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莊子講記內七篇 第 7 頁


蜩與學鳩笑之曰:「我決起而飛,搶榆枋,時則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適莽蒼者,三餐而反,腹猶果然;適百里者,宿舂糧;適千里者,三月聚糧。之二蟲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91)

蜩與學鳩笑之曰:「我決起而飛,搶榆枋,時則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適莽蒼者,三餐而反,腹猶果然;適百里者,宿舂糧;適千里者,三月聚糧。之二蟲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時尚書屋

而彭祖乃今以久特聞,眾人匹之,不亦悲乎!

境界大小的差別

蜩與學鳩笑之曰:「我決起而飛,槍榆枋,時則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
「蜩 tiáo」就是蟬,也叫知了。知了夏天在樹林裡叫得很好聽的,秋天到了要蛻殻,蛻殻了以後,自己變化走了。殻留下來就是蟬蛻。蟬蛻是一種中藥,它有清火作用,可治療喉嚨沙啞。時尚書屋
「學鳩」是小鳥。時尚書屋
一隻小鳥一隻小蟲,沒有看到過大鵬鳥,因為大鵬鳥一飛起來,它們看都看不見,只不過聽人家說有這麼一件事,聽了就笑:那個大鵬鳥多事,何必飛那麼遠?像我呀, 「決起而飛,」什麼是「決起而飛」?「嘣」一下跳過去了,這形容飛出去不遠嘛;大鵬鳥是「怒而飛」,飛得很遠,這之間何止天壤之別。小鳥小蟲自已也很得意,「槍榆枋,」從這棵小樹飛到那叢草上來,很遠嘛,也很痛快。「時則不至,」時間不夠,萬一我飛不到掉下來怎麼辦? 「而控于地而已矣,」不過掉在地上,也不會跌死。這個叫做飛啊?老母鷄被我們趕急了的時候, 「咯咯咯咯」的,它也會「嘣」地一下飛個兩步,就到前面去了,它也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啊。時尚書屋
這就是人生境界的不同。所以它們笑大鵬鳥:這個老兄真是多餘,飛到南極去幹什麼呀?下面一句話莊子都不講了。時尚書屋
世界上這樣的事情很多。有些了不起的人,當他沒有出來的時候,你東笑西笑,最後自己變成小鳥了。譬如歷史上南唐的朱溫沒有當皇帝之前,可憐得很,媽媽帶他三兄弟給人家幫工,他自己也要去幹活。老闆一天到晚罵他:「你這個傢伙個子大大的,活懶得干,還光吹牛。時尚書屋

」他實在給罵氣了,就說: 「你們這些人都是鄉巴佬,光知道蓋房子,置財產,我們大丈夫做事,你懂得個屁啊!」老闆很生氣就要打他,老闆的媽媽說:「不能打,這個孩子將來前途無量,要好好對他。」老太太問朱溫:「你這個不肯幹,那個不肯幹,究竟想幹什麼? 」他說:「我想借桿打獵的槍,到山裡給你打打獵,弄點好菜給你吃吃。 」老太太說:「好吧,你要什麼都幫忙。」後來朱溫當了皇帝,對老闆的媽媽好得很,把她同自己的媽媽一起接來,很感謝她。時尚書屋
看到那個老闆恨不得把他宰了:「你這個傢伙,眼光那麼小,看人看不起。」大家看人眼光放大一點啊,不要像這個小鳥小蟲。莊子沒講的,我把它補充說出來了。
適莽蒼者,三餐而反,腹猶果然;適百里者,宿舂糧;適千里者,三月聚糧。
「適」是走路。天空早晨的顏色叫「莽」,晚上的顏色叫「蒼」。南北朝有一首詩:「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那是西北地區傍晚的景色。時尚書屋
還有一種解釋: 「莽蒼」指近郊的草木之色。所以「莽蒼」代指較近的地方。到近郊的草木間去,一天在那裡吃上三頓,回來了肚子還飽飽的;假如走一百里路呢?就不同了,得帶一點幹糧,算不定要兩三天才能回來;如果走一千里路,那就要準備帶兩、三個月的糧食了。莊子好象很喜歡旅行一樣,告訴我們出門該怎麼準備,實際上他講的是人生的境界。時尚書屋
前途遠大的人,就要有遠大的計劃;眼光短淺,只看現實的人,他抓住今天就好了,沒有明天;或者抓住明天,不曉得有後天。有一種人今天、明天、後天都不要,他要永遠。莊子就是告訴這個東西。因此說:
之二蟲又何知?
這兩個小動物又懂什麼?它們的知識範圍有限啊!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如果一個人沒有眼光氣度,就會看不遠,那他的前途就有限。有遠見有大見的人,他就有千秋的事業,永遠有他的偉大。這是智慧大小有別。一個人壽命的長短,看你能不能把握。時尚書屋
有些人活了幾十年就死了,不曉得把握它。所以說:「小年不及大年。」 「物化」的作用,就是關於一切的生物互相變化,所以鯤魚變成了大鵬鳥的觀念,第1個要點是「沉潛飛動」,莊子用寓言,也是用事實來說明。這屬於中國古代的科學,不要拿現代科學的觀念來說,至于它的對與不對,需要另加求證。時尚書屋
第2個要點,一切萬有的生命之所以變化,中間有一個東西,這個東西莊子提出來一個名詞,叫 「息」。中國後來的道家,取了一個名稱叫 「氣」,萬物皆是氣化。說到氣化,莊子文章寫作的方法,和他講話表達的方法不同,說到這裡,恐怕人家不相信,他就提出來,我們抬頭看天,究竟這個天是不是我們眼睛所看到這個樣子?假如我們到了高空,例如坐飛機,倒過來看這個地球,地球等於在我們頭的上面,那個時候看這個天又是什麼顏色呢?這就說明一個道理,等於佛學所講的:人世間一切的學問知識,都屬於「比量」,不是「現量」的境界。所謂「現量」,就是呈現出來那個真實的東西。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