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老子他說 第 4 頁


漢文帝善用老子的法寶 老子《道德經》,自唐代開始,加上由皇帝的提倡,因此更被重視,而流行,而風行,而盛行。但《道德經》的「道」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70)

漢文帝善用老子的法寶

老子《道德經》,自唐代開始,加上由皇帝的提倡,因此更被重視,而流行,而風行,而盛行。但《道德經》的「道」與「德」二字的正確含義是什麼?等討論到原文時再申述。時尚書屋
現在來看一個歷史故事,以瞭解黃老之學在中國歷史上所以佔有重要地位的原因,使研究黃老的人,掌握到研究的正確方向,然後,再由黃老之學的應用方面,進入到形而上的個人自己修養的「養生之道」,以及與孔孟學說的匯流。時尚書屋
道家在中國歷史上,最初發生最大影響的,是在漢朝漢高祖劉邦的創業之初,所用建立功業最大的人才,便是張良、陳平這些人,而他們都是學道家的人物。時尚書屋
在歷史上標榜漢初的盛世「文景之治」,漢文與漢景父子兩代的思想領導,都是用「黃老」的道家學說。另一方面也可以說,和母教有密切的關係,因為漢文帝與漢景帝的母親,都喜歡研究《老子》,而受其影響很大。在如此的家庭教育和時代潮流中,在周圍環境的巨大影響下,政治哲學的最高領導學說,表現得最深刻的便是漢文帝。時尚書屋
大漢一代的開基皇帝高祖劉邦,在位不過幾年就死了,政權則落到他妻子呂雉的手中,天下最誘惑人的權勢,極少有人擺脫得開,因此呂后便想因勢乘便,要把帝位轉給娘家的人。但是,當年跟劉邦一起打天下的文臣武將們,袍澤情深,都不以為然,所以等呂后一死,便起來削清呂家的權力。在這一段時間中,政治、經濟、社會等等,都非常混亂。時尚書屋
呂家的權力雖然削平,大臣們就要找出劉邦的兒子來接皇帝位,可是劉邦的兒子已被呂后殺得差不多了,只有一個小兒子劉恆,被分封在西北邊塞為代王,毗鄰匈奴——內蒙的荒漠貧瘠地帶。因為他母親薄氏,喜歡走道家「清淨無為」的路線,近似現代只敲敲木魚、唸唸佛的人,防意如城,無慾無爭,呂后沒有把她放在眼裡,才保全了性命。這時大臣們商議,就找到了這位遠在邊塞、性情樸實、清心寡慾、守道尚德的代王,把他迎請到首都長安來,繼承漢祚,他便是後來的漢文帝。時尚書屋

研究這段歷史,在黃老之學方面的運用,是很有意思的。時尚書屋
劉恆,頂了一個代王的頭銜,被冷落在邊塞,突然傳說長安有人來,請他回中央當皇帝,真是福從天降,人世間沒有更好的事了。可是,他知道這個消息後,就去請示母親,該不該應邀。這時劉恆的兩個重要幹部,一個是郎中令——相近現代的秘書長——張武,一個是中尉——類似現代的參謀長——宋昌。張武認為,此時正是中央政府最混亂的時候,而且朝中的一班大臣,都是跟劉邦一起打天下的人物,是劉恆的父執輩,很難駕禦,所以不能去,必須打聽清楚。時尚書屋
而宋昌則反對此說,他分析情勢,認為可以去。他說,自秦始皇暴虐以來,天下大亂,各地英雄紛起抗暴,而最後統一天下的,是你的父親劉邦。天下的老百姓都認為天下是你劉家的,雖然有呂后這一次奪權,但為時很短,天下人心仍然歸劉。現在大臣們把政權動亂的局面安定下來以後,如果不是看清楚民心歸趨所在,也不會到遙遠的邊塞來迎請你回去當皇帝。時尚書屋
既然天下歸心,那麼大勢已在掌握,為什麼不去?兩人的意見恰恰相反,很難下一決定,最後請示母親時,這位深通《老子》的老太太,運用了無為之道、用而不用的原理說:「先派舅舅薄昭到長安去看看吧!」意思是先派一位大使前往觀察一下形勢,收集些情報資料。這位大使舅爺自長安回來,報告情況說,可以去接位,於是劉恆才帶領張武、宋昌等一些幹部,前往長安,準備承接皇位。時尚書屋
這時劉恆的身份,還是代王,不算是皇帝,不過是劉邦幾個兒子中的一個,連太子的名分也很勉強,最多只能說他同等於一位太子而已。在另一方面,這時漢朝中央政府的權力,實際上早已掌握在周勃一人手中。當劉恆從邊塞來到了首都長安城外的渭橋地方,周勃早率領了文武百官,跪下來接駕,劉恆也立即跪下來還禮。這就是劉恆之成為漢文帝,他深知此時的局勢非常微妙,進退應對之間很難處理,何況自己還沒有即位,所以立即下跪回拜,這也就是老子的精神——「謙德」。時尚書屋
《老子》中說:「我有三寶,曰慈、曰儉、曰不敢為天下先。」這是老子的三件法寶。漢文帝的一生,就實踐了老子這三件法寶。時尚書屋
可是在劉恆左右的張武和宋昌,也是了不起的重要幹部,都曾深習黃老之學。在渭橋行過禮後,周勃向劉恆說:「代王!我和你退一步,單獨說幾句話。」這時宋昌就出來說:「不可以。請問周相公,你要向代王報告的,是公事?還是私事?如果是私話,則今日無私。時尚書屋
如果是公事,則請你當眾說,何必退一步說?」宋昌確實是一位好參謀長,這也是老子之道無私的反面運用。時尚書屋
周勃被他說得沒辦法,就說:「沒有別的,只是公事。」宋昌說:「什麼事?」周勃說:「是皇帝的玉璽在此,特別送上。」於是將玉璽送給代王。劉恆接過玉璽,照常情,他就是皇帝了,他卻說:「這不可以,今天我初到,還不瞭解情形,天下之事,不一定由我來當皇帝,可以當皇帝的人很多,我現只是先代為把玉璽保管起來,過些時日再說。時尚書屋
」這就是黃老之道的「用而不用」,要而不要了。謙虛是謙虛,該要的還是要。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