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安徒生童話 第 11 頁


②在基督教裡面,小孩子受了洗禮以後,到了青春發育期間、一般地都要再受一次「堅信禮」,以加強和鞏固他對宗教的信心。受「堅信禮」是進入成人階段的標記。旅伴 可憐的約翰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511)

②在基督教裡面,小孩子受了洗禮以後,到了青春發育期間、一般地都要再受一次「堅信禮」,以加強和鞏固他對宗教的信心。受「堅信禮」是進入成人階段的標記。時尚書屋

可憐的約翰奈斯真是非常難過,因為他的父親病得很厲害,不容易再好起來。這間小房子裡只住着他們兩人,此外,沒有別人。桌上的燈已經快要滅了,夜已經很深了。時尚書屋
「約翰奈斯,你是一個很好的孩子!」病中的父親說,「我們的上帝會在這個世界裡幫助你的!」於是他莊嚴地、慈愛地望了他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後就死了;好像是睡着了似的。約翰奈斯哭起來,他在這個世界上現在什麼親人也沒有了,沒有父親,也沒有母親;沒有姊妹,也沒有兄弟。可憐的約翰奈斯!他跪在床面前,吻着他死去的父親的手,流了很多辛酸的眼淚,不過最後他閉起眼睛,把頭靠在硬床板上睡去了。時尚書屋
這時他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他看到太陽和月亮向他鞠躬,看到他的父親又變得活潑和健康起來,聽到他的父親像平常高興的時候那樣又大笑起來。一位可愛的姑娘——她美麗的長髮上戴着一頂金王冠——向約翰奈斯伸出手來。他的父親說:「看到沒有,你現在得到一位多麼漂亮的新娘?她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姑娘!」於是他醒了,這一切美麗的東西也消逝了。他的父親冰冷地、僵直地躺在床上,再沒有別的人跟他們在一起。時尚書屋
可憐的約翰奈斯!
死者在第二周就埋葬了。約翰奈斯緊跟在棺材後面送葬;從此以後他再也看不見這個非常愛他的、慈祥的父親了。他親耳聽見人們把土蓋在棺材上,親眼看到棺材的最後的一角。不過再加上一鏟土,就連這一角也要不見了。時尚書屋
這時他悲慟到了萬分,他的心簡直好像要裂成碎片。人們在他的周圍唱起聖詩,唱得那麼美麗,約翰奈斯不禁流出眼淚來。他大聲地哭起來;在悲哀中哭一下是有好處的。太陽在綠色樹上光耀地照着,好像是說:「約翰奈斯!你再也不會感到悲哀了,天空是那麼美麗,一片藍色,你看見了嗎?你的父親就在那上面,他在請求仁慈的上帝使你將來永遠幸福!」
「我要永遠做一個好人,」約翰奈斯說,「好使我也能到天上去看我的父親;如果我們再見面,我們將會多麼快樂啊!我將有多少話要告訴他啊!他將會指許多東西給我看;他將會像活在人世間的時候一樣,把天上許多美麗的東西教給我。哦,那該是多麼快樂的事啊!」
約翰奈斯想著這些情景,像親眼看見過似的,他不禁笑起來。在這同時,他的眼淚仍然在臉上滾滾地流。小鳥們高高地棲在慄樹上,唱道:「唧喳!唧喳!」雖然它們也參加了葬禮,卻仍然很高興;不過它們知道得很清楚,死者已經上了天,並且還長出了翅膀——這些翅膀比它們的還要寬廣和美麗得多;他現在是幸福的,因為他生前曾經是一個好人。它們都為他高興。時尚書屋
約翰奈斯看到它們從綠樹林裡向廣大的世界飛去,他自己也非常想跟它們一起飛。但是他先做了一個木十字架豎在他父親的墳墓上。當他晚間把十字架送去時,墳墓上已經裝飾着沙子和花朵——這都是一些陌生人做的,因為這些人都喜歡這位死去了的親愛的父親。時尚書屋
第二天大清早約翰奈斯把他的一小捆行李打好,同時把他繼承的全部財產——五十塊錢和幾個小銀幣——扎進他的腰帶裡。」
約翰奈斯在田野上走。田野裡的花兒在溫暖的太陽光中開得又鮮艷、又美麗。它們在風中點着頭,好像是說:「歡迎你到綠草地上來。你看這兒好不好?」但是約翰奈斯掉轉頭又向那個老教堂望了一眼;他小時候就是在那裡受洗禮的,他每個星期天跟父親一道在那裡做禮拜,唱讚美詩。時尚書屋
這時他看到教堂的小妖精,高高地站在教堂塔樓上的一個窗洞裡。他戴着尖頂小紅帽,把手膀彎上來遮住臉,免得太陽射着他的眼睛。約翰奈斯對他點點頭,表示告別。小妖精也揮着紅帽,把手貼在心上,用手指飛吻了好幾次,表示他多麼希望約翰奈斯一切都好,能有一個愉快的旅程。時尚書屋

