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安徒生童話 第 4 頁


這時這幾隻狗兒就向法官和全體審判的人員撲來,拖着這個人的腿子,咬着那個人的鼻子,把他們扔向空中有好幾丈高,他們落下來時都跌成了肉醬。「不准這樣對付我!」國王說。不過最大的那只狗
作者:待考 / 頁數:(4 / 511)

這時這幾隻狗兒就向法官和全體審判的人員撲來,拖着這個人的腿子,咬着那個人的鼻子,把他們扔向空中有好幾丈高,他們落下來時都跌成了肉醬。時尚書屋

「不准這樣對付我!」國王說。不過最大的那只狗兒還是拖住他和他的王后,把他們跟其餘的人一起亂扔,所有的士兵都害怕起來,老百姓也都叫起來:「小兵,你做咱們的國王吧!你跟那位美麗的公主結婚吧!」
這麼著,大家就把這個兵士擁進國王的四輪馬車裡去。那三隻狗兒就在他面前跳來跳去,同時高呼:「萬歲!」小孩子用手指吹起口哨來;士兵們敬起禮來。那位公主走出她的銅宮,做了王后,感到非常滿意。結婚典禮舉行了足足八天。時尚書屋
那三隻狗兒也上桌子坐了,把眼睛睜得比什麼時候都大。時尚書屋
①這是指哥本哈根的有名的「圓塔」;它原先是一個天文台。時尚書屋
②這是指舊時丹麥賣零食和玩具的一種小販。「糖豬」( Sukkergrise)是糖做的小豬,既可以當玩具,又可以吃掉。時尚書屋

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

從前有兩個人住在一個村子裡。他們的名字是一樣的——兩個人都叫克勞斯。不過一個有四匹馬,另一個只有一匹馬。為了把他們兩人分得清楚,大家就把有四匹馬的那個叫大克勞斯,把只有一匹馬的那個叫小克勞斯。時尚書屋
現在我們可以聽聽他們每人做了些什麼事情吧,因為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時尚書屋
小克勞斯一星期中每天要替大克勞斯犁田,而且還要把自己僅有的一匹馬借給他使用。大克勞斯用自己的四匹馬來幫助他,可是每星期只幫助他一天,而且這還是在星期天。好呀!小克勞斯多麼喜歡在那五匹牲口的上空啪嗒啪嗒地響着鞭子啊!在這一天,它們就好像全部已變成了他自己的財產。時尚書屋
太陽在高高興興地照着,所有教堂塔尖上的鐘都敲出做禮拜的鐘聲。大家都穿起了最漂亮的衣服,胳膊底下夾着聖詩集,走到教堂裡去聽牧師講道。他們都看到了小克勞斯用他的五匹牲口在犁田。他是那麼高興,他把鞭子在這幾匹牲口的上空抽得啪嗒啪嗒地響了又響,同時喊着:「我的五匹馬兒喲!使勁呀!」
「你可不能這麼喊啦!」大克勞斯說。「因為你只有一匹馬呀。」
不過,去做禮拜的人在旁邊走過的時候,小克勞斯就忘記了他不應該說這樣的話。他又喊起來:「我的五匹馬兒喲,使勁呀!」
「現在我得請求你不要喊這一套了,」大克勞斯說。「假如你再這樣說的話,我可要砸碎你這匹牲口的腦袋,叫它當場倒下來死掉,那麼它就完蛋了。」
「我決不再說那句話,」小克勞斯說。但是,當有人在旁邊走過、對他點點頭、道一聲日安的時候,他又高興起來,覺得自己有五匹牲口犁田,究竟是了不起的事。所以他又啪嗒啪嗒地揮起鞭子來,喊着:「我的五匹馬兒喲,使勁呀!」
「我可要在你的馬兒身上『使勁』一下了。」大克勞斯說,於是他就拿起一個拴馬樁,在小克勞斯惟一的馬兒頭上打了一下。這牲口倒下來,立刻就死了。時尚書屋
「哎,我現在連一匹馬兒也沒有了!」小克勞斯說,同時哭起來。時尚書屋
過了一會兒他剝下馬兒的皮,把它放在風裡吹乾。然後把它裝進一個袋子,背在背上,到城裡去賣這張馬皮。時尚書屋
他得走上好長的一段路,而且還得經過一個很大的黑森林。這時天氣變得壞極了。他迷失了路。他還沒有找到正確的路,天就要黑了。時尚書屋
在夜幕降臨以前,要回家是太遠了,但是到城裡去也不近。時尚書屋
路旁有一個很大的農莊,它窗外的百葉窗已經放下來了,不過縫隙裡還是有亮光透露出來。時尚書屋
「也許人家會讓我在這裡過一夜吧。」小克勞斯想。於是他就走過去,敲了一下門。時尚書屋
那農夫的妻子開了門,不過,她一聽到他這個請求,就叫他走開,並且說:她的丈夫不在家,她不能讓任何陌生人進來。時尚書屋

