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漂女孩,不哭 第 12 頁


並不覺得主任是個嚴肅的人,並不很難接近。由此可看出他們幾個醫生對主任是相當敬佩與尊重的!想想自己工作的時候,我的下屬也不敢跟我開玩笑,一看到我也是打聲招呼,就趕快忙他自己的事去了,好像我是個母老虎!現在總算明白怎麼回事了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0)

屈主任聽完我的心跳後,他身邊的幾個醫生也輪流聽了一遍,然後主任說:「她的病很特殊,走到大街上別人都不會看出她有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老毛病又犯,又開始打岔說:「以前清華大學醫學研究院副院長陳教授也說我是典型,美國就找不出我這樣的病例,像我這樣的風濕性心臟病,多發生在南方農村……」
劉北大夫插話說:「陳教授和屈主任曾一塊在國外共事。」
屈主任笑着點點頭……
我發現屈主任跟他身邊的幾個醫生說話的時候,時不時會帶出一兩句英語,於是我估計他在說英語的國家留過學!而且在他說話的時候,他身邊的幾個醫生都是大氣不敢出的樣子,個個一臉的嚴肅,而我並不覺得主任是個嚴肅的人,並不很難接近。由此可看出他們幾個醫生對主任是相當敬佩與尊重的!想想自己工作的時候,我的下屬也不敢跟我開玩笑,一看到我也是打聲招呼,就趕快忙他自己的事去了,好像我是個母老虎!現在總算明白怎麼回事了我有自誇之嫌
等主任走了,我拿起病號服看了一下,很寬很大,看號碼「XXL」。我叫劉大姐去給我換一件,一會兒她回來告訴我,沒有衣服了,衛生員還說這件衣服還是新的,意思是愛要不要,當然只好要了。晚上睡覺的時候,我試穿了一下,我的天!簡直就是武大郎穿武松的衣服,都可以不穿褲子了。衣服袖子我輓到三分之一處,才露出我的玉掌……
劉大姐笑得前仰後翻,我穿上這去衛生間,經過18床,老爺子的兒子看見了,也在笑,對我說:「現在像病人了。」
一到衛生間照鏡子,我差點沒昏過去,這簡直像馬戲團的小丑,太搞笑了,平常我穿M號的衣服正好。有一天看電視才知道東方人標準三圍是84cm、61cm、90cm,而我是83cm、61cm、88cm,偏瘦,搓衣板身材頂着「XXL」特大號病號服,能不可笑?那是見了鬼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於是我從衛生間出來,以極快速度閃進我的病床躲進被窩,再也不肯出來,給李山壽和吉慶輝發短信告訴他們:「我選擇A醫院並住了進來,但是住進的是男病房……」
還告訴他們我的病號服太過難看,真讓我鬱悶之類的廢話。時尚書屋
躺在床上閒着無事,一邊聽那盤李山壽買給我的《泰坦尼克號》的磁帶,一邊突發奇想:這醫院的病號服要是設計好看點,估計對病人的病情有所幫助!以後我要有機會,一定要給醫院的病號服重新設計設計,女病號服面料要用翠花棉布,再來點花邊?男病號服……頓時為我的這個創新的想法激動不已!
晚上18床老爺子的兒子睡着後,發出驚人的鼾聲,以致我几乎徹夜難眠!劉大姐不知從哪搬來躺椅,在我床邊早就入睡了,怎麼我就這麼嬌氣?!如果我以後要是嫁一個老公也這麼鼾聲如雷,我一定送他去醫院治好,要不然堅決不能嫁給他,聽著如雷的鼾聲入睡,實在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我在床上翻轉無數次,我開始數數,不知數了第幾十回還是幾百回,我算是睡着了……
第1章
我這是住院嗎?時尚書屋

2003年11月4日

我這是住院嗎?

估計是早上六點多吧,護士把我叫醒,量體溫以後一直到出院,每天清晨必須的一道程序。接着又來另外一個護士說是抽血,抽了七小瓶,疼啊,隔了一會兒,又換一個來抽動脈血,我的天哪,更疼……
不到七點,又叫開飯。還叫不叫人睡?!才睡多久?要知道我以前九點上班,為了早上多睡一會兒,我搬家!一定要半小時之內能到,價錢好說,我曾經工作的地點,都是在房價高的中關村和亞運村!房租貴得驚人,其實挺心痛的,但想到我曾經因遲到被扣600多元,再算上為了不遲到的打車錢,再貴也租!所以我習慣8點30分起床。為了我的「優良傳統」能得以保持,我吩咐劉大姐,早飯幫我打來就可,別叫醒我!
上午驗完血驗完尿,董大夫來告訴我我由他和劉北大夫負責,他要我今天去做心電圖,我不肯去!告訴他我在急診的時候做過。他說心電圖不貴,我還是不去!心裡想不是貴不貴的問題,我討厭檢查!他沒說我,也沒強迫我去,真好!我就放心大膽地不去了!
見鬼!早上又是要輸液!和住急診時一樣,沒有換點頻道?有!飯後護士送來藥這個頻道,以後就一直持續從不間斷,一天三次,特別執着!,輸液到三點多,結束後我就睡着了,醒來記起手機沒充電,一開機充電沒多久,就接到一電話,居然是許衛強為我點的歌《祝你平安》,感動得眼淚要掉下來!後來有一護士看見我手機在充電,命令我拔了,並警告我:「病房白天不能用電。」
估計念我是初犯,態度又比較端正,沒有罵我一頓!
幾個護士進來說給17床的那個病人「備皮」,(我不知道這兩個字是不是這樣寫的)。然後就把他的床簾圍得嚴嚴實實的,我覺得奇怪,還傻傻地問劉大姐:「什麼是備皮?」她壓低嗓門說:「你不知道?」「嗯!」我一臉茫然地點點頭。她說:「是要手術的病人要把身上的毛都刮乾淨,這樣可以減少細菌感染。以後你手術了,也要!」「哦!」
傍晚,屈主任來我們病房,我趕緊問他我的心臟換什麼瓣,他說不用擔心,我能不擔心!正考慮給我的心臟換最好的進口生物瓣,可用20到30年,他又笑着對我說:「我知道你沒結婚,還想要小孩!」估計是吉慶輝向他報告的!我一下子就高興起來了,原先在F醫院聽說生物瓣只能用七八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