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漂女孩,不哭 第 11 頁


這裡是實習或是體驗住院生活。晶晶接着到樓下幫我把住院的其他手續辦好了。護士給我安排病房,居然給我安排到男病房裡去,雖然我的名字容易被誤會是男的!記得上大學剛去報道那天,我就是被安排到男生宿舍,找了老師才給我弄回來,這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0)

我一邊在接受「審訓」一邊開小差,還常常打岔,影響醫生記錄,這個我從小養成的毛病,現在都這麼大年紀了也沒改掉,一喜歡他們這些醫生就開始遺憾,就開始自言自語:「想當初考大學時,怎麼就不考醫科大學呢,當醫生多好!」劉大夫「偷聽」到了,笑了起來,開玩笑地對我說:「你快告訴你的親朋好友還真別考醫科大學了!」「為什麼?」「醫生就那德性,你住進來以後就知道了!」看來住進來還有好多東西可以瞭解!這樣友善、幽默的對話,不高高在上,不像以前有的醫生總是擺出領導的態度,先給我的病來點指導。現在感覺和他們有一種平等,多少讓我心裡舒服一點,頓時對住院治療生出幾分好奇,好像我來這裡是實習或是體驗住院生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晶晶接着到樓下幫我把住院的其他手續辦好了。護士給我安排病房,居然給我安排到男病房裡去,雖然我的名字容易被誤會是男的!記得上大學剛去報道那天,我就是被安排到男生宿舍,找了老師才給我弄回來,這回住院也……我是19床,17床、18床是兩個老爺子!我暈!
護士跟我解釋,暫時先住兩天,病房緊張,過幾天給我調到女病房!哦,原來如此!果真這裡病床緊張,真如劉北大夫所說,估計他們能這麼快讓我住進來,真是吉慶輝和屈主任的關係好!再者他們估計我再不收進住院部,很可能隨時就over了。本着一部分人道主義精神,也不能讓如此年輕的生命就此結束,而且我的律師找過劉北大夫,要過我生病的證明,估計是告訴他我曾是某某公司的副總,讓這麼年輕有為的副總就這麼英年早逝,也實不忍!所以即使只是男病房有空床,也得把我這個女病人弄進來!
即來之則安之,男病房就男病房吧,好在有床簾擋着。晶晶幫我安置好後就走了。晶晶是個漂亮的女孩,據我觀察,18床那老爺子的兒子,自從她進病房後,眼睛都不曾離開過她。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看了看他,我笑了,他問我:「誰是病人?」「我!」「不像,這麼年輕!」看看我的打扮還真是不像,白色短線衣,低腰牛仔褲,若隱若現我的細腰,高跟的皮靴,還套一件米黃色燈芯絨短夾克。時尚書屋
剪了一個長碎髮,筆直地垂在我的雙肩,看上去我會顯得溫柔些吧?真是有些臭美!當時我是想要去住院手術了,怕是沒有機會剪頭髮了,即使是生病也要讓自己美麗一點!甚至連化妝品都帶到醫院,只是今天不敢抹,怕醫生罵我!
不過即使我再怎麼自戀,也不可能去否認晶晶的美麗,170cm的身高,白皙的皮膚,據說曾經有無數帥哥拜倒在她的牛仔褲下她很少穿裙子!30歲左右的年齡,一看還像二十五六的樣子!和我一樣還是單身!我想18床老爺子的兒子,真是希望晶晶是病人,能有機會和美女待在一起的,在這枯燥的陪護日子裡實在是一件很美的事,可惜啊,18床老爺子的兒子心裡一定很遺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下午二點多的時候,我和劉大姐才開始吃午飯,是劉大姐去外面買的兩桶方便麵,兩人正埋頭猛吃,聽見一女高聲:「19床定飯了!」……哦,對了,19床是我!還不習慣,叫了兩遍才反應過來。記住!從現在開始自己的代號:19床。怎麼感覺像是電影裡蹲監獄的人一樣,沒有名字每人一個號。定完飯交飯票,我沒有,她竟然允許我先欠着,我說:「你不怕我逃掉?」她看著我笑了笑,搖搖頭,估計是我看上去像個好人!後來想通是來這兒的病人都是萬元戶,少則三五萬,多則……我也不知道!我指的是醫藥費!據她的經驗:「大款富婆」們是不可能「逃」飯票的!
給了劉大姐100元,叫她明天記着買飯票,順便結算了她在我家一個星期的佣金,來醫院一天是50元,事先都講好的。時尚書屋
四點多的時候,護士長通知主任要查房了,護士長是那種一看就知道是很有經驗很能幹的,但不是電視劇裡那種沒有笑容一看就很厲害的人,她比較年輕30多一點吧,也比較漂亮,見我沒穿病號服,她溫和地對我說:「你把衣服換了吧!」我看著她說了一句:「沒有衣服發給我呀?」聲音裡居然透着委屈,她馬上出去,叫了衛生員給我拿一套衣服,我還沒來得及換上,主任就來了……
到了我這床,劉北大夫跟我介紹:「這是屈主任。」
「您好!」我微笑着打招呼,屈主任四十歲左右,稍瘦,看他的眼睛就知道這個人很精明能幹的,主任身邊跟着五六個年輕的醫生,清一色男的,長得都挺帥,個個人高馬大的,怎麼一個女醫生也沒有?我心里納悶着。給我辦住院手續的那兩個醫生也在。時尚書屋
劉北大夫給屈主任介紹我:「這是黃平楠,吉律師介紹來的。」
主任也跟我微笑打過招呼,轉身對劉北大夫說:「你不說是個男的,怎麼是個女孩子?」劉北大夫有些尷尬,正不知如何回答,我搶先說:「我的名字很容易讓人誤會是男的!」屈主任看著我又笑了,聽見劉北大夫說:「你躺下,讓主任聽一聽你的心臟。」
我不知道朝哪方向躺,第1次見識劉北大夫的溫柔,像對小孩說話,「頭朝這邊。」
當時我想把頭靠在床尾的被子上,我真覺得自己像笨蛋一樣,如此簡單的事我都能弄錯!特別是當着這麼多帥哥的面,真是讓我惱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