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安徒生童話 第 9 頁


這就是一棵麥茬下面的一個小洞。田鼠住在那裡面,又溫暖,又舒服。她藏有整整一房間的麥子,她還有一間漂亮的廚房和一個飯廳。可憐的拇指姑娘站在門裡,像一個討飯的窮苦女孩子。她請求施捨
作者:待考 / 頁數:(9 / 511)

這就是一棵麥茬下面的一個小洞。田鼠住在那裡面,又溫暖,又舒服。她藏有整整一房間的麥子,她還有一間漂亮的廚房和一個飯廳。可憐的拇指姑娘站在門裡,像一個討飯的窮苦女孩子。時尚書屋

她請求施捨一顆大麥粒給她,因為她已經兩天沒有吃過一丁點兒東西。時尚書屋
「你這個可憐的小人兒,」田鼠說——因為她本來是一個好心腸的老田鼠——「到我溫暖的房子裡來,和我一起吃點東西吧。」
因為她現在很喜歡拇指姑娘,所以她說:「你可以跟我住在一塊,度過這個冬天,不過你得把我的房間弄得乾淨整齊,同時講些故事給我聽,因為我就是喜歡聽故事。」
這個和善的老田鼠所要求的事情,拇指姑娘都一一答應了。她在那兒住得非常快樂。時尚書屋
「不久我們就要有一個客人來,」田鼠說。「我的這位鄰居經常每個星期來看我一次,他住的比我舒服得多,他有寬大的房間,他穿著非常美麗的黑天鵝絨袍子。只要你能夠得到他做你的丈夫,那麼你一輩子可就享用不盡了。不過他的眼睛看不見東西。時尚書屋
你得講一些你所知道的、最美的故事給他聽。」
拇指姑娘對於這事沒有什麼興趣。她不願意跟這位鄰居結婚,因為他是一隻鼴鼠。他穿著黑天鵝絨袍子來拜訪了。田鼠說,他是怎樣有錢和有學問,他的家也要比田鼠的大二十倍;他有很高深的知識,不過他不喜歡太陽和美麗的花兒;而且他還喜歡說這些東西的壞話,因為他自己從來沒有看見過它們。時尚書屋
拇指姑娘得為他唱一曲歌兒。她唱了《金龜子呀,飛走吧!》,又唱了《牧師走上草原》。因為她的聲音是那麼美麗,鼴鼠就不禁愛上她了。不過他沒有表示出來,因為他是一個很謹慎的人。時尚書屋
最近他從自己房子裡挖了一條長長的地道,通到她們的這座房子裡來。他請田鼠和拇指姑娘到這條地道里來散步,而且只要她們願意,隨時都可以來。不過他忠告她們不要害怕一隻躺在地道里的死鳥。他是一隻完整的鳥兒,有翅膀,也有嘴。時尚書屋
沒有疑問,他是不久以前、在冬天開始的時候死去的。時尚書屋
他現在被埋葬的這塊地方,恰恰被鼴鼠打穿了成為地道。鼴鼠嘴裡銜着一根引火柴——它在黑暗中可以發出閃光。他走在前面,為她們把這條又長又黑的地道照明。當她們來到那只死鳥躺着的地方時,鼴鼠就用他的大鼻子頂着天花板,朝上面拱着土,拱出一個大洞來。時尚書屋
陽光就通過這洞口射進來。在地上的正中央躺着一隻死了的燕子,他的美麗的翅膀緊緊地貼著身體,小腿和頭縮到羽毛裡面:這只可憐的鳥兒無疑地是凍死了。這使得拇指姑娘感到非常難過,因為她非常喜愛一切鳥兒。的確,他們整個夏天對她唱着美妙的歌,對她喃喃地講着話。時尚書屋
不過鼴鼠用他的短腿子一推,說:「他現在再也不能唱什麼了!生來就是一隻小鳥——這該是一件多麼可憐的事兒!謝天謝地,我的孩子們將不會是這樣。像這樣的一隻鳥兒,什麼事也不能做,只會唧唧喳喳地叫,到了冬天就不得不餓死了!」
