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莊子講記內七篇 第 10 頁


我們不管那些神話,可是,莊子在本篇的文章裡頭確實提到, 「北冥」叫「天池」,「南冥」也叫「天池」,猛然一看,衝突了。如果我們瞭解了中國上古文化的地球物理的思想,曉得南極輿北極相通,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91)

我們不管那些神話,可是,莊子在本篇的文章裡頭確實提到, 「北冥」叫「天池」,「南冥」也叫「天池」,猛然一看,衝突了。如果我們瞭解了中國上古文化的地球物理的思想,曉得南極輿北極相通,就一點都不稀奇了。那麼,這段文章看起來是在重複運用,什麼意思呢?莊子上面是講人的知識有限,壽命有限,經驗不夠,小境界不知道大境界,說了半天以後,然後說,用現在話講:你不相信啊,我用考古的經驗,引用歷史證明,在我們上古時,商湯當年就向棘問過這個問題。可見上古就流傳這個大問題。時尚書屋

有魚焉,其廣數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曰鯤;有鳥焉,其名為鵬,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雲,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
重複上面的故事。「廣」就是寬,「修」就是長,這一條魚不曉得幾千里大。 「扶搖」是上古大風的名稱,是從海底里面出來吹遍了大地的風,現在叫做颱風一類的; 「羊角」也是風,不是現在生病昏了過去,躺在地上嘴歪手腳抽搐的「羊角瘋」,「羊角」是龍捲風一類,由地下冒出來向上旋轉,形狀長得像羊角;這兩種風不同。「摶」,把風裹進來謂之「摶」,不是搏鬥,搏鬥是跟風斗爭。時尚書屋
大鵬鳥的翅膀把大風都包裹了,超過了九萬里的高空。
絶雲氣,負青天,然後圖南,且適南冥也。
大鵬鳥到了最高處,大氣層都在它的下面,所以叫 「絶雲」。高空上面沒有雲,到了太空的邊緣,連空氣也沒有了,「絶氣」。但是太空上面還有的,在中國文學中叫「青天」,也叫「青冥」。講到這裡,我們想一想,中國的文學與上古的文化很妙,怎麼妙呢?現在科學發展到人類可以到達月球,在超過地球以外時,有一段黑暗,其實不是黑暗,它什麼都沒有,是空的,這是地球與其它星球之間,就是中國上古所講的 「青冥」、「青天」。時尚書屋
「然後圖南,」「圖」是企圖,大鵬鳥準備向南極飛,它到南極去幹什麼?乘涼休息去。

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適也?我騰躍而上,不過數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間,此亦飛之至也。而彼且奚適也?」
「斥鴳」就是小鳥。這只小鳥笑了:大鵬鳥何必到達南極去呢?何必飛得那麼辛苦呢?像我一樣,一跳,跳了幾丈高;一飛,飛了幾丈遠;好得很了嘛!就是飛下來,在那個 「蓬蒿之間」,亂草之間一站,這不也是飛嗎?也飛得很痛快了。這個大鵬鳥,何必要飛那麼高那麼遠到南極去呢?那麼莊子在這一段的結論
此小大之辯也。
我們要是用邏輯看這篇文章,《逍遙游》第1句話是 「北冥有魚」開始的,到這裡一段,做了一個結論,說明「物化」的觀念,講給一般人聽會不相信,為什麼不相信? 「此小大之辯也」。智慧境界大小不同,所以不大相信這個道理。時尚書屋
提到《逍遙游》,整個宗旨說明一個觀念,人可以解脫物理世界的束縛,而找到自己生命的真正自在與自由,同時也說明,人民人世界不管做任何,乃至修道,第1個要見地高超,所謂要有遠見,才能有真正的成就。一個人見解不高,他有所成就也有限,不是講他沒有成就,也成就,也同這個小鳥一樣,騰飛躍個幾丈高,在亂草上一站,隨風搖啊擺啊,也很舒服嘛。你要來抓我,「咚」地一跳,就跳到那棵樹上去了,豈不是優哉悠哉。人生的境界也是如此。時尚書屋
所以眼光小,知識範圍低,他活了一百歲,活得很快活,就像小孩子一樣,茶杯裡丟一片小小的樹葉,或者弄一點黃豆殻殻在上面漂漂, 「你看我的船,開到哪裡了?唉喲,開到紐約了,你看靠岸了,靠岸了。」然後用嘴「呼,呼」地把它吹動,「嗬,大風來了!」兩個小孩子這樣可以玩上一天。他那個境界與做生意發了一千萬美金的財,舒服的境界是一樣的啊。如同愛吃辣椒的人,吃下去辣得滿頭大汗,那個舒服境界都是一樣。時尚書屋
《莊子》這篇文章,影響了中國文化很深遠,小而言之,人們取名字都用它。如岳飛的字叫「鵬舉」,就是引用大鵬鳥來的;宋朝的神仙陳摶,為什麼叫摶呢?取 「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之意,陳摶的號叫「圖南」,也是從《莊子》裡來的。古往今來叫圖南的,叫飛的,叫鵬的,不曉得有多少。人家有出門讀書的,我們送給他 「鵬程萬里」四個字。時尚書屋
《莊子》影響之大,這裡我們舉一個例子,南唐時代有一位文學家叫高越,在他沒有得志的時候,文學境界很好。南唐在中國歷史上是五代時期,天下很亂,軍閥各霸一方,這個稱王,那個稱帝。高越當時在湖南,湖南有一位姓李的稱王,看到高越很有學問,很有前途,就想把女兒嫁給他。如果是普通的青年還真是求之不得,一個小國王把公主嫁給自己,那鵬程萬里,前途無量啦。時尚書屋
可是高越不幹,他看出姓李的有這個意思,就套用《莊子》裡的典故寫了一首詩: 「雪爪星眸鳳鳥歸,」他形容像鷹、大鵬鳥一樣,爪是白的,一個任何的生物,壽命活得很長,變白了; 「星眸」,眼睛像天上的星星,亮得不得了。 「摩天摶帶錦毛衣,」就是莊子所講的:「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絶雲氣,負青天。」這樣的飛,文學上叫做「摩天而飛」,跟青天相摩擦。「虞人不漫張羅網,」你不要想布好網,把我這個大鵬鳥抓住。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