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青春追夢 第 4 頁


,讓我們村在縣文教局上班的李二黑給我倆報上名。同時又精心製作了兩份畫稿寄到了那所學校。我們滿指望能夠堤外損失堤內補,如果能考上工藝美術學校,就會在班裡實實在在地爆出一個冷門,讓那些看我們不順眼的老師也睜開眼看看吧,我
作者:河北省衡水市供銷社婁計臣 / 頁數:(4 / 42)

暑假過後,我們升入了初中二年級,沒想到學校把我們兩個初中二年級分成了快慢班,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在這之前,我們進行了一次通考,那次考試我的成績很不好,實際上我自己也清楚,捲子上的題好多我都不會做。我被分到了慢班,這只能怨自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件事使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傷害。我不敢把這情況告訴家長,我感覺到了失敗。時尚書屋
為了輓回敗局,我只有在畫畫上有所建樹了。那年我從一張省報上看到一則啟事,是省裡一所工藝美術學校發的招生簡章,上面要求考生一方面向縣文教局報名,一方面要求向學校寄兩份畫稿,其中一份素描,一份素寫。於是我和小龍偷偷到大隊部用搖把子電話打到了縣文教局,讓我們村在縣文教局上班的李二黑給我倆報上名。同時又精心製作了兩份畫稿寄到了那所學校。時尚書屋
我們滿指望能夠堤外損失堤內補,如果能考上工藝美術學校,就會在班裡實實在在地爆出一個冷門,讓那些看我們不順眼的老師也睜開眼看看吧,我們不像你們想像的那麼沒有出息。這個夢持續了大約一個多月,隨着時間的推移,這個夢想破滅了。也不知道是二黑沒有給我們報上名,還是那所學校沒有看上那兩份畫稿,反正一切都如石沉大海,沒有一點反饋。就在這種等待中,我們的初中生活結束了。時尚書屋
按理說,初中畢業以後,可以考公社的高中。但那個村子離我們村足足有十里路,家裡也沒有自行車,每天來回走上兩個十里路,簡直能把人累死。再說憑我學的那點東西,到了考場,不交白卷就不錯了。由於有這點自知之明,我連名都沒有報,就直接到生產隊參加勞動了。時尚書屋
與此同時,李小龍覺悟稍微早一些,用了一個多月的功,湊合著考上了高中。賈桂花也上高中去了,我們這個養豬小組現在各奔前程了,而我的命運最慘。時尚書屋

4、下農田

對於參加生產隊的勞動,我們都不陌生。平時在節假日和星期天,我們經常找隊長要點活,充當半勞力,能給家裡掙些工分。我們的主要活計是拔草、平地、從地裡往外背東西、看地等。平地的活是比較累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時耕地用的是公社的東方紅75馬力履帶式拖拉機。可能是司機技術不好,或者勞動態度不好,反正把地搞得凹凸不平,邊上的墒溝又寬又深。必須用鐵鍁把溝填滿,把地整平。我們畢竟還是孩子,貪玩的心思總是不能驅除。時尚書屋
我們便向隊長要求分工干,誰幹完了誰走。隊長給每人分一段,幹完後驗收。正是剛剛開春的季節,天氣乍暖還寒,我們都脫掉棉衣,只穿襯衫,乾得很熱,頭上冒着熱氣。很快我們的活就幹完了,請隊長來驗收合格後,我們就有資格去玩了。時尚書屋
可是第2天到地裡一看,大人們干的活還不如我們幹得多。他們一夥人在一起勞動,按天記工分,一邊干、一邊聊天,混到天黑就回家,由於干多幹少一個樣,漸漸就形成了幹活磨蹭的習慣。對此隊長都無能為力。孩子們也只能說點怨言而已。時尚書屋
現在我就要同那些可愛的社員們一起勞動了,反正干多幹少一個樣,混混工分也比在學校裡受窩囊氣好一些。於是我抱著這樣的心理離開了學校。時尚書屋
當時正值雨季,我和別的社員到農田裡去排水。這個活很有意思,也就是在玉米地或穀子地的地頭上挖一條溝,把水排到地頭的排水溝裡,那些雨水再匯聚到一起,排到村邊的小河裡去。我們就整天在野地裡轉來轉去。時尚書屋
有些社員知道哪塊地裡有野生的甜瓜,我們有時一塊去看看甜瓜長熟了沒有,如果熟了,就摘下來分了吃,那瓜吃着特別香甜。這樣的活持續到那場大雨結束。時尚書屋
接下來的活是到玉米田裡撥草。由於接連的下雨,地裡的雜草像瘋了一樣往高里長,玉米地里長滿了雜草,已經看不見地面,如果不儘快把這些草除去,糧食產量必定會受影響。我們就整天鑽到玉米田裡除草。那時玉米已經開花揚粉了,嫩嫩的玉米棒子上吐着粉紅色的嬰子,承接着雄蕊撒下來的花粉。時尚書屋
在這樣的田裡幹活,風一點也透不進來。雨後的睛天,太陽光特彆強,直曬得人們身上冒油。鑽到玉米田裡,就如同進了蒸蘢一樣,熱得人喘不過氣來。除了熱,更令人難受的是玉米的葉子邊緣有一種象鋸齒一樣的剌,我們光着膀子進去,就會在胳膊上划出一道道小口子,被汗水一醃,火辣辣的疼。時尚書屋
在忍受酷熱和疼痛的同時,我們還必須不停地用手撥草,由於玉米棵子已經長大,使用鋤頭或鐮刀已經施展不開了,只能用又手去撥,兩天就使手上打滿了血泡。時尚書屋
終於堅持着把這個活幹完,隊長又派我們去積肥,這是為種麥備肥,現在不抓緊時間干,真正到了三秋種麥的時候,就沒有一點空閒了。隊裡在牲口棚大院挖了好幾個又長又寬的積肥圈,平時有幾個老頭把一層土,一層碎柴草填進去。在水的浸泡下那些柴草慢慢腐爛,經過一段時間,就要挖出來,再填進去新的土和柴草。我們要干的活就是把圈裡的肥起出來。時尚書屋
那天,等隊裡用水泵把圈裡的積水抽完以後,我們就穿著雨靴下到圈裡去。那裡面的柴草還沒有完全腐爛,用鐵鍁根本挖不動,只能用一種鐵叉挖,然後一叉一叉地扔到地面上來。一開始還好一些,後來越挖越深,下面的泥水越來越多,臭氣越來越大,往上扔起來也越來越費力,沒幹半天時間,我渾身上下就成了一個黑黑的人,散髮着臭氣。到了臨近中午的時候,身上沒有一點力氣了,如果沒有其他社員拉我一把,我連那一米半深的圈也上不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