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北漂女孩,不哭 第 27 頁


趴在床上簽,他說:「你昨天找孫大夫說想上網?」「是啊,他這麼快就跟你彙報了?」我故意氣他,他當作沒聽見,又告訴我做好明天手術的準備,上午會有T醫院神經科專家到A醫院來會診我的病情,因為懷疑我是腦瘤!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作者:待考 / 頁數:(27 / 0)

我們正吃吃地說笑,豆豆用胳臂碰碰我,壓低嗓門說:「他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我們趕快閉嘴低着頭看著自己的腳,孫大夫走過來,看見我們笑了笑,問了一句:「你們還不回去睡覺?」我鼓起勇氣抬起頭,但還是吞吞吐吐地說:「你可不可以……帶我們去你的辦公室上網?」他笑了起來,他即使笑都帶著他特有的溫柔,他可是我們病區最溫柔的醫生,說:「我們辦公室的電腦上不了網,連『貓』都沒有。」
可是有我們這兩隻小老鼠想上網,怎麼辦?回去睡覺唄……咳!
第3章
我被懷疑是腦瘤?時尚書屋

2003年11月24日

我被懷疑是腦瘤?時尚書屋
早上我起來還沒有開始輸液呢,宋大夫就來找我了,填寫手術簽字的委託書,委託人當然是姐姐了,我趴在床上簽,他說:「你昨天找孫大夫說想上網?」「是啊,他這麼快就跟你彙報了?」我故意氣他,他當作沒聽見,又告訴我做好明天手術的準備,上午會有T醫院神經科專家到A醫院來會診我的病情,因為懷疑我是腦瘤!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有些絶望地躺在病床上輸液,等着別人來判刑!10點鐘左右劉北大夫來找我,問我能否自己去一趟T醫院,他們今天沒空過來。如果不能排除腦瘤,手術還要延期。說你要自己過去還可以省下800元的會診費,當然行!可是這時姐姐正好去超市買東西,還替我還書去了,等姐回來已11點了。劉北大夫又打電話給我,我說:「還沒去呢,姐姐買東西才回來。」
他急了「什麼時候買都行,為什麼要現在呢!」「我打她手機她不接!」一聽有人批評,馬上為自己開脫,卻發現自己說得牛頭不對馬嘴。時尚書屋
我第1次聽到劉北大夫責怪我!後來他建議我給T醫院醫務處打電話,問下午去行不行?我趕緊說好好好!謝天謝地!T醫院那邊說可以!
這樣下午我們就打車去了,順便帶上曉婭的爸爸和隔壁屋的一個病友的丈夫,他們要去獻血。於是我們順道先送他們到崇文門新世界門口獻血車那兒,我們再去T醫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們一點半就到了!但醫院還沒有開始就診。兩點左右劉北大夫又打電話來追問病情,怎麼覺得他比我還着急?!
坐在主任門口等着「判刑」的我,正不知如何打發時間,恰在這時,手機「滴滴滴」響起,大鯊魚發來短信問我:「什麼時候安排手術?」我回了他:「不知道,我被懷疑是腦瘤,現在T醫院找專家診斷。」
一會兒他又發來:「你自己去找的,還是你姐姐幫你找?」「醫院安排的」我低頭打了幾個字,順便告訴姐姐是大鯊魚發來的,問手術的事。時尚書屋
兩點半左右輪到我了,50歲左右的神經科主任在看我照的每一張腦CT及核磁照片,辦公室裡安靜得我都不敢用力呼吸,我目不轉睛地盯着他臉上的每一個表情,如果出現任何一個我認為不好的表情,都足以讓我當場昏死過去,心裡想:不至於我還要到他手下,歸他管一段時間,等做完腦部手術再到A醫院做心臟手術……
一想到這些,我不活了我!我上輩子做了什麼孽?要這樣懲罰我?眼淚就要下來……好像他臉上表情平靜,應該沒那麼倒霉?終於聽到說話聲音:不像是腦瘤,手術應該關係不大!太好了,連聲說謝謝!激動得我好像是他救了我似的,出了辦公室,趕快掏手機給劉北大夫打電話彙報情況!他叫我快回去,估計是回去準備明天手術了!姐姐要我給大鯊魚發個短信叫他明天來醫院。於是我告訴大鯊魚:「已排除腦瘤,明天手術,我姐希望你明天能來。」
他回了說不能來!我告訴姐姐,聲音裡透出幾分淡淡的遺憾!
回來的路上,我們也拐到獻血車那兒,姐姐想獻血又說她其實挺害怕的,我跟她一起到獻血車上,就開她的玩笑。醫生聽她的心臟,我就說:「心臟有病?」醫生說:「沒病。」
檢查血壓我又說:「完了,完了,高血壓!」姐說:「你怎麼老是咒我呢?」……
姐一切正常,醫生問她:「你是獻200cc呢,還是400cc?」醫生希望姐獻400cc。因為O型血目前比較少。姐問我的意思,我直搖頭,不敢發表意見。後來姐決定獻200cc,跟醫生解釋,她是第1次獻血。時尚書屋
後來跟我解釋:「明天你手術了,我要是身體不行了,誰照顧你了?」果然是大姐想的周到,如換了是我,怕是沒這份細心。時尚書屋
到了醫院,我們去了醫生辦公室,把會診報告給了劉北大夫,宋大夫要我姐姐留下來,有事找她單獨談談,我嬉皮笑臉地說:「我們三個人一起談好不好?」我知道是關於手術簽字的談話,故意搗亂!我欺負他,如果是劉北大夫我就不敢!……
但最後我還是一個人乖乖地先回到病房了,大家急於知道我的情況,我很驕傲地宣佈:「一切正常,明天手術!」
恰在這時手機響起,是朱雯打來的,我很高興地向她「彙報」:「今天已排除腦瘤了。」
電話裡傳來對方同樣興奮的聲音:「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沒有那麼不幸的!……」
一會兒,大學同宿舍的小英子也打電話來了,她告訴我:「阿麗緊張害怕得都不敢打電話給你,就打電話給我,她真害怕聽到不好的消息,聽到你沒事就好……」
我知道阿麗甚至都替我去求神拜佛了,一個在校的女研究生?!我知道是真的,她不會騙我,這個大學時住在我上鋪的女孩,聽到我生病的消息當時她都快哭了……
接完電話我走到老太太床邊坐下,老太太握著我的手,問我:「怎麼這麼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