「是的,你是一個聰明人,說得有道理,」田鼠說。「冬天一到,這些『唧唧喳喳』的歌聲對於一隻雀子有什麼用呢?他只有挨餓和受凍的一條路。不過我想這就是大家所謂的了不起的事情吧!」

拇指姑娘一句話也不說。不過當他們兩個人把背掉向這燕子的時候,她就彎下腰來,把蓋在他頭上的那一簇羽毛溫柔地向旁邊拂了幾下,同時在他閉着的雙眼上輕輕地接了一個吻。時尚書屋
「在夏天對我唱出那麼美麗的歌的人也許就是他了,」她想。「他不知給了我多少快樂——他,這只親愛的、美麗的鳥兒!」
鼴鼠現在把那個透進陽光的洞口又封閉住了;然後他就陪着這兩位小姐回家。但是這天晚上拇指姑娘一忽兒也睡不着。她爬起床來,用草編成了一張寬大的、美麗的毯子。她拿着它到那只死了的燕子的身邊去,把他的全身蓋好。時尚書屋
她同時還把她在田鼠的房間裡所尋到的一些軟棉花裹在燕子的身上,好使他在這寒冷的地上能夠睡得溫暖。時尚書屋
「再會吧,你這美麗的小鳥兒!」她說。「再會吧!在夏天,當所有的樹兒都變綠了的時候,當太陽光溫暖地照着我們的時候,你唱出美麗的歌聲——我要為這感謝你!」於是她把頭貼在這鳥兒的胸膛上。她馬上驚恐起來,因為他身體裡面好像有件什麼東西在跳動,這就是鳥兒的一顆心。這鳥兒並沒有死,他只不過是躺在那兒凍得失去了知覺罷了。時尚書屋
現在他得到了溫暖,所以又活了起來。時尚書屋
在秋天,所有的燕子都向溫暖的國度飛去。不過,假如有一隻掉了隊,他就會遇到寒冷,於是他就會凍得落下來,像死了一樣;他只有躺在他落下的那塊地上,讓冰凍的雪花把他全身蓋滿。時尚書屋
拇指姑娘真是抖得厲害,因為她是那麼驚恐;這鳥兒,跟只有寸把高的她比起來,真是太龐大了。可是她鼓起勇氣來。她把棉花緊緊地裹在這只可憐的鳥兒的身上;同時她把自己常常當作被蓋的那張薄荷葉拿來,覆在這鳥兒的頭上。時尚書屋
第二天夜裡,她又偷偷地去看他。他現在已經活了,不過還是有點昏迷。他只能把眼睛微微地睜開一忽兒,望了拇指姑娘一下。拇指姑娘手裡拿着一塊引火柴站着,因為她沒有別的燈盞。時尚書屋
「我感謝你——你,可愛的小寶寶!」這隻身體不太好的燕子對她說,「我現在真是舒服和溫暖!不久就可以恢復體力,又可以飛了,在暖和的陽光中飛了。」
「啊,」她說。」
她用花瓣盛着水送給燕子。燕子喝了水以後,就告訴她說,他有一個翅膀曾經在一個多刺的灌木林上擦傷了,因此不能跟別的燕子們飛得一樣快;那時他們正在遠行,飛到那遼遠的、溫暖的國度裡去。最後他落到地上來了,可是其餘的事情他現在就記不起來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怎樣來到了這塊地方的。時尚書屋
燕子在這兒住了一整個冬天。拇指姑娘待他很好,非常喜歡他,鼴鼠和闐鼠一點兒也不知道這事,因為他們不喜歡這只可憐的、孤獨的燕子。時尚書屋
