他的話。燭之武推辭道:「我的壯年,還不及人;現在老了,不能做什麼了!」鄭伯說:「我不能及早重用您;現在碰
作者:待考 / 頁數:(5 / 282)

佚之狐對鄭伯說:「國勢危急了!倘派燭之武去見秦君,秦兵一定退去。」鄭伯聽從了他的話。燭之武推辭道:「我的壯年,還不及人;現在老了,不能做什麼了!」鄭伯說:「我不能及早重用您;現在碰到急難來求您,這是我的過錯。然而鄭國滅亡了,對您也有不利!」燭之武答應去。時尚書屋

在夜裡用繩子捆住身子從城上掛下去。見秦伯說:「秦晉合兵圍困鄭國,鄭國已經知道要亡了!倘使滅掉鄭國對您有好處,我怎麼敢用這件事來煩勞您。越過晉國把遠處的鄭國作為秦國的邊界,您知道它的困難;怎麼能用滅掉鄭國來加強鄰國?鄰國實力的加強,即您實力的削弱。倘使放棄進攻鄭國,作為您東路上的主人,您的外交使者的來往,鄭國可以供給他們資糧館舍,對您沒什麼害處。時尚書屋
況且您曾經對晉惠公施恩了;晉惠公應允把焦、瑕兩城給您,可是他早上渡過黃河,晚上就在那裡構築防禦工事,這是您所知道的。晉國怎麼會滿足呢?已經要把鄭國作為她東面的疆界,又要擴展它西面的疆界;倘使不來損害*秦國,還會到哪兒去擴展呢?損害秦國來使晉國得到好處,只請您仔細考慮吧!」
秦伯聽了高興,跟鄭國人結盟。派杞子、逢孫、揚孫在鄭國駐防,才回去。子犯請求發兵攻打秦軍,晉文公說:「不行!不是這個人的力量我到不了今天。依靠人家的力量反過來傷害人家,不仁慈;失掉了自己的同盟國,不明智;用戰亂來改變出兵時的整肅,是不武,我還是應該回去。」
也離開了鄭國。周振甫
注 釋1甲午:古代用干支記日,具體日期已無考。 2晉侯、秦伯:晉文公和秦穆公。 3無禮于晉:晉文公未即位前,曾流亡到鄭國,鄭文公不以禮相待。 4貳于楚:對晉有二心而親近楚。時尚書屋
5函陵:在今河南新鄭縣。 6fàn范南:汜水南面,在今河南中牟縣南。 7佚之狐:鄭大夫。鄭伯:鄭文公。時尚書屋
8執事:辦事人,借辦事人代指秦君,是對崐君的敬稱。 9越國:秦在晉西,秦到鄭國,要越過晉國。鄙遠:以距離遠的鄭國作為秦國的邊境。鄙,邊境,這裡作動詞用。時尚書屋
10陪,增加。句意為,滅了鄭國,鄭國的土地只能歸晉。 11東道主:東方路上的主人。12行者:外交使者。時尚書屋
13共:同供。乏困:乏,指缺乏資糧;困,指困頓需要休息。 14焦、瑕:晉國城邑,在今河南陝縣。 15厭,同饜,滿足。時尚書屋

16封:疆界,作動詞用。 17缺:侵略。 18說:同悅。 19杞子、逢孫、揚孫:都是秦大夫。時尚書屋
20子犯:晉國大夫。 21微:非。 22因:依靠。敝:傷害。時尚書屋
23所與:猶同盟國。 24武:武定禍亂。見《書·大禹謨》「乃武乃文」傳。時尚書屋

邵工諫厲王弭謗

《國語》

題 解我國古代歷史家在記述歷史事件時,有尚實錄、寓褒貶的優良傳統。他們往往忠於歷史真實,並從那些孤立甚至偶然的事件中,去挖掘帶有普遍性、規律性的東西,以供後代統治者借鑒。《國語》這篇文章記載了周厲王被逐的過程。他執政時,由於殘暴無道,遭到人們的譴責,然而他非但不思改弦易轍,反而採取高壓手段堵塞輿論的批評。時尚書屋
結果,人民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舉起反叛的旗幟,把他從國君的寶座上拉了下來。它告訴人們一條真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用今天的話說,如果統治者濫施暴政,且又堵塞言路,終將自食其果。全篇文字簡潔,敘述有條有理,邏輯性強,很有說服力。時尚書屋
厲王虐1,國人謗王2。邵公告曰3:「民不堪命矣4!」王怒,得衛巫5,使監謗者。以告,則殺之。國人莫敢言,道路以目。時尚書屋
王喜,告邵公曰:「吾能弭謗矣6,乃不敢言。」邵公曰:「是障之也7。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時尚書屋
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8,為民者宣之使言9。故天子聽政10,使公卿至于列士獻詩11,瞽獻曲12,史獻書13,師箴14,瞍賦15,曚誦16,百工諫17,庶人傳語18,近臣盡規,親戚補察19,瞽、史教誨,耆、艾修之20,而後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21。民之有口,猶土之有山川也,財用於是乎出;猶其原隰之有衍沃也22,衣食於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敗於是乎興23時尚書屋
行善而備敗,其所以阜財用衣食者也24。夫民慮之於心而宣之於口25,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與能幾何26?」
王不聽,於是國人莫敢出言27。三年28,乃流王于彘29時尚書屋
選自上海古籍出版社標點本《國語》


周厲王殘暴無道,老百姓紛紛責罵他。邵穆公對厲王說:「老百姓已不堪忍受暴虐的政令啦!」厲王聽了勃然大怒,找到一個衛國的巫者,派他暗中監視敢
于指責自己的人,一經巫者告密,就橫加殺戮。於是人們都不敢隨便說話,在路上相遇,也只能以眼神表達內心的憤恨。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