約翰奈斯想,在這個廣大而美麗的世界裡,他將會看到多少好的東西啊。他越走越遠——他以前從來沒有走過怎樣遠的路。他所走過的城市,他所遇見的人,他全都不認識。他現在來到遙遠的陌生人中間了。時尚書屋
第一天夜裡他睡在田野裡的一個乾草堆下,因為他沒有別的床。不過他覺得這也很有趣;就是一個國王也不會有比這還好的地方。這兒是一大片田野,有溪流,有乾草堆,上面還有蔚藍的天;這的確算得是一間美麗的睡房。開着小紅花和白花的綠草是地毯,接骨木樹叢和野玫瑰籬笆是花束,盛滿了新鮮清水的溪流是他的洗臉池。時尚書屋
小溪裡的燈芯草對他鞠躬,祝他「晚安」和「早安」。高高地掛在藍天花板下的月亮,無疑的是一盞巨大的夜明燈,而這燈決不會燒着窗帘。約翰奈斯可以安安心心地睡着;他事實上也是這樣。他一覺睡到太陽出來,周圍所有的小鳥對他唱着歌:「早安!早安!你還沒有起來嗎?」
做禮拜的鐘聲響起來了,這是星期天;大家都去聽牧師講道,約翰奈斯也跟着一塊兒去。他唱了一首聖詩,聽了上帝的教義。他覺得好像又回到了他受洗的那個老教堂裡,跟父親在一起唱聖詩。時尚書屋
教堂的墓地裡有許多墳墓,有幾座墳還長滿了很高的草。約翰奈斯這時想起了父親的墳墓:那一定也是跟這些墳墓一樣,因為他不能去鋤草和修整它。因此他坐下來拔去那些荒草,把倒了的十字架重新豎起來,把風吹走了的花圈又搬到墳上來。在這同時,他想:「現在我既然不在家,也許有人會同樣照料我父親的墳墓吧!」
教堂墓地門外有一個年老的乞丐。他拄着一根枴杖站着。約翰奈斯把他所有的幾個銀幣全都給他了,然後帶著愉快和高興的心情繼續向這茫茫大世界走去。時尚書屋
到晚間,天氣忽然變得非常壞。約翰奈斯急忙去找一個藏身的地方,但是馬上黑夜就到來了。最後他在一個山上找到了一座孤寂的小教堂。很幸運地,門還沒有關。時尚書屋
他輕輕地走進去了:打算在裡面獃到暴風雨停息為止。時尚書屋
「我就在這個角落裡坐下來吧!」他說:「我相當疲倦,需要休息一下。」於是他就坐下來了。他把雙手合在一起,念了晚禱。外面正是雷鳴電閃,他在不知不覺之間就睡過去了,並且做起夢來。時尚書屋
他醒來的時候,正是半夜,不過暴風雨已經過去了,月亮穿過窗子向他照進來。教堂的中央停着一具開着的棺材,裡面躺着一個還沒有埋葬的死人。約翰奈斯一點也不害怕,因為他的良心很平安;同時他也知道得很清楚,死人是不會害人的,能害人的倒還是活着的壞人。現在就有這樣兩個惡劣的人。時尚書屋
他們就站在死人的旁邊。這死人是停在教堂裡,等待埋葬的。他們想害他一下,不讓他睡在棺材裡,而要把他扔到教堂門外去——可憐的死人啊!
「你們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呢?」約翰奈斯問,「這是不對的,惡劣的。看耶穌的面子,讓他休息吧。」
「廢話!」這兩個惡人說。「他騙了我們呀!他欠我們的錢,一直沒有還;現在他又忽然死掉了,我們連一毛錢也收不回來!我們非報復他一下不可;我們要叫他像一隻狗似的躺在教堂門外!」
「我所有的錢還不到五十塊大洋,」約翰奈斯說,「這是我所繼承的全部遺產,可是我願意把這錢送給你們,只要你們能老老實實地答應我讓這個可憐的死人安靜地睡着。沒有錢我也可以活的。我年富力強,有一雙健壯的手,一雙健壯的腳,而且上帝也會幫助我的。」
「好吧,」這兩個醜惡的人說,「只要你能還他的債,我們當然可以放開他的,你儘管放心好了!」於是他們就把約翰奈斯所給的錢都接過來,大笑了一陣,覺得他太老實,隨後他們就走開了。他把死人在棺材裡放好,同時把死人的手合在一起。他說了一聲「再會」,就很滿意地走進一個大森林裡去。時尚書屋
周圍有月光從樹枝之間射進來,他看到許多可愛的小山精在快樂地玩耍。他們對他一點也不害怕,因為他們知道他是一個好人;只有壞人才看不慣小山精。他們有些還沒有手指那樣粗,他們長長的金髮是用金梳子朝上扎着的。他們成雙成對地騎着樹葉和長草上的露珠搖來搖去。時尚書屋
有時露珠一滾,他們就跌到長草之間的空隙裡去了。這就使得其他的小山精大笑大叫起來。這真是好玩極了!他們唱着歌。約翰奈斯一下子就聽出這都是他小時候學過的那些美麗的歌兒。時尚書屋
戴着王冠的雜色蜘蛛,正在灌木林之間織着長長的吊橋和宮殿;當微小的露珠落到它們身上的時候,它們就像月光底下發亮的玻璃,直到太陽升起來時才不是這樣。這時小山精就鑽進花苞裡去,風把他們的吊橋和宮殿吹走,它們成為一面大蜘蛛網,在空中飄蕩。時尚書屋
約翰奈斯這時走出了樹林。他後面有一個人在高聲喊他:「喂,朋友!你到什麼地方去呀?」
「到廣大的世界裡去!」約翰奈斯說,「我沒有父親,也沒有母親。我是一個窮苦的孩子;但是上帝會幫助我!」
「我也要到廣大的世界裡去,」這陌生人說,「我們兩人一塊兒走好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