當春天一到來,太陽把大地照得很溫暖的時候,燕子就向拇指姑娘告別了。她把鼴鼠在頂上挖的那個洞打開。太陽非常明亮地照着他們。於是燕子就問拇指姑娘願意不願意跟他一起離開:她可以騎在他的背上,這樣他們就可以遠遠地飛走,飛向綠色的樹林裡去。時尚書屋
不過拇指姑娘知道,如果她這樣離開的話,田鼠就會感到痛苦的。時尚書屋
「不成,我不能離開!」拇指姑娘說。時尚書屋
「那麼再會吧,再會吧,你這善良的、可愛的姑娘!」燕子說。於是他就向太陽飛去。拇指姑娘在後面望着他,她的兩眼裡閃着淚珠,因為她是那麼喜愛這只可憐的燕子。時尚書屋
「滴麗!滴麗!」燕子唱着歌,向一個綠色的森林飛去。時尚書屋
拇指姑娘感到非常難過。田鼠不許她走到溫暖的太陽光中去。在田鼠屋頂上的田野裡,麥子已經長得很高了。對於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子說來,這麥子簡直是一片濃密的森林,因為她究竟不過只有一寸來高呀。時尚書屋
「在這個夏天,你得把你的新嫁衣縫好!」田鼠對她說,因為她的那個討厭的鄰居——那個穿著黑天鵝絨袍子的鼴鼠——已經向她求婚了。「你得準備好毛衣和棉衣。當你做了鼴鼠太太以後,你應該有坐著穿的衣服和睡着穿的衣服呀。」
拇指姑娘現在得搖起紡車來。鼴鼠聘請了四位蜘蛛,日夜為她紡紗和織布。每天晚上鼴鼠來拜訪她一次。鼴鼠老是在咕嚕地說:等到夏天快要完的時候,太陽就不會這麼熱了;現在太陽把地面烤得像石頭一樣硬。時尚書屋
是的,等夏天過去以後,他就要跟拇指姑娘結婚了。不過她一點也不感到高興,因為她的確不喜歡這位討厭的鼴鼠。每天早晨,當太陽升起的時候,每天黃昏,當太陽落下的時候,她就偷偷地走到門那兒去。當風兒把麥穗吹向兩邊,使得她能夠看到蔚藍色的天空的時候,她就想象外面是非常光明和美麗的,於是她就熱烈地希望再見到她的親愛的燕子。時尚書屋
可是這燕子不再回來了,無疑地,他已經飛向很遠很遠的、美麗的、青翠的樹林裡去了。現在是秋天了,拇指姑娘的全部嫁衣也準備好了。時尚書屋
「四個星期以後,你的婚禮就要舉行了,」田鼠對她說。但是拇指姑娘哭了起來,說她不願意和這討厭的鼴鼠結婚。時尚書屋
「胡說!」田鼠說,「你不要固執;不然的話,我就要用我的白牙齒來咬你!他是一個很可愛的人,你得和他結婚!就是皇后也沒有他那樣好的黑天鵝絨袍子哩!他的廚房和儲藏室裡都藏滿了東西。你得到這樣一個丈夫,應該感謝上帝!」
現在婚禮要舉行了。鼴鼠已經來了,他親自來迎接拇指姑娘。她得跟他生活在一起,住在深深的地底下,永遠也不能到溫暖的太陽光中來,因為他不喜歡太陽。這個可憐的小姑娘現在感到非常難過,因為她現在不得不向那光耀的太陽告別——這太陽,當她跟田鼠住在一起的時候,她還能得到許可在門口望一眼。時尚書屋
「再會吧,您,光明的太陽!」她說著,同時向空中伸出雙手,並且向田鼠的屋子外面走了幾步——因為現在大麥已經收割了,這兒只剩下乾枯的茬子。「再會吧,再會吧!」她又重複地說,同時用雙臂抱住一朵還在開着的小紅花。「假如你看到了那只小燕子的話,我請求你代我向他問候一聲。」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