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莊子講記內七篇 第 6 頁


生命有了氣,就會像小孩子吹泡泡糖一樣,完全充實了。氣不夠自然蒼老了,最後死亡了。氣吹大了呢? 「怒而飛」,就鼓起來,可以昇華了。莊子的文章看起來,東一下西一下,毫不相干,其實處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91)

生命有了氣,就會像小孩子吹泡泡糖一樣,完全充實了。氣不夠自然蒼老了,最後死亡了。氣吹大了呢? 「怒而飛」,就鼓起來,可以昇華了。時尚書屋

莊子的文章看起來,東一下西一下,毫不相干,其實處處相干,文章是呵成一氣的,中間沒有間斷的。時尚書屋

天亦非天

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
莊子提了三個問題: 「天之蒼蒼,其正色邪?」我們仰頭看天,當天氣晴朗得一點雲都沒有的時候,空中顏色青青的,那叫「蒼」,我們現在認為那是藍天。莊子他說我問你,天真是藍的嗎?你爬到天上看過啊?假如那個藍色就叫天,那夜裡這個黑色叫不叫天?早晨空中白白的一點曙光,那也是天啊?你看莊子多科學,多邏輯。換句話說,你不要搞錯了,天究竟是什麼顏色,你沒有辦法斷定它,因為它是空的嘛,沒有一個固定的顏色。所以讀《莊子》這本書要注意,問號的反面還有很多的內容。時尚書屋
第2個問題:「其遠而無所至極邪?」你認為宇宙是無限大嗎?遠得沒有辦法再遠嗎?是遠得沒有邊的嗎?那麼我們站在這裡,也算是宇宙一個起點嘍!我還摸得着啊,宇宙就在這裡啊,你怎麼說它沒有邊呢?這是一個邏輯問題。時尚書屋
第3個問題:「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當站在高空,所謂上方世界的人站在上面,看我們下方的世界,也是這樣的嗎?很多人坐過飛機,到了幾千尺高空往下看台灣這個海島,好象小孩子作業裡畫的圖案一樣,不再是站在地面看到的高樓建築的樣子了。立場不同,觀點自然兩樣。時尚書屋
莊子提出問題來,他自己不說一個確定的答案。後世認為中國的禪宗完全受了莊子的影響,其教育方法是永遠不給你答案。在這裡,莊子並沒有批判任何人,然而他已經把我們所有的境界推翻否定了。你不要認為你的知識夠了,都是錯誤的觀念。時尚書屋

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
莊子舉出一個事例,裡麵包括有幾層的道理。如果水不深厚、不充滿,就沒有辦法承受大船,除非像大海一樣的深厚、廣闊,才能載起幾千噸、幾萬噸的大船在上面飄來飄去。我們在廳堂裡挖個小坑,然後舀一玻璃杯的水倒在裡面,使它剛好不溢出來,把小芥子放在水裡面,就可以當作船一樣行駛;如果把杯子放在上面,一下就膠住了,浮不起來,為什麼?水太淺,杯子當船太大了。我們看莊子多會說話,學會了《莊子》我們就會參禪了。時尚書屋
莊子明白地告訴我們,每一個人的氣度、知識範圍、胸襟大小都不同。如果要立大功成大業,就要培養自己的氣度、學問、能力,像大海一樣深廣才行。要夠得上修道的材料,也要像大海一樣汪洋才行。佛經上形容「如來如大海」,講阿彌陀佛的眼睛像四大海那麼大,我們的眼睛小得很,有時候連眼白還看不見呢!
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故九萬里,則風斯在下矣,而後乃今培風;背負青天而莫之夭閼者,而後乃今將圖南。
大鵬鳥要飛到九萬里高空,非要等到大風來了才行,如果風力不厚,它兩個翅膀就沒有辦法打開,飛不起來。風力越大,起飛就越容易、快速。懂科學的同學都知道,如果遇上風向不對,氣流很亂,飛機就不能起飛,不然很危險。莊子用這個道理比喻人生,修道想成功也要借助于風力。時尚書屋
一個人想成大功立大業,或者修道也好,做生意也好,要有本錢啊,本錢就是你的風。很多年輕人老是想:要是我呀,就要怎麼樣怎麼樣。想了半天,有沒有本錢啊?一毛錢也沒有。沒有風,還飛個什麼?所以青年人要想做一番事業,你的能力才智都要去培養才行。時尚書屋
風力不夠,沒你的事,本錢積累厚了,才可以飛上九萬里的高空。那時候,俯視天下萬物,你不會覺得自己偉大,已經沒有偉大可言了,一個個都很藐小。你到了高空上面,如果下面有個英雄拿個大刀在玩,很了不起,你一看,會好笑:哎!這個小孩子在幹什麼?你想想這個境界,人生被那麼一講啊,看看我們還有什麼意思?一層一層道理還很多,都是禪宗的話頭。時尚書屋
大鵬鳥飛起來,背對著青天,青天有多遠呢?「莫之夭閼」,無量無邊。在這樣一個空靈的環境,它才可以到達南極。道家講南極是長生不老之地,所以壽星叫做南極仙翁。莊子告訴我們,要達到空靈的境界,才能有大的成就。時尚書屋
一個人,思想氣度不空靈,太小氣,就永遠不會認識這個宇宙,得不到逍遙。他得到的是「消搖」,消耗完了只好發抖了。時尚書屋
讀了《莊子》這本書,我們的心胸自然就會擴大了。我有個朋友,地位很高,當年我們叫他「哼字型大小」,譬如問他好,他就: 「哼」;到了台灣就變成 「哈字型大小」了,你一問他,他就 「哈」。所以人稱「哼哈二將」。一天他來看我, 「哎呀,我煩惱得不得了,你怎麼叫我打坐啊?打坐也解決不了問題,怎麼辦? 」我說:「拿一本書你回去看。時尚書屋
」「哼哈二將」很聽話,果然回去讀《莊子》了。後來他告訴我:「我懂了《莊子》,舒服之極,現在也不哼也不哈了。 」《莊子》確實處處都是解脫境界。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