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老子他說 第 5 頁


他收下玉璽以後,還是沒有立刻即皇帝位,住在賓館九個月,沒有辦事,等一切都觀察清楚了,才宣佈即位當皇帝,這時年紀還很輕,政事還是很難為。第1,他的同宗兄弟中,還有年紀比他大的,還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70)

他收下玉璽以後,還是沒有立刻即皇帝位,住在賓館九個月,沒有辦事,等一切都觀察清楚了,才宣佈即位當皇帝,這時年紀還很輕,政事還是很難為。第1,他的同宗兄弟中,還有年紀比他大的,還有一些遠房伯伯叔叔的孩子,亦算是劉家的宗室。第2,以前曾跟劉邦一同起來創業、掌有兵權的老將軍們,分在四面八方,人數很多。內在的政治基礎不夠穩固,外面的實力空虛,自己手上沒有一個兵,只是手裡拿到一顆玉石刻的大印,能印得了什麼?時尚書屋

可是他考察了九個月以後,發現最難對付的,是長江以南的地方勢力,包括了緣湘、贛五嶺以南的廣東、廣西、福建乃至雲南、貴州等地,其中的南越王趙佗,在呂后亂政的時候,他聽說在故鄉的兄弟被誅,祖墳被挖,對漢朝非常怨恨。呂后死後,他見漢朝中央主政無人,便自稱皇帝,而且興兵到湖南長沙的邊境,準備向北進攻。時尚書屋
趙佗原來是河北人,是與漢高祖同時起來,反抗暴秦的英雄好漢之一,秦始皇被打垮以後,他未能在北方發展,就到南方在廣東當縣尉令,任上縣令死時,把縣政交給了他,他便自稱南越王。那時五嶺以南地區,尚未開發,為邊遠的蠻荒煙瘴之地,漢高祖亦奈何他不得,派了一位亦道亦儒的能員陸賈當大使,乾脆承認了南越王的地位。後來因為呂后對不起他,所以在呂后死後,他也自認為有資格即皇帝位,窺伺漢室。時尚書屋
半壁江山一紙書
像這樣一個局面,該怎麼辦呢?如果說出兵與趙佗一戰,這一主戰思想,將使問題更見嚴重,決策不能稍有疏失,內戰結果,勝敗不可知,天下屬於誰家,就很難說了!因此只有另作他圖,漢文帝有鑒於此,所以他在就皇帝職位後,除了修明內政以外,便只有用黃老之道了。時尚書屋
在歷史的記載上,有關漢文帝處理這個大難題的有兩封信,其中一封是漢文帝給趙佗的,一封是趙佗答覆漢文帝的,這樣兩封往來的信件,消弭一場大戰於無形,亦拯救了無數生靈。時尚書屋
當然,事情並不如此簡單,漢文帝在寫這封信之外,還有內政上的措施,軍事上的部署等等,並且遴選了一位老謀深算的特使,便是趙佗的老朋友陸賈。各方面都有了妥善的安排,擺好了一個有利的形勢,增加了這封信的力量,於是收到宏大的預期效果。時尚書屋
從這兩封信上,我們不難窺見黃、老之道的精神與內涵。現在,我們先在這裡介紹兩信的原文,然後再作一概略的分析。時尚書屋
漢文帝賜南越王趙佗書
皇帝謹問南越王甚苦心勞意。朕高皇帝側室之子,棄外奉北藩于代,
道里遼遠,壅蔽樸愚,未嘗致書。高皇帝棄群臣,孝惠皇帝即世,高後自
臨事,不幸有疾,日進不衰,以故諄乎治。諸呂為變故亂法,不能獨制,
乃取他姓子為孝惠皇帝嗣。賴宗廟之靈,功臣之力,誅之已畢。朕以王侯
吏不釋之故,不得不立,今即位。時尚書屋

乃者聞王遺將軍隆慮侯書,求親昆弟,請罷長沙兩將軍。朕以王書,
罷將軍博陽侯;親昆在真定者,已遣人存問,修治先人家。時尚書屋
前日聞王發兵于邊,為寇災不止。當其時,長沙苦之,南郡尤甚。雖
王之國,庸獨利乎?必多殺士卒,傷良將吏。寡人之妻,孤人之子,獨人
之父母,得一亡十,朕不忍為也。時尚書屋
朕欲定地犬牙相入者,以問吏。吏曰:高皇帝所以介長沙土地。朕不
能擅變焉。吏曰:得王之土,不足以為大;得王之財,不足以為富;服領
以南,王自治之。雖然,王之號為帝。兩帝並立,亡一乘之使以通其道,
是爭也。爭而不讓,仁者不為也。願與王分棄前患,終今以來,通使如故。時尚書屋
故使賈,諭告王朕意,王亦受之,毋為寇災矣,上褚五十衣,中褚三
十衣,遺王,願王聽樂娛憂,存問鄰國。時尚書屋
南越王趙佗上漢文帝書
蠻夷大長老臣佗,昧死再拜上書皇帝陛下:老夫故越吏也。高皇帝幸
賜臣倫璽,以為南越王,孝惠皇帝義不忍絶,所賜老夫者甚厚。時尚書屋
高後用事,別異蠻夷,出令曰:毋與越金鐵、田器、馬牛羊。老夫僻
處,馬牛羊齒日長,自己祭祀不修,有死罪,使凡三輩上書謝過,終不反。時尚書屋
又風聞父母墳墓已壞削,兄弟宗族已誅論。吏相與議曰:今內不得振于漢,
外亡以自高異。故更號為帝,自帝其國,非有害天下也。高皇帝聞之大怒,
削南越之籍,使使不通。老夫竊疑長沙王讒臣,故發兵以代其邊。時尚書屋
老夫處越四十九年,今抱孫焉。然夙興夜寐,寢不安席;食不甘味者,
以不得事漢也。今陛下幸哀憐,復故號,通使如故,老夫死骨不腐,改號
不敢為帝矣。時尚書屋
現在,且分析一下這兩封信。時尚書屋
漢文帝給南越王趙佗的這封信,用文學的眼光,從文字上看它的寫作技巧,可以判斷,也許不是出於秘書長這一類的人物所寫,而是由漢文帝自己動手寫的親筆信,這也就表示了出於他的誠懇。時尚書屋
再仔細研究它的文字:從「皇帝謹問南越王甚苦心勞意,……不得不立,今即位。」這一段,一開頭「甚苦心勞意」這一句,就是帶刺的,他向南越王問候說:「你用心良苦,太辛苦了。」又說他自己沒什麼了不起,只不過是我父親劉邦——漢高祖小太太的兒子,素來被人家看不起,送到北方的邊塞,路途遙遠,交通更不方便,「壅蔽樸愚」,那時知識不夠又愚蠢,所以很抱歉,平常沒有寫信向你問候。就這樣一句話,把趙佗籠絡住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