「那麼我只有睡在露天裡了。」小克勞斯說。農夫的妻子就當着他的面把門關上了。時尚書屋
附近有一個大幹草堆,在草堆和屋子中間有一個平頂的小茅屋。時尚書屋
「我可以睡在那上面!」小克勞斯抬頭看見那屋頂的時候說。「這的確是一張很美妙的床。我想鸛鳥決不會飛下來啄我的腿的。」因為屋頂上就站着一隻活生生的鸛鳥——它的窠就在那上面。時尚書屋
小克勞斯爬到茅屋頂上,在那上面躺下,翻了個身,把自己舒舒服服地安頓下來。窗外的百葉窗的上面一部分沒有關好,所以他看得見屋子裡的房間。時尚書屋
房間裡有一個鋪了檯布的大桌子,桌上放著酒、烤肉和一條肥美的魚。農夫的妻子和鄉裡的牧師在桌旁坐著,再沒有別的人在場。她在為他斟酒,他把叉子插進魚裡去,挑起來吃,因為這是他最心愛的一個菜。時尚書屋
「我希望也能讓別人吃一點!」小克勞斯心中想,同時伸出頭向那窗子望。天啊!那裡面有多麼美的一塊糕啊!是的,這簡直是一桌酒席!
這時他聽到有一個人騎着馬在大路上朝這屋子走來。原來是那女人的丈夫回家來了。時尚書屋
他倒是一個很善良的人,不過他有一個怪毛病——他怎麼也看不慣牧師。只要遇見一個牧師,他立刻就要變得非常暴躁起來。因為這個緣故,所以這個牧師這時才來向這女人道「日安」,因為他知道她的丈夫不在家。這位賢慧的女人把她所有的好東西都搬出來給他吃。時尚書屋
不過,當他們一聽到她丈夫回來了,他們就非常害怕起來。這女人就請求牧師鑽進牆角邊的一個大空箱子裡去。他也就只好照辦了,因為他知道這個可憐的丈夫看不慣一個牧師。女人連忙把這些美味的酒菜藏進灶裡去,因為假如丈夫看見這些東西,他一定要問問這是什麼意思。時尚書屋
「咳,我的天啊!」茅屋上的小克勞斯看到這些好東西給搬走,不禁嘆了口氣。時尚書屋
「上面是什麼人?」農夫問,同時也抬頭望着小克勞斯。「你為什麼睡在那兒?請你下來跟我一起到屋子裡去吧。」
於是小克勞斯就告訴他,他怎樣迷了路,同時請求農夫准許他在這兒過一夜。時尚書屋
「當然可以的,」農夫說。「不過我們得先吃點東西才行。」
女人很和善地迎接他們兩個人。她在長桌上鋪好檯布,盛了一大碗稀飯給他們吃。農夫很餓,吃得津津有味。可是小克勞斯不禁想起了那些好吃的烤肉、魚和糕來——他知道這些東西是藏在灶裡的。時尚書屋
他早已把那個裝着馬皮的袋子放在桌子底下,放在自己腳邊;因為我們記得,這就是他從家裡帶出來的東西,要送到城裡去賣的。這一碗稀粥他實在吃得沒有什麼味道,所以他的一雙腳就在袋子上踩,踩得那張馬皮發出嘰嘰嘎嘎的聲音來。時尚書屋
「不要叫!」他對袋子說,但同時他不禁又在上面踩,弄得它發出更大的聲音來。時尚書屋
「怎麼,你袋子裡裝的什麼東西?」農夫問。時尚書屋
「咳,裡面是一個魔法師,」小克勞斯回答說。「他說我們不必再吃稀粥了,他已經變出一灶子烤肉、魚和點心來了。」
「好極了!」農夫說。他很快地就把灶子掀開,發現了他老婆藏在裡面的那些好菜。不過,他卻以為這些好東西是袋裏的魔法師變出來的。他的女人什麼話也不敢說,只好趕快把這些菜搬到桌上來。時尚書屋
他們兩人就把肉、魚和糕餅吃了個痛快。現在小克勞斯又在袋子上踩了一下,弄得裡面的皮又叫起來。時尚書屋
「他現在又在說什麼呢?」農夫問。時尚書屋
小克勞斯回答說:「他說他還為我們變出了三瓶酒,這酒也在灶子裡面哩。」
那女人就不得不把她所藏的酒也取出來,農夫把酒喝了,非常愉快。於是他自己也很想有一個像小克勞斯袋子裡那樣的魔法師。時尚書屋
「他能夠變出魔鬼嗎?」農夫問。「我倒很想看看魔鬼呢,因為我現在很愉快。」
「當然嘍,」小克勞斯說。」
「噢,我一點也不害怕。他會是一副什麼樣子呢?」
「嗯,他簡直跟本鄉的牧師一模一樣。」
「哈!」農夫說,「那可真是太難看了!你要知道,我真看不慣牧師的那副嘴臉。不過也沒有什麼關係,我只要知道他是個魔鬼,也就能忍受得了。現在我鼓起勇氣來吧!不過請別讓他離我太近。」
「讓我問一下我的魔法師吧。」小克勞斯說。於是他就在袋子上踩了一下,同時把耳朵偏過來聽。時尚書屋
「他說什麼?」
「他說你可以走過去,把牆角那兒的箱子掀開。你可以看見那個魔鬼就蹲在裡面。不過你要把箱蓋子好好抓緊,免得他溜走了。」
「我要請你幫助我抓住蓋子!」農夫說。於是他走到箱子那兒。他的妻子早把那個真正的牧師在裡面藏好了。現在他正坐在裡面,非常害怕。時尚書屋
農夫把蓋子略為掀開,朝裡面偷偷地瞧了一下。時尚書屋
「嗬唷!」他喊出聲來,朝後跳了一步。「是的,我現在看到他了。他跟我們的牧師是一模一樣。啊,這真嚇人!」
為了這件事,他們得喝幾杯酒。所以他們坐下來,一直喝到夜深。時尚書屋
「你得把這位魔法師賣給我,」農夫說。「隨便你要多少錢吧:我馬上就可以給你一大鬥錢。」
「不成,這個我可不幹,」小克勞斯說。「你想想看吧,這位魔法師對我的用處該有多大呀!」
「啊,要是它屬於我該多好啊!」農夫繼續要求着說。時尚書屋
「好吧,」最後小克勞斯說。」
「那不成問題,」農夫說。」
小克勞斯把他裝着干馬皮的那個袋子給了農夫,換得了一斗錢,而且這鬥錢是裝得滿滿的。農夫還另外給他一輛大車,把錢和箱子運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